选书网 >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 > 正文卷 第354章 于海棠大战小当

正文卷 第354章 于海棠大战小当

    啪的一声,王卫东直接挂断了电话。

    之前就有所预料,没想到还真找上门了。

    王卫东也没怪医院那边。

    毕竟他们肯定会根据病人的要求去联系人。

    又有谁会想到竟然有人会在偷窃不成受伤后,想着攀咬上自己的仇家,让他给自己付医药费。

    可以说只要是正常人都做不出这样的事。

    奈何秦淮茹一家都每个正常的。

    王卫东想到这不禁有些头疼。

    遇到不讲理的人就是这样。

    除非你能下狠心将人弄死,不然你永远不知道对方会什么时候跳出来恶心你。

    本以为拒绝了医院那边后,事情就该结束了。

    没想到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文丽就敲门走了进来,一脸担忧的看着王卫东说道:“王总,公司外面来了两个小姑娘,她们……”

    文丽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那两人的行为才好。

    王卫东却一下猜出文丽嘴里的那两小姑娘是谁。

    除了小当和槐花外,也不会有别人了。

    他站了起身,一边朝外走去,一边跟文丽说道:“帮我联系保卫科的李科长,让他带人到门口等我,另外联系居委和派出所,这事不能就这么完结!”

    王卫东正愁着要怎么料理这三兄妹呢,没想到人家就主动送上门了。

    要不抓住这个机会的话,王卫东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是!”

    文丽应了一声后,便匆忙跑去联系李爱国了。

    而王卫东则是大跨步的朝外走去。

    还没到门口呢,王卫东就看到了高高挂起的横幅。

    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几个大字。

    这对姐妹竟然还能想到这种办法?王卫东感觉不大可能,多半是有人在背后指点他们。

    他加快脚步往外走去。

    刚到门口,就见有道苗条的身影从一旁迅速的穿了过来。

    “你们俩,干嘛呢?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告诉你们,赶紧给我走,再不走一会公安同志过来可就走不了了!”

    小当和槐花抬头看了眼说话的女人,很快又低下了头,一声不吭。

    于海棠那个气啊,打从升职为广播站站长后,她还没被人甩过面子呢。

    她正想着抓住机会看看能不能跟王卫东在底下发展发展。

    哪能让这两黄毛丫头坏了她的名声啊。

    万一王卫东因为这个被撸下去了,两人就算成了,那生活质量也会大大缩减。

    这可不是于海棠想看到的。

    做地下情人已经是她最后的底线,要是连生活质量都不能保证的话,那这情人也做得没意思啊?

    反正必须得保住王卫东的名声,就算做一次恶人也无妨。

    再说了,王卫东知道的话,肯定会感激她。

    小当和槐花两人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会动手。

    一个不留神,还真就让于海棠把横幅扯了下来。

    这种红纸做得横幅,三两下就被扯得稀碎。

    “哎,你干嘛呢!”

    小当说着就欲上前跟于海棠理论。

    于海棠丝毫不带怂的,反顶上前问道:“是我问你想干嘛呢?拿这种东西来我们这捣乱,说,是谁教唆你的?”

    继承了秦淮茹性格的小当也同样不怕。

    “怎么了怎么?敢做还不兴人说啊?你们的厂长在墙上弄了玻璃渣,害的我哥住院不说,医生说他那双手已经废了,就算治好了,也没法用力,这责任他难道不得背负起来吗?”

    于海棠被说得哑口无言。

    听到王卫东害的人家那么惨,她下意识的就想退缩,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她又不是不了解王卫东,他可不像是会做这种恶事的人。

    “你说是就是了?我还说你欠我钱没还呢!你谁家的孩子啊,那么横,你家长呢?”

    “我妈是秦淮茹,我爸贾旭东,你想怎样?”

    于海棠听到这话顿时就笑了,道:“我说是呢,原来是秦淮茹家的,你娘是秦淮茹我相信,但你爹,还真不一定是贾旭东!”

    秦淮茹跟易中海的那点破事根本不算什么秘密。

    原轧钢厂的老员工,就没有几个不知道的。

    “你瞎说,我爹不是贾旭东是谁?我叫贾当,跟我爸一个姓,我要不是他孩子,能姓贾嘛?”

    于海棠冷笑一声道:“那就得问你妈了!行了,我不想跟你闲扯,赶紧给我滚蛋!”

    小当却不听,她可以不在意棒梗的死活,但对于自己是谁的种还是很在乎的。

    贾旭东死的时候,她跟槐花的年纪都不大。

    没有谁会在孩子面前嚼舌根,又不是每个人都跟秦淮茹和贾张氏一样。

    她一把抓住于海棠的衣服,嚷嚷道:“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于海棠一巴掌打在小当的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说什么说,问你妈去,我怎么知道你爹是谁?你妈那个臭不要脸的,整天就知道占人便宜,谁知道她到底跟多少男人搞在一起了?”

    于海棠的话不可谓不恶毒,但她对秦淮茹也是真的恨。

    那晚上发生的一些事,直接在她心里留下了一丝阴影。

    直到现在,还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事。

    恨屋及乌,加上小当和槐花干得破事,于海棠哪还会最下留情啊。

    就在两人撕扯着的时候,看了半天戏的王卫东总算走了上前。

    “你们俩干嘛呢?要闹腾别跑这闹!”

    话音刚落,李爱国也带着保卫科的人赶到了,手上都拎着警棍,将小当和槐花两姐妹给包围,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们。

    被这么多身材高大的壮汉盯着,小当和槐花心里多少有些发憷,但想起何雨柱对她说的话,顿时又充满了勇气。

    他王卫东再能,还能当着那么多员工的面对她动手不成?这厂长还想不想做了?

    而跟于海棠掰扯的事,也被小当暂时忘却了。

    比起弄清楚亲爹是谁,还是要钱更重要。

    按照何雨柱的说法,棒梗弄成这样,那王卫东肯定得负责其他的下半辈子啊!

    而棒梗又是她跟槐花在外面唯一的亲人,是有抚养她们的义务。

    现在棒梗变成这样,这义务自然也就转移到了王卫东身上。

    想到自己过完今天就能搬进后院,享受着跟王卫东孩子们,不,应该是比他们更好的待遇。

    小当和槐花心里就别提有多激动了。

    “王卫东,医生说我哥的手已经废了,要不是你在墙头上整了玻璃碎,他也不会弄成这样,这事你得负起责任来!”

    小当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得意万分,完全见不到有丝毫的悲伤。

    正常人在亲哥遭遇这种事情的时候,都会带着些悲愤,就算演也得演出来。

    但她却不是,连一点要演的意思都没有。

    这让李爱国这些不明真相的人看到,心中都直犯嘀咕。

    怎么看着完全不像是来讨公道,而是来炫耀的?

    炫耀自家亲哥的手废了?

    王卫东的脸色也很是古怪。

    本来他还想着训斥的,但现在看到小当竟然是这副表现。

    得,自己还是高估了她们。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是专门为这两姐妹给准备的。

    就在这时,居委跟派出所的人也赶来了,没得说,还是那几个熟面孔。

    王卫东也没藏着掖着,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说了出来。

    听到棒梗半夜搭梯子想翻去后院,结果被玻璃碎把手扎废了。

    这两姐妹赶到现场后,非但没有帮忙,反而站在一旁看戏。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教养!

    什么,你说这三都是秦淮茹的孩子?

    那没事了!

    听完王卫东的解释后,大家伙都像看猴子一样看着小当和槐花两姐妹。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这就是了!

    自己想起人家家里偷东西不成,受了伤还想要人受害者家负责?

    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事就算闹到了上面,也没有哪个会判王卫东负责。

    别说情理说不过去,就连法律也是站在王卫东这边的。

    也就何雨柱这种文盲,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

    无非就是意图道德绑架王卫东。

    他自己被秦淮茹整多了,也学会了点皮毛。

    奈何小当只继承了秦淮茹的德行,却没继承她的演技。

    不然这会要是哭嚎上几句的话,指不定会有那个脑抽的会给捐几块钱。

    现在?大家伙只想他们赶紧滚蛋,免得碍着自己做事。

    保安的事情也很多的好吗?

    王主任跟韩所在听说了这事之后也是气的不行。

    这一家子都属于那种屡教不改,甚至变本加厉的那种。

    王主任见着两姐妹还打算继续纠缠,干脆让已经加入居委的牛爱花一手一个,将他们像拎鸡仔一样拎了起来。

    小当和槐花两人根本就不是牛爱花的对手,任凭两人怎么挣扎都没用。

    王卫东见此,便准备回去继续工作,不想王主任却喊住了他。

    “卫东,这一家子必须得想办法处理下,要我看,干脆就送他们回乡下得了。”

    王卫东很是无奈的说道:“王主任,这是不是我不想,我也没办法啊,我是巴不得把这一家子送的远远地,永远看不到,免得隔三差五就给我找麻烦。”

    王主任皱了皱眉,道:“只要把他们在四合院的房子给回收回来,没了去处,他们自然会走。”

    王卫东摇了摇头:“没那么容易的,就他们这家子的作风,你就算把房子给收了,一样会死皮赖脸的跑去四合院,到时整个院子都没法安生了!”

    王主任冷笑一声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干脆做绝一点,你们红星公司的员工宿舍不是快竣工了吗?本来就国家就有回收这些公租房的意思,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把房子收回去,锁他十天半个月的,我看他们不回乡下还能去哪!”

    王主任也是烦透了这家子。

    不然以她的身份也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王卫东摸了摸下巴。

    他之前还真就没想到这一茬,要按照王主任说的这么做也不是不行。

    四合院的住户巴不得能住上小洋房呢。

    不但空间更大,生活也更方便,大冬天起夜也不用再穿上棉袄跑去外面。

    “行,这事我回去商议一下。”

    让员工搬宿舍可是件大师,毕竟员工宿舍目前就只建了几栋。

    而红星公司现在在京城的员工,少说也有上万名。

    一下子哪安排得过来?

    让谁先住,谁后住,这是有说法的。

    一个弄不好,可是会变成祸端。

    等到王卫东和王主任也离开后,于海棠还傻愣愣的站在那,感觉自己先前跟小当对线完全是表演给瞎子看了。

    王卫东更是连半句话都没和她说,就好像没看到她这个人一样。

    这让于海棠多少有些气馁。

    不过她很会自我安慰,很快就重新鼓起了勇气。

    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王卫东啊王卫东,今儿个你对我爱答不理,等明儿我把你拿下的时候,我要你跪着舔我!各种意义上的!

    *****

    阿嚏,阿嚏!

    王卫东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冒了。

    经过文丽办公桌前的时候,让她给自己去打壶热水来,顺带通知各部门的主管过来开会。

    分配宿舍这个事得好好商议商议

    这一商议就是大半天的时间。

    王卫东听众人的意见听得头都大了。

    大伙都觉得先紧着自己的部门先。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叫他们呢!

    叹了口气后,王卫东将未处理完的文件塞进了公文包中。

    这些得带回家去做。

    等晚上问问杨振华的意见。

    姜还是老的辣,他做了那么多领导,又管了轧钢厂那么多年,肯定能有一些不错的建议。

    开车回到四合院时,原本染上血迹的那扇墙已经重新刷好了。

    就连墙头上那些沾上血迹的玻璃瓶碎片,也被换了。

    不然看着太渗人了。

    实际上这东西要有注意的话,防范的方法有很多,加上正常人谁没事会想着去爬墙头啊。

    棒梗纯粹属于自作自受,活该!

    进到后院,小红正抱着小七在散步,听到开门声后,见是王卫东回来了,连忙向他问好。

    “先生回来了!”

    王卫东笑着点了点头,朝小红问道:“你丁大姐呢?”

    “上京城百货买布去了,说是想给陈婶和杨伯伯做几身衣服。”

    “去多久了?”

    “有好一会了,估计应该也快回来了。”

    王卫东点点头道:“行,把小七给我抱会吧,你去厨房帮你婆婆,今晚咱们早点开饭。”

    “是,先生!”

    ...

    
新书推荐: 重生1983:我把老婆宠成首富 荒岛:我和女神从零开始 百战长歌 都市:开局获得望气术 江湖故事:代加 都市绝代医仙 都市傲世医仙 天眼神医 纯熟意外:我老公不靠谱 我和女总裁互换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