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十七章 快走!快逃!

第十七章 快走!快逃!

    以女主的性格,绝对会是这样!

    所以季朝阳眼珠子一转,随即开口。

    “秦老大,你去见一下嘛,说不定真是什么以前哪里认识的。”

    “……见个面叙叙旧也好啊。”

    “……猪头你是不是知道楼下的人是什么身份?”秦韵盯着她看了一会,说。

    “额……这个这个……”季朝阳低头,左右两手食指互戳。

    “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的?”杏目一扫,季朝阳立马乖巧坐好。

    “就是……就是觉得……”季朝阳眼神开始游走,左顾右盼。

    季朝阳这样支支吾吾,秦韵误以为又是她所谓的做梦看到的未来,不能说太过会有天谴云云。

    “你在这乖乖呆着,我下去。”既然是她看到的未来,那么自己的确该下去会一会。

    秦韵对季朝阳所说能知晓未来发生事情一事,从来没有过怀疑。

    一股莫名的笃定难以言喻的直觉,深信她不会骗自己。

    有此前提,秦韵撇下想要尾随自己的粉猪,独自一人下了楼。

    “洪福齐”客栈内客声喧哗,各楼层挤满人头。

    人影蹿动,只因为门口停着的气派车轿。

    涌进客栈,全都是为了一睹车轿主人的庐山真面目。

    秦韵从楼梯一路走下,直到到了二楼都没有引起他们多大的注意。

    大概是因为五官真真平庸吧……

    一路通畅,无从磕绊,秦韵来到二楼,站在一间铭牌刻着“听雨”的厢房门前。

    据季朝阳手下所讲,那个所谓的“旧识”之人,就在里面。

    推开门,昏暗烛影晃荡秦韵脚下的影子一阵飘摇。

    不同于门外的灯火通明,室内光线很是晦涩。

    秦韵精神高度集中留意着脚下,否则很可能会在难以看清四周的情况被什么东西绊倒。

    “……朝阳说指的有大用途的人,会是谁?”

    秦韵在思忖,可以被指着为日后有用途的家伙,该的是什么背景势力。

    秦可勤一身,除了身上流淌的血脉,再无其他猫腻共存。

    “……难道那群隐世不出的家伙,露头了?”

    进门后的过道不算太长,十来米这样,却让秦韵硬是走了数十次呼吸。

    一半原因是过度光线过度阴暗,一半在于秦韵心是不明了。

    可拖延的再久,终有尽头时刻。

    过道尽头是一木雕拱门,两侧垂着幔纱,中间夹着闪闪亮片。

    那内室用餐的厅堂一片黑暗,伸手更是难以摸着五指。

    “秦小姐,恭候多时……”

    才靠近拱门边,黑暗里便有人声响起。

    声音略微耳熟,秦韵顿下动作,似在回想。

    “你是谁?”声音听着耳熟,但却不是那人。

    “秦小姐,不必知道我是谁。”奇怪的未知家伙。

    “你想做什么。”

    秦韵的眉峰拧了起来,实在是太安静了……

    进门前还是人生鼎扬,沸沸腾腾,等她一脚踏上门后走道之后,背后仿佛有柄无形的剪刀,“咔嚓”一下,剪去了她与背后的所有联系。

    这种感觉,让莫名的人心慌心悸。

    像是踏入了异端空间,不找着出口,人永远无法离去。

    “我……这是怎么了?”秦韵撇去内心这无稽念头,继而将视线深入黑暗。

    在那一团难有焦距的漆黑里,寻找人影所在。

    “秦小姐,在下有个不情之请……”那人声音自黑暗里传出。

    “即是不情,我为何要答应。”秦韵冷冷的打断他。

    “秦小姐……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人的声音点地,黑暗中猛地爆出一股吸力,不容分说的将秦韵吸了进去。

    无论秦韵如何暗自警惕,提高警觉,对方如此诡异的行迹,是她前所未预料的。

    遂不及防且无从挣扎。

    一番天旋地转之后,秦韵稳当的落进一具气息冰凉的躯壳上。

    “……放开我!”挣扎徒劳无果,秦韵硬着声音动怒。

    “秦小姐……别再做无功之事了。”

    那人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秦韵抬头眼前依旧黑的粘稠。

    “你想做什么!”秦韵双目在往哪里怒视,也不管对方是否能看见。

    双手被牢牢禁锢,手腕被对方用手交缠固定在两侧,她上身无法使劲。

    屁股下是男人的双腿,秦韵几次拱背想用抬脚去攻击头顶,皆被某股力道一一击回。

    “别动,少受些皮肉之苦。”

    那家伙警告意味的提醒让秦韵为之火大。

    她何时遭受过如此牵制,秦韵有了冲动,想跟对方来个鱼死网破。

    忽地,一股清凉液体粘稠感爬上她的颈背,秦韵浑身一僵。

    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意图在此。

    居然是想要得到她的身体。

    那股触感起初围着她脖子打转,一路留下湿褥冰凉,顺势而下,流转在胸前。

    “住手!”

    秦韵声音难以维持冷静,激昂得刺挠耳室。

    对方却视而不见,扔在继续其中动作。

    “我叫你……住手!”秦韵在暗中蓄力,等待某个临界点的突破。

    那家伙越发嚣张,禁锢两侧手腕的双手骤然放开,攀上她全身,一同胡乱的游走像是在寻找生命。

    “……没有,怎么可能没有……”

    一番摸索过后,那头顶的声音震惊,充满难以置信。

    “你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秦韵悄无声息的活动着手腕,等待肢体可以恢复灵活。

    “……你不必知晓。”冷哼一声,那家伙又将双手伸向秦韵。

    “滚开!”秦韵用手格挡掉那双大掌,趁其疏漏从他推上弹跳起身。

    几个翻滚跃开,再站定时已然一副攻击蓄势待发的架势。

    “无用之功。”被秦韵挣脱后,那人冷哼一息,紧接着刚才那股令秦韵难以抗拒的吸扯力道又再次出现。

    这次秦韵有所准备,攥紧拳头硬在身前,等着自己的拳头被送往他身上。

    “……呵”等来的却是一声轻笑,其中促狭意味浓浓。

    曾经何时,一向泰山崩于前的秦韵内心迸裂出了动摇,对方显然清楚她的每一个意图。

    他不是她所能抗衡的!

    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既然被对方知晓行动,秦韵从不做掩耳盗铃之事。

    收回姿态,她选择用言语跟他周旋。

    “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除了一身的血脉,她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值得吸引存在如此诡异的家伙。

    这种信手拈来将人玩弄与鼓掌的古怪本领,不是她现在所能正面抵御的。

    看来,还是她过于自负了……

    早知今天,就不该过苛刻筛选对象来激活那一身血脉。

    就得早早随便找个男的……去达到最终想要。

    无论是墨渊还是什么赵添富,皇甫覃珣!

    秦韵握紧了拳头,暗暗决定倘若此番过后还能活命。

    出去之后,无论第一眼看到的男的长得多磕碜,形象多邋遢。

    只要是个公的,就立马把人劫了丢上床关上门滚滚床单。

    “嘶!”

    正想着,那将她悬浮在半空,不给脚尖点着地的力道猛地一收。

    秦韵才刚有所察觉,四肢手脚便感受到被一股子力道蛮横挤压。

    真真切切的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握在拳里,肆意挤兑碾压。

    仿佛不将她一身硬生骨头给捏碎就不收手一样。

    “到底在哪里……”

    那家伙一边控制着力道,一边呢喃着说。

    “住手!你到底想要什么!”秦韵遏制不住,嘴里溢出痛苦的呻|吟。

    全身每一寸的骨头每一毫的肌肉都在无声地嘶哑着、渴望被放空,不再遭受苦难。

    这过程太痛苦了,前世所遭受过的极致刑罚在这面前,根本都不值一提。

    是一种,能叫灵魂都为着颤栗的深深恐惧。

    肉体与心理双重夹击,不将意志泯灭誓不摆休!

    比刀割凌迟、比万箭穿心、万蚁啃噬都要来的猛烈震荡心神。

    秦韵痛欲昏厥,全身做不到任何抵抗,无比清晰的在感知着一切。

    潮涌浪拍的痛感一层层的流蹿过全身,叫她竭力想要忽视而不成功。

    当痛成了常态,想要麻木反而成了奢望。

    “……血,是血!”

    耳鸣目眩之中,那疯魔的声音响彻空间。

    声波一圈圈在四周荡漾,由内之外,由近至远。

    “你还没有蜕变是不是,还没有涅槃对不对!”

    那声音指挥着缠绕在秦韵身上的力道,推动着她往他的身边靠近。

    一双寒冷如冰的大手缠上了她的脖子,牢牢圈禁着她的喉咙。

    硬冷的指节磨砂在她的表皮肌肤上,一下一下的……

    这是秦韵与这家伙的二次肢体接触。

    实质性的触感唤醒了她方才稍稍涣散的意识,此时此刻,饱受摧残的四肢酸痛的在发胀。

    她想将脖子上令人厌恶的手指弄走,狠狠的甩开!

    再用一向自傲的体技将男的击倒在地……在他不能动弹时,再亲手了结掉。

    “血!给我你的血!”

    疯魔的家伙,声音贴在她的耳边,说出的话尽是暴虐怒气。

    十根寒冷的冰指送开了她,转而一左一右的在拎着她的衣领。

    死命摇晃,动作粗暴毫不怜香惜玉。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涅槃蜕变!”

    秦韵被摇的全身骨头架子都要散了,撑着仅存的意志力,她张嘴一口吐沫正面吐了出去。

    “……大概是命中的吧……”秦韵在想。

    视觉失去作用,大脑无法判断目标是否成功被命中。

    “……”

    大概是命中了的……

    整片的空间忽地沉寂下来,身前衣领上的双手缩了回去。

    秦韵只能听得见自己的呼吸与心脏在跳动。

    就在万境具籁时,疯魔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嘶哑狰狞,犹如地狱恶鬼附体。

    “……多少年了……从来没人敢这样对我……”

    “……女人,你可知我是什么身份,胆敢冲我吐口液?”

    男人在狂笑,笑声癫痫……

    “……哈哈……哈哈……”

    声音肆虐响彻,呼啸激荡。

    一股澎湃磅礴的气流拔地而起,秦韵被弹开老远。

    再站稳身时,那一望无际的黑暗,浮现了一道朦胧隐约的气流柱体。

    在快速圆旋,酷似龙卷风一般。

    “姑娘……快走!江夫人快逃!”
新书推荐: 我修仙这么厉害,你让我当恶毒炮灰? 狠绝帝绝世五王女 共赴往生池 亲兵是女娃 西风一曲离人殇 偏执暴君怀里的掌中娇重生了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福宝医妃,阴鸷王爷他美色勾人 大狼狗与小麻雀 快穿修罗场:万人迷女主又被大佬团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