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二十五章 被娘家利用的皇后

第二十五章 被娘家利用的皇后

    “黛妃,你当真以为本宫奈何不了你不成?”

    皇后孙织兰的语气带着缊火。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对唯一的救命稻草这般态度。”

    两人真面直对,相较于孙织兰的咄咄逼人,秦韵的态度淡淡四两拨千斤。

    “哦?这么说你有办法替本宫化解当前棘手难题了?”

    孙织兰大大方方承认,自己确实无那本事,有十足把握可以将使臣的招待宴会办理妥当。

    心底没个尺度,既可以叫那些看轻她的人心悦诚服又不会让皇帝觉得她铺张浪费,有讨好使臣嫌疑。

    想清楚后,这场皇上亲口|交付给她操持安排的宴会要怎么办,以什么排场去办,成了现在孙织兰当下首要必须得弄清楚的事。

    经贵妃上官媚舒临走前的提醒,令皇后孙织兰提起了警惕:此事还需得跟父亲兄长商议一番。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傻到跑去问自己父亲跟兄长的意见。”

    似乎知道皇后在想什么,秦韵不经意的说道。

    “你是怎么猜到我心里怎么想的?”

    孙织兰看向她,脸色极为大骇。

    “啧……就这应变能力,还不如阳阳呢……”

    秦韵暗啧摇头,傀儡皇帝加一根筋皇后,果然是天作之合,绝配!

    “你到底是谁?”

    见她一直不说话,皇后孙织兰的脸色变了又变,在内心对秦韵逐步衍生出杀意。

    “我是谁你不早就知道了?”

    秦韵一副稀松平淡的语气叫孙织兰一愣:知道什么?

    除了知道她是昨天新进宫的黛妃,她还能知道些什么?

    “黛妃……也是牵牛村的秦可勤”,在皇后孙织兰圆瞪的双眼眼底,她淡淡的点了点下巴,“没错,就是护国将军江远山的发妻……”

    “你不是,你不是被……”

    下一秒,孙织兰急急捂住自己的嘴,那未说完的话被硬生生截断尾音。

    自她未说完的话头猜出一点端倪,秦韵暗暗一挑眉:这皇后看起来还是个知情者……

    “我不是已经死了……”她拉长这尾音,眼睛在留意皇后孙织兰的反应。

    果然,但她提到“死”字,那孙织兰脸上肌肉的紧张绷到极致。

    “你是回来找江远山报仇的,对吗?”

    孙织兰总算聪明了一会,猜的答案对也不对。

    她的确一开始是奔着报复江远山来的,意外进宫见着皇帝皇甫覃珣后,她的主意就变了。

    让季朝阳在深宫里学点心计,才是她现在真正的打算。

    刚才的贵妃和另外的德妃淑妃还有些看头,这御风国的中宫皇后,属于……

    秦韵一顿,她也参与了秦可勤的死?

    “是你派人过来的?”

    “不,我没有!”

    皇后急忙摇头,面色惊慌。

    “那是谁?”

    “我……我不清楚……”

    堂堂的御风国皇后,被一个刚进宫的后妃给逼到了角落。

    “大胆黛妃,你想对皇后做什么!”

    容嬷嬷眼睛一直在往凉亭里看,看到孙织兰受欺负,顾不上刚才皇后交代的不许靠近,急急的冲了进来。

    身子横在秦韵与皇后之间,双手手臂将人护在身后,目光冷戾死死的咬在秦韵身上。

    “放肆,胆敢对皇后不敬!”

    “来人……”

    容嬷嬷冲外头的侍卫大喊。

    “住手。”

    孙织兰被容嬷嬷拉在身后,听到嬷嬷喊人,下意识的阻止。

    “嬷嬷,本宫没事。”

    这下容嬷嬷傻眼了,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姐,怎么分不清状况。

    都已经被人逼到这个地步了,还不赶紧派侍卫将她给拿下。

    “嬷嬷,你先下去,有事本宫自会出声,下去。”

    短短一个时辰不到,容嬷嬷便被皇后厉声喊出去两趟。

    这情况是前所未有的,容嬷嬷觉得事有蹊跷,今日皇后的举止属实违常。

    恭顺着低头退下后,跑远在凉亭内两位娘娘看不到的角落,招手换来一名宫婢,在她耳边低语几句,随后从身上掏出一枚后宫皇后的令牌交到婢女手上。

    “切记不要被人注意到,出宫后走偏静的路,一定要将话带到国丈人,叫他知道。清楚了没……”

    那名婢女低头点点,随后退开到一边,等无人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再顺着幽静小径跑了出去。

    “派人去杀我的,是谁,为什么不敢说。”

    这一次,两人仅是坐着,言语没有上升到动作。

    “本宫不清楚,只是隐约猜到会是这样……”

    孙织兰说,端起茶盏想要喝水的动作颤得惊心动魄。

    好不容易喝了一嘴的茶梗渣吞到肚子里去后,方才感觉人稍微好受点的孙织兰深吸着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猜到?”

    她乘胜追击,也不是真的那么想知道答案,大概是前世的职业病犯了。

    看到皇宫遮遮掩掩的神态,下意识的就摆出了架势。

    “我这是在干什么,至于要这样大题小做?”

    暗暗笑骂自己一句,秦韵收起了刚才对皇后的咄咄逼人。

    “你不知道就算了。”

    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毛尖,在皇后呆滞的不曾反应的注视下,话锋一转拾起了更早之前两人将要探讨的话题。

    “为降国使臣到来举办的国宴,要举办的越气派越奢华越好。”秦韵在说,对面的皇后一脸不明所以。

    “只要办的足够气派才能威慑住使臣,彰显御风国的盛世强大。”

    “可是,对一个带投降书的败国使臣,会不会招来文武百官跟百姓口舌?”

    孙织兰提出自己最大的顾虑。

    “谁说你举办的宴会重点是为了招待使臣了?”

    真是笨到让人想撬开她脑瓜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是如何在后宫里站稳脚的。

    “你的意思?”

    看皇后的样子,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

    她可没耐心陪求知宝宝的皇后在这一对一的教导。

    “皇后……日后我水鸢轩的人在后宫闹出什么动静,你替我压下,如何?”

    这才是她留下来跟皇后废话的目的:阳阳在后宫里呆的时间必不可少会牵扯许多。

    她不好在后宫里面替她出头,否则就失去叫她进宫的意义。

    找个在后宫能罩得住季朝阳的人,关键时刻能救场。

    也是为了日后在这住下的自己日子过的清散,不被什么阿猫阿狗随便找上门打扰。

    这种事,一旦起了开头往后多的是无止休的牵扯。

    比如贵妃那样心思异常敏捷的人,比如德妃淑妃两面三刀的墙头草。

    一点都不想参与到后宫女人之间的算计。

    对别人来说是祖坟冒青烟的无上荣耀,说出去是光荣耀祖,写进族谱的特重要大事件,于她来说无关紧要,其重视程度还不如今天吃的今晚上有有合胃口饭菜来惹得她注意力去期盼。

    “你可知自己是在跟谁议价论价……”

    要是容嬷嬷站在她身边,心里铁定要泪流满面:皇后娘娘总算记起自己后宫之主的身份,摆出该有的威严了。

    “那你就选择继续跟娘家走近,连这事都要去跟他们商量,想必日后你这皇后在皇上的心目中会变的越来越不可信任……”

    嘴角在上扬,秦韵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夫妻离心,可是大忌啊!”

    “你觉得呢,皇后娘娘……”

    听着她尊称自己为皇后娘娘,孙织兰从那语气里察觉不到一丝尊敬。

    心里在偷偷回想嫁入皇宫登上后位后,果真自己每跟娘家人议事一回,皇上对自己的态度就冷淡一分。

    上官媚舒那贱人,就是这样入宫慢慢的有机可乘登上贵妃的宝座。

    “一切……原来都是这样!”

    孙织兰只恨自己知道的太晚,只是……

    在当皇后之前,她还是孙家女,出生起便享受孙家祖荫庇护。

    无忧成长,甚至在盛京城贵女圈内小享轻重地位。

    这一切,都是家族带给她的。

    “娘族跟皇上你只能选择一个……”

    秦韵冷冷的提醒她,不让她又机会误入歧途。

    “是啊!”孙织兰顿悟,她已经嫁了出来,嫁给了皇上,还登上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后位。

    孙家这几年也在她的庇护下,日渐壮大,多少宗亲有为青年先后入朝为官。

    几乎每个阶品的官层都能发现孙家的踪迹。

    “难怪皇上对我日渐疏远,默许上官媚舒那贱人几度骑到我头上作威作福,原来……”

    这样一想,皇上抬上官竑昀做宰相,封上官媚舒为贵妃的举止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哪个君王都不会愿意看到朝中官员里,某姓一家独大的场面。

    制衡才是帝王永久的驭下之策!

    “爹爹,大哥……你们这样做,可有替我周全顾虑过?”

    越想心越冷,自小敬仰着背影长大的父亲,一路看着自己长大的哥哥。

    竟都把自己当成壮大家族的筹码,那般明目张胆,不曾与她商议过这类细节。

    “嬷嬷……嬷嬷……”

    孙织兰视线朝凉亭外寻找自小陪伴自己的乳娘身影,好想扎进乳娘怀里痛哭一场。

    “嬷嬷?嬷嬷?”

    连喊了好几声都没见容嬷嬷进来,孙织兰踉跄着想要站起身来。

    备受打击的她无心留下来叫人继续看笑话,只想赶紧躲回自己寝宫。

    “嬷嬷这会去哪了……”

    她引颈翘首,此刻最需要嬷嬷在身边的时候,竟迟迟找不到那老迈的身影。

    “不用找了,那老太婆估计趁机找机会给你娘家人递小纸条了。”

    她凉凉的提醒皇后,轻飘的朝她再次丢出一颗炸弹。

    “对啊……嬷嬷是孙府的家奴……”

    孙织兰现在才意识到,作为皇后的自己有多么失败,身边竟连个忠心自己的心腹都没有。

    “娘娘,您找小人?”

    本来该欢喜容嬷嬷出现的孙织兰,忽地发现自己没原来那般看重乳母了。

    “没事了,下去把。”

    在黛妃锐利眼神的暗示中,她强装镇定,用旧口吻对刚在凉亭内冒头的容嬷嬷吩咐。

    “是。”

    第三次被驱逐,容嬷嬷困惑的满头雾水。

    “黛妃,你能帮我什么?”

    提起她刚才的条件,看她不像是会漫天要价的女人。

    “别急……我教你过了这关,其他的以后再说……”
新书推荐: 我修仙这么厉害,你让我当恶毒炮灰? 狠绝帝绝世五王女 共赴往生池 亲兵是女娃 西风一曲离人殇 偏执暴君怀里的掌中娇重生了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福宝医妃,阴鸷王爷他美色勾人 大狼狗与小麻雀 快穿修罗场:万人迷女主又被大佬团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