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十六章 开图副本?

第十六章 开图副本?

    暮色苍茫,余芒镀彩。

    晚风吹拂,映射晚霞的湖面波光粼粼。

    凉亭内,秦韵与皇甫覃珣仍在继续。

    一个下午,皇甫覃珣决意要将秦韵纳入后宫,秦韵虽不明白他的目的,却也在为之周旋。

    眼看暮色渐深,两人方才停下各自试探。

    “秦可勤叩谢皇恩。”

    最后,秦韵的一句谢恩宣告了与皇甫覃珣初次会谈落幕。

    秦韵在皇甫覃珣那得到所谓的恩准,叫她正式成为黛妃之前,还允许有一天可以呆在皇宫外面。

    过了一天,就要乖乖回来带他的宫妃。

    就这样,进皇宫时还跟做贼一样,乘搭的是形同囚笼的小轿子的秦韵,从凉亭离开,前往皇宫门口的一路代步工具就变成了步辇。

    似乎是为了讨好秦韵,或者也是为了凸显她的身份。

    抬秦韵去宫门口的步辇尽显奢华,六人抬轿,两侧身后随性十二名男女宫人。

    如此数目的一行阵容,即便什么名分都未公布出来,步辇上的秦韵依旧被众多耳目盯在视线里。

    一路暗中尾随到皇宫门口后,那些人才肯悄悄散去,去寻找各自的门路打听最新消息。

    出宫又是一顶娇奢马车等候,四匹浑身洁白的马驹共同牵引的车轿,又是引得所有人瞩目频频。

    一路万千目光所聚,盯着诸多视线的秦韵就这样回到了与季朝阳一同落脚的“洪福齐”客栈。

    进门后,径直走上四楼,还不等门口仆从替她开门,就被里面猫一样的季朝阳给拽了进去。

    “嘭”季朝阳最后不忘将门重新阖上,断绝了跟从秦韵一路的人的视线。

    秦韵声势浩荡的回来,甩下一屋子的东西。

    自此之后便自顾的端坐着,双腿交叠,捧着一杯茶水,时不时的低头喝上一口。

    一派的怡然自得,对火烧屁股一样坐不住的季朝阳的猴急窜跳宛若未见。

    叫季朝阳这只极好八卦,迫切想知道秦韵身上发生了什么的猪崽子,好一番的抓耳挠腮。

    为了从秦韵嘴里撬出几句情报,季朝阳团团围着她屁股转。

    一门心思只想着让秦韵把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好满足她一腔满溢的渴求心理。

    哪里还记得,明明在秦韵走进来的前一刻,她还在信誓旦旦的说着,等秦韵回来,无论如何都要与之争论谁才是两人协议的真正话事人。

    “秦老大,大姐大,你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你出去一趟回来,带来了那么多跟班。”还有那堆慢慢的珠宝琉璃玛瑙,翡翠首饰等等。

    但凡只要长了眼睛没瞎的人,一样就能看出是名贵的货色。

    季朝阳心里猜想,难道女主出门一趟就遇上了那个土豪,还被包养了?

    粉猪崽果真看不出这些赏赐出自宫廷御用工匠之首。

    思忖间秦韵内心有了启初说辞

    “……阳阳,你自小长大的皇宫里,是怎样的。”

    也该到了教粉猪学东西的时候了。

    秦韵见时候差不多了,放下手里的茶杯,端着神色盯着季朝阳在问。

    季朝阳见秦韵放下交叠的双脚,有了动作。

    还以为她是被撬动嘴角,终于肯告诉她一些什么样的过程了。

    没想到一张嘴竟是在问她这个问题,这这……叫她怎么回答。

    季朝阳汗颜,难道要明摆的告诉女主,她是穿越过来的,而且还是穿进了她所看过的某本古言小说里面。

    再跟她说她所谓的人生其实只是别人笔下的剧情所成,都是虚幻架设出来的?

    不不不……

    季朝阳想也不想的就掐灭了这个念头。

    话说回来,原身季朝阳生长的皇宫环境是怎么样的?

    她看小说的时候没记住相关描述,醒来后意识到所发生的,满脑子都是要被做成人彘的恐惧。

    怕不得遁地或者凭空自我瓦解成像素了……

    哪里还有心情去留意四周的环境跟人是怎么样的。

    “要不,就从以前看宫廷影视的记忆里,掐头掐尾的,胡乱编一点?”

    季朝阳又摇摇头,她看到的都是后宫宫斗,都是些宫妃角度。

    嫁进来的外来人口,公主可是自小在内宫里长大的,要万一转述过程搭接不上,引起了女主怀疑,怎么办。

    不行不行……

    最后季朝阳苦苦思索半天,才勉强找了一个她自觉满意的说辞。

    “秦老大……其实,我之前做了场梦……”

    季朝阳捏造了个梦境说辞,编出理由来解释她怎么熟悉小说里某些关键情节。

    一番说辞下来,牛头不对马嘴,蹩脚的可以。

    秦韵听完什么也没说,只是通知季朝阳:“我给你找了个可以练手的地方玩玩。”

    见季朝阳表情有话想问,秦韵继续有说:“给你学点东西,练练手的。”

    “什么?”季朝阳脸上的狐疑越发加深。

    “你不是要叫板以后会害你的未婚夫吗?”秦韵给出回答,“还记得苏素玉吗?”

    听她提到那个女人,季朝阳回想到那天看到的血腥画面,人倏地一抖,一股寒气从脚底蹿到心脏。

    “好好的,干嘛要说她?”

    “……难道,秦老大你给我开了个副本地图?”稍稍有联想到,季朝阳不确定的看向她。

    “副本地图?”确实可以这样形容。

    “哇,秦老大,我太爱你了。”季朝阳猛地搂住秦韵,开心的笑。

    “……你被高兴的太早,这次带不了你的一众手下。”秦韵不为所动,凉凉的泼了她一脸的水。

    季朝阳一听,瞬间拉跨下双肩。

    “秦老大……你会给我点什么武功秘籍,金手指什么的,对不对?”

    要她独一个去刷本通关,怎么地都要教点能耐,对不对。

    “武功秘籍,金手指?”秦韵摇了摇头。

    时间紧迫,就算把体技交给她,也来不及派上用场。

    更何况,她要锻炼的是别的。

    无关武力。

    “……该该不会,什么都没有,就这样丢我进地图送死吧?”

    那她在里面挂了能不能有复活币或者重生选项的?

    “……我会全程看着你的……”

    季朝阳眼底又噌的一下亮起火焰:有女主在,绝对能安然无虞。

    “……大概意思,顶多保你一口气。”

    嘶……

    希冀的火苗倏地熄灭,季朝阳脸比心里头希望熄灭的黑暗还要黑。

    季朝阳呵呵的干笑,秦韵则是一脸促狭的随着她开始咧嘴。

    “……我不去!”把头摇成拨浪鼓一样,季朝阳坚决举牌弃权。

    “我刚才是不是耳花听错了……”

    秦韵听着,眼尾一拖双眼里头瞬间寒芒四射。

    季朝阳:……

    “秦老大,真的没有回旋之地?”嘴角耷拉,季朝阳恹成了霜打茄子。

    秦韵忽地摊开双手,“那我还是回去找墨渊好了,去走着你所谓的主线。”

    说罢,手撑桌面,就要起身。

    季朝阳急忙跳起来,赶在秦韵起身前将她给按了回去。

    嘿笑一声,季朝阳说。“我又没说不去,瞧把你骗的。”

    开玩笑,女主去走主线了,那她怎么办!

    谁特么要在生命的最后变成人彘。

    不就是刷地图,大怪升级嘛,她去就是了!

    季朝阳咬着后牙槽,脸上表情慷慨赴死。

    “秦老大,我去!”

    呵呵,这才乖。

    秦韵笑的春暖花开,人畜无害。

    房间内,季朝阳高举双手表示妥协,忽地外头响起了敲门声。

    什么事?

    季朝阳那头直愣愣的猪,刚听到有人敲门,下意识的就像走离座位出去。

    秦韵白眼一翻,无可奈何的一把拽住她的手,将人给拉回原地。

    “诶?”季朝阳措不及防,反应吃惊。

    秦韵用眼白横了她一下,随后出声,“什么事。”

    用眼神在告诉季朝阳,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

    唉……秦韵内心默叹。

    要想将粉猪调教出水准,往后可有自己要忙的了……

    “姑娘,落下有个公子,说是您的旧识,想要与您见上一面。”

    敲门的是季朝阳带出门的手下,敲响了门扉后,站外头陈述。

    “找我的?”难道是皇甫覃珣那边有什么后文追加?

    季朝阳的随从,在外对季朝阳的尊称都是小姐,而“姑娘”指的是她,秦韵。

    “是的……”那外头的仆从又追加了一句,“姑娘要去看一眼吗?”

    “旧识?”秦韵低低咀嚼,她哪里来的旧识?

    难道是找秦可勤的?

    江远山?

    在这盛景城里,还有什么家伙能跟秦可勤扯的上关系的。

    “……姑娘?”

    外头的人见半天传不来回应,又开口问了一句。

    “那个人,现在在哪里?”

    房间里的秦韵终于给了他回应。

    “回姑娘,那人正在二楼用餐的厢房内。”

    “……独自一人,说是除了你,不让其他人打扰。”

    “嗯?”秦韵无甚意愿想去搭理。

    “哇,秦老大,都不知道你在这还认识有人啊。”

    熟稔主角剧情的季朝阳,恨不得现在就把人给推下楼去。

    这不得是小说里惯有的套路剧情,说哪里哪里来的什么背景什么势力,跟女主的双亲某一方有什么瓜葛牵扯的。

    认出女主后,暗中造访,相认。

    然后女主从此在此地就有了强大的靠山背景,一旦有不长眼的拦路狗为难什么的。

    女主一声令下,背景势力跳出替女主撑腰,狗眼低看人的家伙就被啪啪打脸。

    季朝阳看了这些套路剧情后,就感觉很爽,大快人心。

    甚至有时候还会假想自己就是当中主角,幻想最后一刻当着那些纨绔世家公子或者跋扈女子的面,揭露身上身份马甲时,他们的那股吃惊,震惊,难以置信……

    想想就能大大滴满足虚荣心。

    “秦老大,你还坐着干什么,快去啊。”

    季朝阳一回神,秦韵屁股跟抹了502一样粘在凳子上,急忙用手去退她。

    “……我为何非去不可?”秦韵问她。

    当然是为了有可能存在的强大背景啊!

    季朝阳肯定不会当秦韵的面说出来,以她的那股傲慢性格,肯定会嗤之以鼻。

    什么背景,姐就是最强大的背景!
新书推荐: 我修仙这么厉害,你让我当恶毒炮灰? 狠绝帝绝世五王女 共赴往生池 亲兵是女娃 西风一曲离人殇 偏执暴君怀里的掌中娇重生了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福宝医妃,阴鸷王爷他美色勾人 大狼狗与小麻雀 快穿修罗场:万人迷女主又被大佬团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