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三十一章 全身冰的吓人

第三十一章 全身冰的吓人

    “秦姑娘,请恕在下多嘴,您与三公主继续呆在皇宫,恐日后还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赵添富将自己内心忧虑告知秦韵,想劝她随自己安排离开。

    “下官觉得,最好今早离开,不如就趁此机会,今日离开……”

    “不必多说。”秦韵打断赵添富,“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秦韵无论语气态度皆是冷淡。

    “既然如此,秦姑娘有其他事需要下官效劳吗?”

    “不用,你走吧。”

    赵添富不意外秦韵回答,可费尽心思过来一趟,竟然几句话没讲就要将自己赶走。

    又看了眼三公主季朝阳,赵添富实在不安心就这样离去。

    “还不走?”

    秦韵盯着赵添富,他的出现打断了阳阳继续说要说的话,让她心生烦躁。

    “秦姑娘……当真不需要下官再做其他安排吗?”

    赵添富还不死心。

    “不用,滚。”

    秦韵冷眼冰霜,对赵添富全无耐心。

    “既然如此,那秦姑娘,三公主,下官就此告退,倘若之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那门外的宫奴小钉子是我的人……三公主有什么吩咐可以叫小钉子代为转达。”

    见秦韵还是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毕竟身处御风国皇宫,赵添富不敢再停留,随即快速离开。

    “三公主,切记,无论发生什么,下官必定倾尽所有,保全你和秦姑娘周全。”

    临走前,赵添富将季朝阳拉到一旁耳语交代。

    “滚!”

    三公主季朝阳没有回话,反倒是秦氏女人冰霜冷语毫不客气的对他驱赶。

    “下官这就离开……”

    不再逗留,赵添福踏入冷宫几息功夫,紧接着走了出去。

    从冷宫离开赵添福身后跟着一低眉顺眼长相不惹人注意的小太监。

    出来后,见四下无人,赵添福用仅有两人方能听到的音量交待小太监,小钉子。

    “记住,一有风吹草动,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通知我。”

    “是,大人。”

    赵添福走后,小太监才敢抬起头来,目送他身形直至不见,方才急匆匆转身。

    竟不是回冷宫附近当值,而是走向另外一处阴霾墙角。

    那里一身猩红蟒袍的皇甫麟与身后侍从径直站着等候。

    “果然如此!”

    小太监汇报完便离开,留下的皇甫麟听完沉下了脸。

    “御风国布施的好大一盘棋”他转而向身边的侍从吩咐,“去查一查,赵添福与御风国是如何进行书信联络。”

    “是!”

    身后的侍从应了声是,下一秒身形消失原地不见。

    竟也是个身怀奇能的高手!

    ……

    “秦老大,你看看,那狗男人的手都已经能够伸的这么长了,他手底下的人都能在御风国的皇宫 冷宫进去自如了……”

    赵添富走后,想明白的季朝阳哭丧着脸,冲秦韵抱怨,“呜呜,我该用什么去改写书的剧情路线啊!”

    狗屎的扑街作者,如果有一天能重回现实,她必定不顾一切代价找到作者。

    见面第一件事就对她一同的左勾拳有勾拳好好招呼!

    叫她写的小说害自己受了那么多苦。

    “闭嘴……”

    秦韵揉了揉痛的愈发难忍的额头,冷冷的喝了句。

    “秦老大……你又凶我……”

    季朝阳一秒变乖顺小狗崽,睁着汪汪卡姿兰大眼,眨巴眨巴的在盯着秦韵。

    “快点把小说讲完,快!”

    她快遏制不住大脑的晕眩了,但在那之前,她必须要听阳阳讲完小说的所有内容。

    “啊,还要继续说啊……”

    第一次被她用凶戾眼神注视着,季朝阳在全身发憷之间,忽然深刻意识到,站在自己对面的,是故乡地球地下 排名前三的,身价超高然的冷血特工。

    唔……她看小说里面开头是这样描叙秦韵……

    捂着发颤乱蹦的小心肝,季朝阳在倍感压力之中只好听话的继续回忆着那一本自己看过的小说内容。

    “那帮老东西想要打通通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秦韵替她找回了上一段没说完的剧情。

    “对,就是那些老东西要打开通道……”

    朝她抛去感激一眼,季朝阳接上上述内容,继续说下去。

    “女主中间遇到一只老鬼,就是那种飘来飘去的灵异体,死乞白赖的赖在女主身边,老鬼告诉女主,说无论如何都不能打开通道,否则世界将有灭顶大灾难降临,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让那些家伙打开通道……”

    “后来呢……通道有没有打开?”

    秦韵脑海忽地蹦出一个古怪想法,那般突兀,叫她神情有一瞬间失控。

    “老大,你怎么了?”

    一直与她对视的季朝阳当然有看到她奇怪的表情,好奇的站在问。

    “没什么,你继续说。”

    摇头叫她专心回忆,秦韵将那股感觉先行忽略。

    “女主本来不想搭理那帮人目的,可她还有另外一层凤凰族少主的身份。那帮人要打开通道,就必须要用凤族嫡系族人的血来献祭封印的通道符文……”

    “然后……所谓的女主就凭一己之力将那帮人所有人给灭了?”

    听到这里,秦韵忽地开口界了下去。

    “咦?你怎么猜到的?”季朝阳一副吃惊表情。

    “然后呢,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没有回答她,秦韵追问接下去的内容。

    “后来……”季朝阳古怪的盯着秦韵一会,在她表情逐渐不耐之后才急急开口继续,“后来,墨渊被发现接近女主目的也是为了她身上的血脉,也是为了打开通道……”

    见秦韵没有任何不解的表情后,季朝阳暗松了口气,才有继续说下去。“后来墨渊如愿打开了通道,女主以为就此恩断义绝了,没想到又被通道吸了过去。然后在那边又是一番收服小弟壮大自己势力的,再遇上墨渊男主后,被他身边的倾慕者骚扰,开始撕婊……”

    “咳咳……就是把一些男主身边的其他女人都赶走,然后跟男主一起击败对手,最后两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到这就大结局了。”

    季朝阳说完,连着呼吸了好几次才顺过了气。

    “就这样?”

    最后的结局的叫人感觉遂不及防,秦韵楞了下。

    “对就这样,本来就是言情小说啊。”

    耸了耸肩,季朝阳回答。

    “你平时就看这种小说?”

    一脸不明意味的看着季朝阳一眼,秦韵语气硬生古怪。

    “你不知道嘛,现在网络小说火的都是这样的题材,那些写书的靠着这样的剧情内容,不知道赚了多少,还有很多被改成了影视剧……”

    季朝阳正要滔滔不绝跟她举例,秦韵一把手就给无情打断了。

    “闭嘴。”

    “又怎么了吗?”

    都不在知道她干吗要冷着那么大的一张冰块脸,季朝阳有些怨念小情绪。

    小声的抱怨着:“都不知道你穿越前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连时下最流行的小说类型都没有看过。”

    “到底是生活在什么时代的古董……”

    太阳穴绷的越来越紧了,这会用手继续揉已经无味。

    秦韵放下手,盯着脸颊又是鼓囊囊的季朝阳。

    “你没事就看这种书……当真叫人失望……”

    诶失望?

    听她这样评价,季朝阳也是涌上一股无名的火。

    “我看这些书怎么了 ,花的又不是你的时间你的金钱。”

    说完之后又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如今自己脑袋别在她手上。

    就听一句风凉话,又怎么了!

    “阳阳,你可知你自己到底是谁?”

    莫名其妙的,秦韵嘴里忽地蹦出这句话。

    “我?我不就是我,还能是谁?”

    指着自己的鼻子,季朝阳想要继续听秦韵说下去。

    却看到刚才还在自己面前好好坐着的人,一秒反应不给,眼皮子一耷拉,人直直的倒了过来。

    “秦老大!秦老大!”

    “我的天,你怎么又晕倒了!”

    这一天晕倒的次数都快超出一只手指了,就算是低血糖也不是这样造的。

    连忙将秦韵放平在床上,季朝阳自己脱了鞋站在床板上,咬着牙费劲艰辛的将她身体给铺平放好。

    做完这些后她想起赵添富走之前说有什么事可以吩咐外头的小太监,叫什么小钉子的。

    摆好秦韵的身体后,她急急跑下床,一边用脚套鞋一边想冲出门口。

    “阳阳,别去!”

    身后一双冰冷寒凉的手拉住了她,回头一看,刚才晕倒的秦韵纸白着脸。

    拉着她的手,阻止她出去。

    “我没事,千万不要被外面的人知道。去看下门有没有锁好,千万别出去,等我醒来……”说完,再次闭上了双眼,手也无力的垂了下去。

    “秦老大,你醒醒,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完全一头雾水,季朝阳记着秦韵最后的交代,跑去门口确认门栓有没有落好。

    又急急的跑了回来,站在床边眼睛盯着床上的秦韵看。

    一会又用手摸着她的手,感觉她体温冰的吓人。

    回想起她们过来的时候,宫人有弄了一套床上用品给她们。

    跑过去角落把被褥抱过来,全部摊开,铺在秦韵身上,裹什么一样,把她整个人给包了起来。

    就露了一张脸露在外面。

    做完这些,还觉得不够,又打开了被子,脱了鞋自己也缩了进去。

    盖好被子后,在被窝里面用双手紧紧的圈着秦韵的身体。

    “嘶嘶……好冷……”

    季朝阳牙齿在上下打架,感觉自己抱着一大块的冰疙瘩。

    从秦韵身上渡过来的寒气仿佛把骨头都冻成了渣。

    心脏在鼓动着,催促全身仿佛冰冻了的血液加速流动,好尽力去驱赶周身的寒冷。

    “秦老大……你到底是怎么了,咯咯……你再不醒,咱们两都要被冻死了……咯咯……”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活活冻死的时候,那抱着的冰疙瘩忽地又变成了滚烫的岩浆。

    上一秒冻的有多冰,下一秒双手身体被烫的就有多狼狈。

    “好烫好烫!”

    嘴里哇哇的乱叫,季朝阳跳着逃出了盖着两人的被窝。

    一看自己双手表皮,被烫得到通红。

    “怎么会这样……”
新书推荐: 我修仙这么厉害,你让我当恶毒炮灰? 狠绝帝绝世五王女 共赴往生池 亲兵是女娃 西风一曲离人殇 偏执暴君怀里的掌中娇重生了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福宝医妃,阴鸷王爷他美色勾人 大狼狗与小麻雀 快穿修罗场:万人迷女主又被大佬团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