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二十章 皇宫派人来了

第二十章 皇宫派人来了

    第二十章

    “啊!”

    灵魂仿佛冲破层层禁锢枷锁,彻底冲破冰封的那一刻她的眼前仿佛烟火迸射般闪现着绚丽灿烂的色彩。

    “呼呼……”

    尖叫过后只有喘息。

    “成功了吗?”她抬着自己双臂,眼睛仔细的在端详。

    “怎么回事……”

    好像成功了,又好像没有成功?

    她真看不出身上有什么变化。

    刚才在体内发现的那般真切的变幻,又是怎么回事?

    她不明白,不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昼夜更替,日出东方

    又是一天清晨。

    “嘶!”

    墨渊幽幽苏醒,手指才稍稍一动便牵扯住全身的肌肉神经。

    一股难以言喻的酥麻感自脚底涌上了头,那般愉悦的感受令喉咙深处遏制不住的发出一声喟叹。

    “啊……”

    好舒服!

    全身上下暖乎乎的,总有一股子使不完的劲似的。

    那感觉就好像……叫他现在空拳打死一只吊睛老虎都不在话下。

    嗯……就是这般自信!

    脸上在咧着大大的满足笑,等彻底满足了之后他才想起来要睁开眼起身。

    想到这,他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睛,脑瓜子往旁边一侧。

    “哇!”

    被吓了一大跳,声音冲出口前墨渊感觉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

    脑袋里叮铃铃的在敲着警钟:

    他昨晚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有个女的躺在隔壁?

    而且……

    她,她,她还没有穿衣服……

    “非礼勿视!”

    他将捂住嘴巴的双手往上一移,啪的一下拍在自己两只眼珠子上,心里在默念。

    “可是……”

    狐疑念头浮现,他又忍不住悄悄将手指打开几条缝隙。

    “她到底是谁?”

    墨渊在心里默念“我不是想趁人之危……”随后将手从脸上移开,双眼睁的大大的在看旁边的女人。

    躺旁边的女人,有着一条长长的浓黑如墨的秀发,侧着脸在熟睡。

    不听话的头发遮挡住女人的脸,叫人无法看清底下是何等容貌。

    “咕咚……”

    墨渊感觉口水的分泌达到一个空前的盛状。

    女人胸部以下盖着胭粉被褥,小而巧的香肩裸露在外,连着那道修长优美的鹅颈。

    上头肌肤粉嫩嫩的……

    “咕咚……”

    他大概是得病了,明明一直有在吞咽口水,怎么还是觉得如此口干舌燥。

    墨渊的视线,总在不自觉的往那胭粉处瞟。

    “咕咚”

    他的紧张,仿佛只有通过吞咽动作才能得到缓解。

    喉结上下涌动,又是一个吞咽动作完成后,墨渊的手薇薇的朝那遮挡住美人娇颜的发丝伸去。

    他小心翼翼的,尽可能的在放轻着动作,他想要掀开那层泼墨的青丝,他想要看看身边的女人长的到底是如何的模样。

    修长笔直的五根手指如同它主人此刻的心跳频率一样,在无比的激动颤抖着。

    就连鼻子都已经忘了自己真正的职责,跟着风随着眼珠子一起,无比期待那指端碰触到黑丝的那一刻到来。

    碰到了!

    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那一刻尽情欢呼。

    墨渊的手一抖,差点没控制好戳在那片黑油发丝上。

    心跳瞬间漏掉了半节的拍子,他整个人都在因手指尖传递而来的丝滑触感而悸动。

    那感觉竟是如此冰凉,不断的在勾引他的手继续进行下一步动作。

    心脏知晓他接下来的行动,愈发跳动得不可掌控。

    “咚咚咚!”

    擂鼓声阵阵,他的额头甚至都已经在开始渗出汗水了。

    不过现在可没功夫去顾全那头,墨渊又“咕咚”一下的吞了下嘴里的口液。

    他的双眼眼球几乎要脱框而出,好想快点见着那张脸蛋上的长相!

    “咕噜……”又是一下喉结上下涌动的吞咽。

    “千万别醒过来,千万别醒过来……”

    眼珠子只想顺着那道从黑发与脸蛋轮廓之间掀开的缝隙之中钻进去,好尽情饱览个够。

    “呼呼……”

    耳朵里只听得到自己粗重喘息声的他,根本没留意到自己嘴里在无意识的碎碎念着:“不要醒来,千万不要醒……”

    屏息凝气之中,他看到自己的手指悄悄的从头发下穿过,勾着发丝轻轻的往旁边拨开……

    “啊!”

    墨渊惊叫着整个人朝后扑倒,还被自己口水呛到。

    一张大脸涨的老红,手指指着那双睁开着的,似笑非笑非的双眸,颤抖不住。

    “姑姑姑姑娘!”

    墨渊口吃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呵……”

    一声动情无比的轻笑声落下,他整个人如遭电击。

    “姑娘……”

    他傻了,眼底看不到任何景色,唯独剩下眼前女人脸上绽放的那一抹惬意的微笑。

    听着她婉转动听的笑声,心脏跳动快的几乎要炸裂。

    “怎么,”秦韵睨了他一样,“看到是我很失望?”

    墨渊连忙慌乱的摆动双手,嘴里叨叨的解释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又如释重负的大松一口气,“是你就好,太好了,是你!”

    似乎有意捉弄,想要看他满脸涨红的窘迫样。

    秦韵用手轻轻撩拨了下他不着片缕的胸膛,嘴角似笑非笑,“是我怎么了,什么叫好?”

    “姑……娘”

    被她手指抚摸过的地方痒痒的,像被羽毛轻轻扫过。

    又酥又麻……

    墨渊的眼珠布上了血丝,呼吸急促着,可疑的绯红由脖子往上延伸,瞬间爬满整张脸。

    直至那耳坠肉都遍布方才停休……

    “嗯?”用鼻子发出轻嗯声,秦韵的双眼在勾着他,

    “我在的,怎么了?”

    那问话的语气如此平常稀松,全然不似手上动作那样露骨直白。

    “姑娘,你的手……”

    大脑嗡嗡的,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随着那只游走的手而在身上到处漂移。

    心里仅剩的理智全都在编织一句话:

    “姑娘的手……好柔,好嫩,好滑,好舒服……”

    全身的毛细血孔都打开了,他整个人像飘到了天上,在云层之中尽情失忆徜徉。

    就在那快感即将冲破头皮冲上云霄那刻,那只调皮的手倏地停了下来。

    “姑……姑娘?”

    他不懂,为什么她突然要停下来?

    墨渊整个人像刚从大染缸里被捞出来一样,肌肤表层分泌着一层薄薄的汗珠。

    整具躯壳的表皮皮肤红的吓人,像煮熟了的虾,像滚了胭脂的那层鸡蛋的外壳。

    秦韵却没理,也不搭他话。

    像条肆意玩耍过后心满意足的滑|嫩小鱼一样掀开被窝,滴溜溜的站了起来。

    伸腰展臂,那一身的浑圆挺翘在空气中划出道道叫墨渊胆颤心悸又不受控制的想要用眼睛去看的弧度。

    “呵……”

    轻笑一声,秦韵将身后墨渊的直白反应看在眼底,自顾的将双腿放下了床。

    茭白莲足踩着一地的烂布碎屑往梳妆台的方向走着。

    那里的一面墙上有道窗户,外头是艳阳高照的晴朗明媚。

    阳光穿过窗口直射进来,耀眼光芒笼罩着那具洁白无痕的娇嫩身躯。

    镀上了一层光团,璀璨的叫人难以移开视线。

    “姑……娘”

    他情动,就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何时下了床,脚步在朝姑娘走向。

    伸出手,他想要抓住眼前这曼妙迤逦的一幕。

    “咚咚咚!”

    不合宜的敲门声响起。

    打断了室内的旖旎,也告知门外人的急迫状态。

    “秦老大,不好啦!快开门!”

    粉猪急迫的声音在响着,秦韵眉头一皱,从屏风架上取了件外袍,随意披在身上赤脚走了过去。

    “怎么了?”隔着门板,她声音沉稳的在问。

    “秦老大,御风国皇宫派人过来了,说是奉命接你进宫!”

    粉猪的声音还在慌乱,听秦韵声音的手也没有再拍打着门。

    “你让他们在楼下等着,我准备好就下去。”

    秦韵沉吟了片刻,随后吩咐她去安排。

    “好,那你快点。”

    面对的御风国皇室的势力,即便是季朝阳此刻也不敢托大。

    更何况她现在身份属实有些尴尬,要万一被看出来了,恐怕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纠纷。

    季朝阳得了秦韵的安排,领下楼前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

    鼓着一胸口的气势,这才敢大步流星的朝楼下走去。

    “姑娘……你要去哪里?”

    一回头,撞进墨渊那小鹿斑比的双眸里,秦韵没忍住用手拍在自己额头上。

    “糟糕,怎么把他给忘了。”

    怪只怪昨晚一切发生的那么突兀!

    秦韵一点也不后悔跟墨渊在那类情况下发生的关系。

    只是进来发生的事情太多,面对墨渊,她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开口解释的好。

    “姑娘,你为什么要进宫?”

    墨渊在追问着她,脸上挂着大大的担忧。

    “姑娘,你是不是……跟你的夫君联系上了?”

    墨渊唯一能想到的只有这个,皇宫那么遥远的地方。

    大概只有姑娘的将军夫君,才能带姑娘去往那样威严的地方了。

    那是他们这种底层人,毕生无法碰触的存在。

    “姑娘……你跟你夫君,还……好吗?”

    墨渊不知道怎么去说,明明昨晚他们两个人才在一起的。

    姑娘她的夫君,那个高高在上的将军,知道这事吗?

    这样想着的墨渊感觉胸口攒了一把锋锐的匕首,在狠狠的捅他的心脏。,

    好痛,怎么回事?

    对姑娘来说,这是好事啊。

    阖家团圆,幸福美满。

    可是……为什么呢,他感觉竟是如此难过!

    深入骨髓的痛苦,爆发的那样突兀,叫他的腰忍不住的想要弯下来。

    躲避那无处不在的幽深恐惧。
新书推荐: 我修仙这么厉害,你让我当恶毒炮灰? 狠绝帝绝世五王女 共赴往生池 亲兵是女娃 西风一曲离人殇 偏执暴君怀里的掌中娇重生了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福宝医妃,阴鸷王爷他美色勾人 大狼狗与小麻雀 快穿修罗场:万人迷女主又被大佬团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