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三十四章 森林里的埋伏

第三十四章 森林里的埋伏

    红枫国与御风国之间的交界,坐落一片辽阔无际,入眼望不见尽头的茂密丛林。

    里头树木参天,峰峦叠嶂。

    御风国的人,目的仅仅护送他们到达森林的边缘地段,剩下的路由他们自行回去。

    拱手拜别御风国的额一众将领后,护送的队伍也由原来的二百来号人,仅仅剩下他们自己带过来的与公主出行随从,加起来不过百来号人。

    为了避免夜场梦多,再徒增其他事端。

    刘问道选的从森林穿过,是现如今回去路程最短捷径。

    一入森林,头顶苍穹被树冠屏障,阳光无法穿透照射进来。

    视线由一开始的明亮变得有些昏暗。

    “驾!”刘问道夹紧马腹,提醒自己手下要时刻留意四周动向,切勿让什么突然闯进来的走兽吓到公主的车轿。

    秦韵与季朝阳带在车轿里,默然无语,除了能 听到车外面行走的动静,两人半天没能说上一句话。

    “秦老大……”

    沉闷的气氛叫季朝阳坐立不住,终于忍不住冲秦韵开口。

    “你在想什么?一路以来都黑着张脸,在生谁的气?”

    是墨渊吗?

    季朝阳没敢问出来。

    的确是因为墨渊……

    “没事……”

    秦韵深吸一口气后闭眼睁开,看着眼前担忧自己的季朝阳,缓声开口。

    “只是在想一些事。”

    “是因为墨渊的不辞而别吗?”

    季朝阳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问。

    “嗯。”

    不做掩饰,秦韵点了点脑袋。

    “干嘛要为那种人耗心劳神……”

    虽说墨渊现在身份还是她红枫国王爷,更是她名义上的皇叔。

    季朝阳对他实际其他想法,一只仅会跟在秦老大屁股后面摇头摆尾的二哈而已,要不是小说男主的身份,秦老大怎么可能多看他那种人一眼。

    “想他干嘛!”

    一想到墨渊,季朝阳突如其来的气恼。

    “在想他龙神的身份……”

    “阳阳,我身上的血脉并没有完全觉醒成功。”

    在季朝阳费解的目光里,秦韵声音平缓的说。

    “什么血脉觉醒?”

    一下没反应过来,季朝阳问,随后想到原小说里,女主身上潜藏的另外一重身份,问:“秦老大,是凤凰吗?”

    “对。”点点头,秦韵将身上凤凰血脉觉醒的事告诉了她。

    “什么!那我不是白白耽误了你那么多时间?”

    想到自己阻碍他们两在一起,季朝阳惊讶的在问。

    “也不是,记忆里没说要特地选什么样的男人才符合条件。”

    只是她不懂,明明已经跟墨渊睡过了,她怎么没感到身体有什么别样的变化。

    除了眼前看的更清晰,耳朵听力更加灵敏。

    “秦老大,你是说你跟墨渊那天就那啥那啥成功了?”

    回头一想秦韵的话,季朝阳现在才反应过来,秦韵已经在那天就从少女蜕变成女人。

    “可我那天怎么没看出来你有什么不一样的?”

    将内心想的问出来,等着秦韵的回答。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或许还有一种可能,觉醒的力量跑到了他身上。”

    想了想,那天墨渊醒了之后,看着他身上确实有不一样的地方。

    不过由于御风国皇宫的人来的太快,她没来得及细想观察,便被接到了御风国的皇宫。

    后来只顾着想季朝阳的事,一时间竟把这事给忘了。

    “那老大,那天在冷宫,你一会冷一会热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想起那天差点被烫成烤猪,时至今天想起来,双手仿佛还能感觉到灼热的烧痛。

    “那是另外一码事……”看着季朝阳还想再问,秦韵摇了脑袋,“别问,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又不肯跟我将清楚了……老大你怎么什么事都不告诉我,咱们还是不是同为天涯异乡人了……”

    插着腰,季朝阳想知道秦韵脑袋里不肯说出来的更多的事。

    “嘘!”

    突然,秦韵食指放在唇上,让她别发出声音,自己竖起耳朵在听外面。

    “怎么了?”

    无声的说着,季朝阳问她。

    “阳阳,呆在车里面,等下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许出来。”

    说完这句话,秦韵嗖的一下打开车门整个人一阵风一样飞了出去。

    “秦老大,到底怎么了?”

    季朝阳没忍住冲她飘飞的背影喊了出来。

    “呆着,别出来。”

    秦韵的人已经飞离队伍老远,飘落在一颗参天老树的树梢间,一手扶着树干,脚下踩着树杈。

    “公主,发生什么情况了?”

    队伍被头顶刚飞过的黑影弄的人心惶惶,刘问道定眼一看,看清是与公主恭乘马车的御风国派来和亲的女人后,驾马跑到公主的车轿前。

    低声询问三公主,却看到三公主手扶着马车的车门,眼睛在看向那头站在树上的女人。

    “刘校尉,护送三公主从左边绕路离开。”

    不等三公主回答他,那树上的女人声音飘了过来。

    “三公主?”

    刘问道看了一样,转过脸询问季朝阳。

    “秦老大,到底怎么了?”

    季朝阳也是满脑子的问号,秦韵一向做事不跟她商量,现在她跟身边的这群人一样,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能去问秦韵了。

    “阳阳,有很多人朝这边来了,不是你现在能应付的,快走。”

    秦韵说完,一掌朝刘问道挥了过去,两人距离朝过百米,刘问道只感觉一阵罡风扫来,人还采取应对就从马背上被扫了下来。

    “清楚了没有,那些人不是你们能招架的,带着公主快走,别在这里拖我手脚,快走!”

    刘问道跌坐在泥地上,耳朵听着那书上女人的话,脸上满是骇然。

    秦韵刚才当真众人的面施展出来的本事,叫所有人全全目瞪口呆,就连季朝阳也是吃惊的拢不上下巴。

    还没等她继续追问秦韵到底怎么了,身下的马车突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掉头。

    刘问道从地上爬回马背后,急急下令手下调转方向,照着秦韵所说的左边方向全速撤离。

    “刘校尉,我命令你停下!”

    仓皇之中,季朝阳从马车的车门滚进了车厢里面。

    等她头晕脑胀的扶着车身重新坐好之后,身后的秦韵只剩下一个黑点。

    怒不可竭的她冲驾马跟在车身一侧的刘问道厉声大喝,却没得到他的一句回应。

    “刘校尉,我命令你停下!”

    季朝阳又吼了一声,这次刘问道朝她转过来了脸,手里握着的马鞭又冲拉车的马匹抽了一下,“公主,恕下官不能从命,刚才那姑娘说了,要下官护送您尽快离开。”

    “还想公主回到马车内做好,路途颠簸,公主小心。”

    “你到底听她的还是听我的!我命令你停下!”

    疾驰的马车时速已经高达六十以上,两边的树木倒掠成幻影,季朝阳就算想要跳车,也得掂量掂量一下后头尾随的那十几匹马各自的四肢蹄子。

    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下场,她还真不敢跳车!

    可是,秦韵怎么办?

    难道就真丢下她自己一个人去迎战她嘴里说的敌人吗?

    “阳阳,不用担心我。”

    六神无主之中,她忽地听到秦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季朝阳眼睛朝四处张望,寻找秦韵的踪迹,忽地又听到她的声音在说。

    “你先跟他们走,我等下就追过来。”

    “秦老大你在哪里?”

    季朝阳在车厢里,冲四周大喊。

    “记住,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许停下来,不许回头,清楚没有!”

    等她第三句说完后,季朝阳的眼前看到一点光亮,那是她们刚才进来的森林入口。

    紧接着眼前一亮,马车从森林里飞跃而出,嘭的一下落在地上。

    刺目耀眼的阳光扎的她睁不开眼睛,眼球被瞬间的光亮刺激,酸胀的差点从眼腺中分泌出泪水。

    “秦老大!”

    等眼睛适应过来后,季朝阳趴在马车后的小窗上,眼睛看着距离越来越远的森林,大喊出声。

    ……

    目送了季朝阳的马车离开原地后,在感知里清晰的观察到她安全脱离森林范围。

    秦韵笑了一下,转过身来,看向远处幽深静谧的丛林,从树上飘了下去。

    脚踩在森林,潮湿腐朽的烂叶层上,听着四周“沙沙沙”的声响,耳朵里的重心尽数放在那头冲她越逼越近的兽吼之中。

    “咻咻咻”

    一声声沉闷的兽吼之内,有几道飘飞的人影夹杂其中,每次落脚点在地面,总能带动些微动静。

    呵呵……

    脸上带着季朝阳从未见识过的狰狞狠笑,秦韵大步的走着,迎面而向那头混乱。

    “来吧……”

    她轻声呢喃着说,两只手的十根手指握住了又松开,重复着动作。

    “吼!”

    血染天际,那只短暂露过一次脸的恶魔又在咆哮……

    “呛呛!”

    恶魔被符咒贴住的眼挣开了一道缝,猩红丑陋的瞳孔在底下疯狂的转动,想要冲破符咒……

    “咔咔咔”。

    将恶魔硕大如山身躯包裹了一重又一重的锁链,尽头穿在囚禁它的无边黑幕里。

    没挣扎一次,锁链之上便会亮起一道闪电,无情的击落在恶魔身上,鞭打着恶魔的行动。

    “吼!”

    无数到闪电过后,恶魔嘴上穿插着的红绳被嘶吼着全部挣断。

    一张血盆大口的无底深渊展露出来,迫不及待的在嘶声怒吼。

    “太久了……实在太久了!”

    恶魔口吐人言,声音无尽阴森。

    “数万年了……吾沉睡了太久太久……”

    “神界的狗……封印之耻,必叫尔等血偿……啊!”

    恶魔的咆哮被积攒成团的闪电落下轰散,周身被电击的焦黑恶臭。

    “啊!”

    恶魔在痛叫着,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力量再次消失。

    闪电击溃的地方,伤口凝结着冰块,森白寒气自其中散发出来,冒着白烟。

    “神界狗!都给吾等着……日后吾将必定踏平神界!”

    ……

    脸色一变,秦韵停下往前迈动的脚步。

    身上一阵冷一阵热,两股极端的温度在体内不断的冲对方冲锋厮杀。

    “该死!”

    又来了,偏偏在这种时候!
新书推荐: 我修仙这么厉害,你让我当恶毒炮灰? 狠绝帝绝世五王女 共赴往生池 亲兵是女娃 西风一曲离人殇 偏执暴君怀里的掌中娇重生了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福宝医妃,阴鸷王爷他美色勾人 大狼狗与小麻雀 快穿修罗场:万人迷女主又被大佬团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