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十三章 教训李富贵

第十三章 教训李富贵

    第十一章

    堂堂武官没事怎么可能跑茶楼去劫人?

    御风国举国上下唯一能使唤得动身挂候位的武官李富贵的只有那一人。

    皇帝,皇甫覃珣。

    络腮胡李富贵果然是御风国皇帝身边的人。

    轿子穿走在两道高耸的红墙之间,才一过宫门口李富贵便撤退了软轿,

    神色傲慢表情轻蔑与茶楼行径大相径庭:“夫人,下轿吧。”

    站在帘门垂落的轿子前,李富贵语气的傲慢尽显无遗。

    秦韵自行掀开帘子,沉着走了出来,脚下衣裙晃动无视着跟前傲慢的武夫。

    “啧……”

    李富贵嘴里冷笑,一言不发的自顾往前,笃定了主意要叫身后的人小跑才能跟上。

    秦韵不动声色的跟上,看似瘦弱的身板行走的速度竟丝毫不亚于前头男人。

    两人之间一直保持着不动的五米间距,一直走到绿瓦琉璃的御书房前,才抵达了此行的最终目的地。

    屹立在清澈荷花池后的屋脊威严肃穆,烫金底的牌匾镶嵌着铁画银钩的“御书房”三个大字,底下洒扫干净不染一尘的台阶上站着并排的宫人。

    一言不发的伫立着,安静的等候书房内主人的伺候传唤。

    李富国招摇走了过去,挥手清退所有人在手触摸上那道枣红油漆的木门前表情轻蔑的回望秦韵。

    “进了御书房见着君王首要第一件事便是下跪叩首……”

    那自满的语气似乎秦韵能面见到皇帝,是一件无上荣誉的事。

    秦韵不予理会,抬脚径直走上前。

    李富贵被她行径弄的人诧异,愣神功夫间只见女人已径直推开红门抬脚越过他自行走了进去。

    他竟没能在第一时间做出阻拦。

    反应过来时,那粗鄙的农妇已然走到里头,伫立在香炉前,眼睛在四处乱瞟。

    “果然是穷乡僻壤出来的泥腿子货色!”

    不懂礼数,难登大雅!

    李富贵深深鄙视着那背影,又怕她胡乱造次会惹得皇帝不悦,连忙动身追了上去。

    秦韵进门,入眼第一看到的便是室内中央摆放的熏香铜炉,里头引燃着,白色的青烟袅袅上升,将室内空气熏的香气缭绕。

    左手边是一道垂落的珠帘帷幔隔断视线,隐隐约约可见后面摆放的床榻。

    右手是书架摆满的办公地,一张宽敞的黄梨木书案,上头有文房四宝以及旁边堆积成山的明黄奏折。

    那里空无一人,想来皇宫的主人皇甫覃珣应在左侧珠帘后。

    不想空费时间,秦韵在右侧看不到人利落转身走向左侧珠帘,才一动脚身后便笼来巨大阴影。

    李富贵用自己山一样虎背熊腰的身板隔断秦韵的去路,挥手挡下她想要掀开珠帘的双手。

    “大胆贱妇,御书房内怎容你造次!”

    秦韵听完双眼未眯了起来,正要发作却瞄到珠帘后有道人影巍巍走向,在帘子半步远的距离停下脚步,似乎在观望。

    “速速下跪叩首,恳请皇上宽恕。”

    李富贵仗着自己背对珠帘,脸上的蔑笑不作一分掩饰。

    “跪下?”

    秦韵忽地露齿一笑,笑的森白冷然。

    “那就如你所愿!”

    脚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在近在咫尺的李富贵双腿间,在那关节处落下。

    李富贵才看着女人嘴角裂开,忽地眼花一花,膝盖竟莫名跪倒在地面。

    面向女人,此刻看来就像他在跟她行跪拜礼一样。

    男人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他堂堂武侯怎能对一贫贱夫人行如此大礼!

    一切都怪他大意,才叫她有机可乘,偷袭成功!

    李富贵熊目圆瞪,气愤无比,当即要站起来要向行无耻偷袭的下作女人动手。

    不等身体完全站稳,那双熊掌在胸前刚劲挥出,目标直指女人脸颊,势必要在那瘦弱脸上留下清晰红痕。

    李富贵果然是皇宫里头那个家伙派过来的来的。

    能使唤的动武侯的人又住在金碧辉煌皇宫里的,也就只有御风国当今的皇帝——皇甫覃旬。

    秦韵心如明镜,任凭身下轿子一路拐七拐八的甩走紧跟不舍的眼线,最终停驻在那恢弘气派的皇宫门口。

    “站住!”

    宫门口御前侍卫阻拦下,想要盘查轿子里的人。

    李贵福将人拉开叫到一旁耳语嘀咕几句,那侍卫听完这才点点头示意叫放任轿子经过。

    进了宫门后面的路一路畅行无阻,大概是又步行了千多米,李富贵才让秦韵下了轿子开始步行。

    两人穿过一圈长长回廊,又走到一座白玉雕刻扶手的拱桥前,白玉桥桥身玲珑袖珍,底下是一汪清澈的荷花池。

    穿过荷花池这才算真正抵挡了本次行程的最终——“御书房”。

    御书房占地面积两百多平,外头看着装潢气派隐隐肃穆,枣红漆的木门前站着几个等候传唤的宫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下人。

    就连那些巡逻的侍卫远远经过也是竭尽的克制动静,生怕吵着这头。

    在一片大气不敢出的氛围里,李富贵屏退所有人,自己用手推开了木门,一脚先踩了进去。

    “等下进去看到君主了,记得要先行礼。”

    半身踏入的李富贵对秦韵慎重交代。

    秦韵没搭理他,径直越过李富贵,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进门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室内中央摆放的在燃烧熏香的香炉,颅顶白烟袅袅,室内淡淡幽香。

    左边是一帘垂落的轻纱,轻纱后面的朦朦胧的看着像是床榻一类的摆饰。

    右边是一间小书房摆饰,有书架有数案还有一些文房四宝以及堆积成山的奏折。

    书案前摆着几本打开批阅到一般的奏折,那里头看不到人影。

    “那人应该是跑到帘子那边了……”

    秦韵在想,不顾落后一脚赶来的李富贵满脸反应,又自顾的走向了垂帘那头。

    “大胆,还不退下!”

    李富贵一看她想伸手去拨开那些纱帘,当即一个迈脚将身体挡了过来。

    “碍事。”

    秦韵瞪了他一眼伸出手臂将他往旁边推开,继续无视他脸上的表情。

    “呵呵”。

    李富贵见状忍不住偷笑一嘴,这女的把自己当什么了,面粉捏的都有着沉甸份量,就她那根瘦骨头一样的手臂还想推得动他?

    他不躲也不闪,等着那手臂主人自己知难而退。

    “嗯?”

    秦韵奔着跟皇甫覃珣做谈判来的,摆着双方对等姿态,谁知道一路过来的过程被拖延的磨磨唧唧。

    对负责领头的李富贵本来就不甚瞧见了,如今他不识好歹的挡在她的去路上,这下让秦韵有了好好教训人一番的打算。

    那只前拨的手臂动作一改,秦韵握掌成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李富贵挥去。

    如果这一拳落在身上,以李富贵那样子的身板,大概今天是直不起腰的。

    李富贵还算警惕,刚一眼察觉不对人就往旁边跳开。

    “江夫人……休要造次。”

    嘴里还在喊要她收手,秦韵哪里会听。

    挥拳飞踢继续冲李富贵扫去。

    “夫人,再不住手休要怪本官不客气了……”

    李富贵嘴里说着,心中暗暗心惊,这哪里是一个农妇会有的身手。

    刚才躲开拳风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回

    终于发现秦韵脸上的捉弄,季朝阳只恨自己不是穿成仙侠小说女主,可以一手御剑炉火纯青,否则非要拿块木板子用剑一下下捅出个蜜蜂窝来活活吓死秦韵。

    “大姐大,你快说跟我说一下,我保证这次绝对服从你的安排,听话不乱跑!”

    季朝阳单手举掌,对天起誓,完全忘了不久前她也是这样信誓旦旦的跟某人保证的。

    秦韵见差不多可以了,不再坏心眼的捉弄看她着急,脸上表情切换自如,眼角眉梢罕见的严谨。

    “猪头,你觉得今天看到的苏素玉怎么样?”秦韵盯着季朝阳表情。

    季朝阳一愣,没弄明白话题怎么一下切换到完全不相关的人身上。

    “啊?好端端的问她干吗?”

    一个小说里脸名字都没纯在过的路人甲乙丙,她哪里还记得她是什么模样。

    “嗯……感觉一般般,应该不像是个坏人吧,知道我们被自己弟弟强掳过来,还特地跑过来关心我们有没有挣扎受伤……”

    季朝阳双手左右挤压太阳穴:后来苏素玉说着什么台词来着?对了……

    “而且她还听到说我们被叫去跟男人陪酒,还怕我们被占便宜,自告奋勇的说要用自己替代我们之中的某一个过去……”

    唔……好像全部就这样了,季朝阳放下了手,“还算蛮不错的女人,有那样的一个弟弟,是在可惜了……”。

    “不可怜吗?封建社会的女人……条条框框的约束,各种身不由己……”

    季朝阳想,同时无比庆幸自己从小笼罩在强大祖国的背影里,自小接收社会主义新新教育,自我人格独立。

    这样一比,“她确实可怜……”语末,季朝阳

    “猪头,看人不能单凭表现。”秦韵决定好好教育她一番,至起码要知道自己是在卖人论斤定价。

    “你觉得苏素玉可怜,是被动的遭她引导暗示,她是真的可怜吗?”

    ……深闺女子,不得抛头露脸躲在后院,父亲还是是地方官员,溺爱弟弟导致弟弟无法无天,强抢民女……觉得她尽管同情被抢来的女子遭遇,可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用钱财去尽量弥补人家,对吧?”

    秦韵说着季朝阳早就知道的内容,季朝阳还是不懂她所想要表达的。

    “难道不是吗?”

    “你试一下换个观点去看她的这番行为?”秦韵清楚以她阅历受到的熏养,确实很难一下
新书推荐: 我修仙这么厉害,你让我当恶毒炮灰? 狠绝帝绝世五王女 共赴往生池 亲兵是女娃 西风一曲离人殇 偏执暴君怀里的掌中娇重生了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福宝医妃,阴鸷王爷他美色勾人 大狼狗与小麻雀 快穿修罗场:万人迷女主又被大佬团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