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二十二章 皇甫麟

第二十二章 皇甫麟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水鸢轩里季朝阳的惊叫揭开了她跟秦韵内宫生活的第二天开幕。

    头顶的太阳升的老高,阳光从纸糊的门窗上照射进来,光影投射在地上。

    秦韵也刚起来,这会子才把昨晚穿着睡的褶皱衣服换掉,穿戴完毕转身就看到跟她同睡一张床的季朝阳一脸睡意朦胧的坐在被褥里头。

    “大概是十一点多了。”

    看着季朝阳一脸反应过来的吃惊,心底有些好笑。

    “都11点了嘛……”

    都怪昨天得罪大内总管太监的事让她过于忧愁,害得她一直担心到后半夜才睡着。

    脑袋昏昏沉沉的,季朝阳感觉全身哪哪软绵无力,都没去留心秦韵报出来的时辰说法。

    “怎么没人来叫起床?”季朝阳下了床,身上的衣服也是到处扭扭歪歪。

    一边朝秦韵走过去,嘴巴在嘟嘟囔囔的说。

    “早餐时间都过了,怎么也没人来叫一下……”她嘀嘀咕咕的,突然又意识到,“该不会中午了,也没人给我们送吃的吧。”

    这……一般不是到点了,都会有专门的宫人送上饭菜摆好,叫主子用餐吗?

    怎么到了她们两身上就不一样了?

    季朝阳看着秦韵,想从她脸上寻求答案。

    “如果没猜错的话,以后每天我们要吃的食物,都要你去御膳房渠道那端过来。”

    秦韵咧了咧嘴,“阳阳,地图副本已经开始了……”

    “这这……就开始了?”季朝阳傻了眼。

    这么快!她都没准备好!

    “我该怎么做?御膳房在哪里?”

    杯具啊,连个新手提示都没有,她用蛋去攻略地图吗?

    “阳阳,有人来了,你去换身衣服。”

    眼神稍动,秦韵听到寝室外面有些动静传进。

    想了想,她没有告诉季朝阳反而让给她先去换掉身上被睡到歪歪扭扭咸菜一样的衣服。

    “哦哦……”

    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穿的,季朝阳也觉得现在形象确实欠佳。

    于是二话不说,听秦韵安排去翻昨天随着她们一起被带进宫的,装着属于她以后要穿的衣服的木箱。

    秦韵用手摸了摸头发,又动手理了理身上宫装长裙的衣领,确定自己亲手挽的发髻完好,衣服穿戴正确后。

    穿着花盆步履的双腿迈动,朝寝室外走出去。

    她入宫住的水鸢轩分为主屋,左侧房与右侧厢三个部分。

    其中右侧厢是下人歇息的地方,左侧房是招待访客的。

    睡觉的寝室在主屋后面,隔着一堵墙的是个小小的前厅。

    进宫后,她跟季朝阳往后的日常生活起居都在这里。

    传出动静的是前厅

    秦韵风姿绰约的走了出来,掀开隔断的门帘后看到一冠玉矜贵公子。

    面容与皇甫覃珣有几分相似,身旁跟着一名随从。

    “见过皇嫂。”

    见到她出现,男人坐着并未起身,眼睛盯着她称她为皇嫂。

    皇嫂?

    那他就是皇帝皇甫覃珣唯一的弟弟,声称御风国唯一且清散的王爷,皇甫麟咯。

    “原来如此。”

    她仿佛已经弄清楚莫名被册封成为御风国后宫嫔妃的真相了。

    “见过皇叔。”

    秦韵冲他点点头,一副你来我往的样貌神情。

    打过招呼之后,不声不吭的走了过去。

    在前厅唯一的坐席——石英圆桌旁坐下。

    “皇叔,茶水冰凉,无人奉茶,你请自便。”

    她用指甲叩了叩桌上摆着已经凉透了的茶壶,眼神似笑非笑。

    “皇嫂身边,怎么连个伺候的人都没看到。”

    皇甫麟故作惊讶,说完回头给身后的随从一个眼神,示意他下去备热水沏茶。

    “皇叔说笑了,这御风国内还有什么会是你不知道的。”

    能将亲生哥哥扶持上位,自己在幕后操控傀儡的人,还想在她面前充傻装楞。

    秦韵心里呵呵冷笑。

    “皇嫂过奖了,御风国何其大……我又怎么能诸般种种尽数获知。”

    皇甫麟呵呵轻笑,又继续说:“比如,我就不清楚,为何江远山要将一个被自己休弃了的前妻,送给敌国王爷。”

    “哦?是吗?”

    她闻言不予反应,神色依旧无其他变动。

    内心则如皇甫麟面上想要的一样,在困惑疑问重重。

    江远山……跟敌国勾结?条件是她?

    这倒是大大出乎秦韵意料。

    “看来这趟,倒是收获颇盛。”她在内心暗道。

    “皇叔晌午过来,该不会是想与邀共膳吧?”

    微微弯了眼尾,她眼睛直盯着的在看皇甫麟。

    “那怕是要让皇叔失望了,我这水鸢轩人丁单薄,实在没多使唤的下人能够来伺候你。”

    耸了耸肩膀,秦韵轻描淡写的在说。

    “呵……”

    那皇甫麟再次一笑,轻轻的晃了晃自个的脑袋,一脸的意味深长。

    秦韵看到他眼睛在瞟身后,正要开口挑明立场底线,那身后帘子却传来粉猪季朝阳的声音。

    “秦老大,你快过来帮帮我,看看这该死的盘扣到底要怎么系才能牢固。”

    季朝阳横着脖子,浅浅双线下巴抵在锁骨附近,看得眼睛都快抽筋了,也没弄明白身上穿着的斜襟外衣上带着的盘扣要怎么系。

    在内室自己捣鼓了半天也搞不定,只好跑出来找秦韵求助。

    她才用头顶着帘子朝外面走了出来,还不等她眼睛寻到秦韵的衣角,忽地感觉外头的氛围有些不对。

    “诶?”

    这男的是谁?

    季朝阳闪了闪眼,一脸疑问的朝她望了过来。

    “咳……这是皇甫麟王爷,皇上的弟弟。”

    秦韵用眼神示意季朝阳回帘子后躲好,却被误解成叫过来自己身边。

    等季朝阳局促的站在她后背后,秦韵内心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她到底是太看好粉猪了。

    “见过王爷。”

    季朝阳的声音从她后背传来,察觉她接下来的意图,秦韵感觉扭过腰用手一把拽住了在想要下跪行礼的季朝阳手臂上。

    “对他,不用这样。”

    她冲季朝阳轻轻摇摇头,放开手让季朝阳自己站好。

    这时,刚才出去外面给两人沏茶的仆从回来了,手里捧着的托盘里面摆着两杯茶盏,里头是经人冲泡好的上等毛尖。

    茶盏端正摆在面前后,秦韵用手将茶盏端了起来,递进嘴唇浅浅抿了一小口。

    茶汤温热,入口温度适宜。

    眼睛看向粉猪,想要让她现学会,又想到以她那愚笨的资质,怕是不能理解自己眼神的暗示。

    只得讪讪的收回双眼,再摆正就看到对面的皇甫麟双眼似笑非笑的在盯着自己。

    “皇叔茶也喝了,人也看了……”

    放下茶盏,秦韵扯了扯嘴角。

    “……难道你真的要在这一块用膳不成?”

    原本是想揶揄他的话,谁知对方顺势而下的接过话头。

    “正好也饿了,那本王今日便在这,陪皇嫂一块用膳吧。”

    皇甫麟的脸皮有多厚她不知道……

    皇甫麟才刚进门的仆从又被自家的主子爷给使唤了出去,去前往御膳房,吩咐宫人给秦韵和主子准备好午饭。

    秦韵并未接过他的话尾,季朝阳躲在她身后大气不敢喘。

    仆人离开后,原地一屋子三人的氛围有些凝固。

    从昨天跟秦韵一块进宫后到今天醒来,她们就喝了些水。

    半颗米都没进肚,这会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一听到等下有吃的送来,季朝阳瞬间人在狂喜。

    跟她脑袋同步的是肚子里的馋虫,在敲响五脏六腑。

    于是,当着秦韵跟皇甫麟的面,季朝阳的肚子“咕”的一声,老响。

    声音引来秦韵跟王爷的侧面,季朝阳悔恨不已,觉得自己一张老脸被亲手丢的干净。

    表面还不敢表露,只得垂着头任凭脸上的燥热在持续发酵。

    本就国色天香的娇颜这会更是娇颜粉嫩,动人楚楚。

    “……这家伙,如果是对手,定然极为棘手。”

    季朝阳粉嫩娇艳,皇甫麟却熟若无睹一派从容,不给多一个眼神去看她。

    秦韵暗暗的在观察着,将他归纳为心性坚定如磐石的一类人。

    这类人,最好不要有什么牵扯对立,一旦招惹上少不了一番纠缠不清。

    正当想着,那才出去一会的仆从又魂一样飘了回来。

    脚步轻轻的,身后跟着一众手捧托盘的宫人。

    足足十二道佳肴摆满两人跟前的圆桌桌面,猪牛兔羊,鸡鸭鱼肉。

    单单就两人用餐,御膳房像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想要服侍好皇甫麟的用膳。

    “吃吧。”

    十二道菜品摆好,又另有宫人添上黄底牡丹瓷碗,配的是全身纯质的银筷子。

    皇甫麟似为了打消她的顾虑,率先自己夹了筷鱼肉放进碗里。

    叫她开动后,又用筷子夹起碗里的鱼肉。

    送进了自己嘴巴,轻嚼几下,滑动喉结将食物送进了食道。

    她确实饿了,不管怎样吃饭皇帝大。

    想是在不甘示弱还是怎么想的,秦韵也学着他的动作径直的夹起其他的肉类。

    动作慢卫斯理,显得极具教养。

    她的这番动作落在皇甫麟眼底,使得他人的眼神黯了几分。

    “据江远山所说,只是一个穷远粗鄙村妇,现在看来,分明是自小接受良好教养的贵女做派。”

    这女人的身份,越来越可疑了!

    到底会是什么样的身份,潜藏在御风国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他之前情报无从察觉?

    皇甫麟的内心心思翻了又翻。

    而季朝阳全然不知跟前饭桌上的暗暗风波,一副心思满眼都在盯着一桌子的美味流口水,心底在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吃上一口饭。
新书推荐: 一定会是三人的学生会吧 全职法师之开局重生托儿所 镜子下 从斗罗开始一天一张体验卡 贪恋时光和你 反派靠萌娃洗白啦 我的世界里刚好有你 拿机车换来的老婆 诸天之剑出诛仙 绝世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