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十八章 记传之外的龙

第十八章 记传之外的龙

    第十八章

    “秦姑娘,快走!”

    倍感耳熟的实质性嗓音从气流柱体那头传出,秦韵听着脚下动作一顿:墨渊?

    “他怎么会在这里?”心里流露着诧异,秦韵打消想要趁机离开的念头。

    “秦姑娘……你快走啊!”

    墨渊又冲秦韵在喊,声音在一次次的低吼。

    似乎在拼了命的想要拖住疯魔男人的手脚,不让他继续对秦韵实施不利。

    “快走!秦姑娘,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又是一阵歇斯底的呻|吟溢出,听起来已经到了强弓之末。

    “走?你们两谁都别想离开!”

    果然,墨渊声音才落地,疯魔男人的声音如影随形,声音是狰狞着的恼怒。

    “那个家伙果然是在受制于墨渊!”秦韵笃定。

    又不忍猜疑:墨渊在用什么手段,可以限制疯魔男人的一身诡异手段,连带着四周冲灌呼啸的气流也在逐渐落弱。

    前一刻,仅是正面碰撞就能见秦韵弹射冲飞的气流,这会不再令人难以维持站定。

    秦韵稍稍能够站直身体,并在调整角度,将脸移向那头。

    就连那些一开头粘稠的黑幕也跟烟散一样在慢慢变得淡薄,

    所有一切受男人控制的因素,皆在同步转弱。

    秦韵的双眼不再像黑布蒙罩那样,不见一丝机能。

    恢复视野的她能够清晰的捕抓到那一条条肆虐气流搅起的流线形轨迹。

    可以看到前头像龙卷风一样驻守在地的气流圆柱体,在那外侧还有不断从中心衍射出来的道道强劲气体。

    那仿佛化作实体的气流层层重重,形成一道屏障,叫人看不清里头正上演一幕怎样的惊奇。

    似乎只有中央出的风眼才会不受影响。

    墨渊跟那家伙的声音就从那里传出的,两人必定共存内里正中。

    “墨渊!”

    秦韵冲那头喊了一句,脚步在想往那个方向靠近。

    刚踩出一脚,又迎来一道风刃。

    力道不再是难以抵抗的强劲,却也还是将她人从原地推退几许。

    “秦姑娘,小心!”

    墨渊似乎极为在意着秦韵,一看她受到伤害,声音听着在替她极为难受。

    墨渊心疼万分,在想提醒秦韵小心。

    “秦姑娘,为什么还留在这里,你快走啊!”

    再次的催促秦韵离开,墨渊似不意,疏于四周情况,被那疯魔男人取回了几分局势。

    呼~

    激昂的风再次鼓噪!这次吹往秦韵的气刃又越发的蛮横!

    秦韵本仅能几分稳态能维持身形,现在却再一次的被气流卷走,顺着那股力道在地上天旋地转的翻滚。

    直到那股力量被消耗空后,秦韵才能有机会拿回身体的控制。

    再次掌控身体的她,心底有着深深的忌惮。

    “趁现在走?”她问自己。

    “我不允许你伤害秦姑娘!”

    耳边又听到墨渊在发怒怒吼的声音,秦韵才刚萌生的退却再次被扼断。

    “你做什么……松开,快放开我!”

    看不见的那里头,疯魔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极为慌乱。

    男人一旦分神,那些一直受他控制的、从旋风体剥离出来的气刃也在为止变弱,最后消散。

    已经没有新的气刃在形成抽离了。

    “就是现在!”

    秦韵伺机而动,双手手腕交叉抵在脑袋上,谨防又有气刃突兀出现。

    脚下一路暴冲,几个眨眼的功夫就站在那股圆柱气体的五米开外。

    再往前,是冲外激射扫荡的肆虐乱流,在这之内秦韵再难往前推行半寸。

    只有站在五米之外,才是安全距离。

    “秦姑娘?”

    “哼,来的正好!”

    被那里头两人同步发现,两种截然不同的语气反馈二者天壤之别的对应表情。

    墨渊在难以掩盖的惊喜。

    疯魔男人是傲据不屑的。

    “墨渊,你在里面怎么样了?”

    靠不过去,秦韵只能站在边缘冲里头喊。

    “我没事……嘿嘿。”

    听着他还有功夫傻笑,秦韵对墨渊的担忧稍稍落下几分。

    到了跟疯魔声音的家伙清算的时候了!

    秦韵攥紧了拳头,是时候掀开最后底牌了!

    她伸出自己双手,常态之下的双手手掌开始慢慢流传着玉润的白光。

    光在俞来俞瓷白,眨眼功夫中本是消瘦肌黄的手掌平添转换成了瓷白玉质。

    秦韵那双仿若荧光沾染的双手伸出,直直探向气旋。

    此时旋风风卷还在朝外无识别地扫荡着,惊奇的是,那些肆虐暴-乱的气流在碰触上她手上的瓷白光线时,赫然泯灭不见。

    “凤掌”!正是秦可勤一身血脉的衍生异能!

    可以抽破瓦解一切正面碰撞上的有影无形之物,哪怕是人的一身七魄魂脉!

    在这之前,秦韵从没有过机会可以试验“凤掌”的实质性威力。

    只知道它足够霸道,当今世上无招可破,却一直没机会真真展示。

    正是有了这么一道保命符在身,才会叫她变得如此有恃无恐。

    可眼下,她从刚才情况得知,原来凤掌也不是无往不利的。

    刚才秦韵落在疯魔男人手里时,手腕就一直被压制住所以才没有机会去初试锋芒。

    等她想要借助那家伙的手段将凤掌送上时,却又像是被男人察觉一样,远远推开。

    这会那个家伙正受墨渊的制擎,眼下真是绝佳时机!

    近了,就快接近那风眼了!

    秦韵用手护在跟前,靠瓦解那些气流的力道一步步艰辛挪行。

    她的速度慢的跟蜗牛一样,即便风刃会被手掌瓦解,可那冲撞的力道却是实打实,没办法叫人忽视的。

    她只能等身体适应过后,变得能承受得了再一分的力道,再举步匍匐前进。

    “你果然是凤凰族人!”

    墨渊傻笑过后一直没有机会出声的男人看到秦韵手掌的色泽后,声音听起来是满满的贪恋。

    这时已经成功越过边缘抵达中心的秦韵,闻言放下交缠的手腕,抬起头对着声音那头嘴角轻蔑一笑。

    “呵……我何时说了不是。”

    站在风眼之内,秦韵不再受外围气刃阻碍,视线也变得更加清晰。

    可以看到面前站着的两道交缠的影子,身上在隐隐焕着荧光。

    左边那用双手手臂包揽住右边家伙的双肩并在用手掌锁死在自己臂膀里的影子,他脸上的轮廓是秦韵所熟识的。

    浓眉刀刻,俊目挺鼻,秦韵轻易的就分辨出,那是一向长得俊美张扬的墨渊。

    而右边那个矮了一截头的家伙,秦韵难以看清他的五官。

    不仅是墨渊的身形在挡着视线,还有他身上散发的光稍稍暗淡。

    视野之中,那轮廓所在的地方尽是含糊。

    只能看见上半身,秦韵的视野里自腰部下身全是黑暗。

    秦韵看不清,下脚极为谨慎。

    “墨渊,你让开点。”

    离他们只有一臂之遥,秦韵目测了一下,是可以应对所有突发-情况的最佳视角。

    “秦姑娘……你来啦。”

    墨渊这家伙的尾音在高高扬起,不难猜想他现在脸上是何等的欢呼雀跃。

    “你往后退点。”秦韵没功夫去搭理他,一门心思全在被墨渊锁住的家伙身上。

    “看来这家伙也是靠手掌摆弄施展异能的……”秦韵暗忖,注意力尽数放在那家伙身上一对焕光流线的手掌上。

    “墨渊,松手!”秦韵冷冽的冲墨渊命令。

    “哦……哦,那你小心。”墨渊有几分犹豫,踌躇一会还是听话的开始倒退。

    同时手臂的力道在一寸寸的收敛。

    “动作太拖拉了!”秦韵不悦的催促。

    双掌在蓄势待发,只等墨渊推开一定距离,可以在不碰触到他肉身的情况,独独招架那一人。

    只要一沾染到那家伙的肉身,就能在顷刻之间将他的魂魄抽离出来。

    墨渊倒退在想抽身,听从秦韵的声音顷刻松开了怀里的家伙。想交予秦韵处置。

    秦韵在等墨渊再推开几寸,好更加心无旁骛的去拢获那人。

    ……

    “吼~”

    一声意料未及的龙吟声冲天而起,击穿云霄。

    原来那个默不作声等待的家伙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一把挣脱开背后墨渊的束缚,电光火石间重获自由的手腕倏地收回在胸前。

    “不好!”

    秦韵心中大骇,身体还未做出反应,手上的速度更是追不上反应。

    秦韵终究还是落慢一拍。

    “那家伙的默不作声,分明就是在等待趁机脱身的机遇到来!”

    在她眨落眼帘的毫秒单位功夫间,那一直被牢牢锁定在瞳孔之中的一直在焕光的人形姿态,忽地变成长长拖曳,在闪神功夫不到的时间里彻底丧失人形,化成一道瘦长蜿蜒且盘旋着的流线体。

    龙!

    秦韵脑中只来得及掠过一想,身体便被那家伙化形为龙所伴生出来的气流给弹射出去。

    秦韵不受控制的躯体在往后倒飞,顷刻之间后背“嘭”的一下撞到硬抵墙面。

    瞬间炸开的疼痛令她喉咙里遏制不住的溢出一声闷哼,尾随其后便听到墨渊声音在惊呼着她的名字。

    “秦姑娘……”

    “可恶……被那个家伙给跑掉了!”

    “洪福齐”客栈二楼的餐用厢房外侧墙的窗户被尽数打开,那道黑影破窗而出。

    屋外星辰闪烁的夜趁机将星光点射进来。

    羸弱暗淡的光照微微点亮厢房内里,秦韵趴在地面,看到那头墨渊同样在面朝下的趴地。

    “大意了……”秦韵在想,看到被受累牵连的墨渊,心中无比懊恼。

    墨渊几乎跟她如出一辙的倒地姿势,人在想要挪动用手指扒拉地面,在想要朝她爬来。

    嘴巴还在大张的冲她大吼呼唤,在叫她的名字。

    “秦姑娘……”

    秦韵全身力道尽失,就连手指未端都无法动弹。

    他们两人,变得如此,皆是她判断失误造成的。

    “果然……我还是太过于自负!”秦韵在内心冷嘲自己。

    自打有了凤掌这一压箱底的神乎手段在身后,她变换姿态高傲自负。

    目空一切,视万般为蝼蚁,以为在这异世界再难有人可以与她抗衡。

    这才过了多久,打脸尽如此之快。
新书推荐: 寻夫记之魔神在天 朕的爱妃太能卷了 拯救五个男配后,我掉马了 我都要成仙了,你告诉我这是在真人秀 桃花浅浅红 港综:我要做有钱人 诸天:从遮天仙灵开始 直播审判:从反贼王莽开始 都市:开局继母逼我捐骨髓 独宠一生:霍先生的心头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