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六章 双双带走

第六章 双双带走

    第六章

    暴怒的男人流离流气的声音突然被掐断了音。

    在手下兢兢业业的搀扶之中总算站直了腰的男人才刚站稳脚本就迫不及待的想拿撞倒他的人出气,可才等他眼珠子一定,刚看清对方的长相后,一秒变得愣住。

    脸上的肌肉还处于表露怒火的状态,眼睛却粘在对面人的脸上跟生了根一样,一寸也没能挪的开光。

    “哈哈……”

    他喜出望外,一手挥开下人的手。

    “竟然还叫我碰到个绝世美女……哈哈……”

    撞人后的季朝阳前后左右的路都被人堵住,人被困在走廊里跑不掉,心生焦虑时耳朵里突然听到男人笑的无比下流,顿感心惊,双手慌忙的摸上自己的脸上,想要确定面纱的完好无损。

    没有!竟然没有!

    她刚才出来,居然粗心到忘了把面纱带上了!

    这下糟了!

    季朝阳脑袋蒙蒙的,人跟过街老鼠一样慌乱的四处乱窜想要从众多围住她的侍卫手下逃脱。

    可无论她脸转到哪里,那个纨绔的家伙总是把他自己的身体凑到跟前,想要她自投罗网的用脸蛋撞在上面。

    “狗蛋作者,你没事把一个十万字以内就领掉便当的家伙写的那么好看做什么!”

    她在心里把那个写书的作者抓起来痛骂一顿,脸上却在竭力的想要维持出一副沉着稳定。

    去你妹|的你越叫我就越兴奋!

    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个淫|笑不断的家伙,却顾虑对方一群众多的手下迟迟不敢动手。

    “美女不吃眼前亏,死就死吧!”

    用牙齿咬了下自己的舌头,季朝阳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气势高贵,想让对方看出来之后,知难而退。

    “让开。”

    那些自小养尊处优的贵女派用声音命令下人的口吻是不是听起来就是这样的?

    “早知道就多看古装宫廷剧了,白看那么多小说!”

    临门到脚要用到却没有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的万分追悔!

    “美人,你怎么不继续跑了?”

    “累了吗,来哥哥给你揉揉……”

    这会的季朝阳已经相对的冷静了,听着这句倍感耳熟的台词,心里在没好气的狂翻白眼:“拜托这台词不要设定的那么千篇一律可以吗?”

    自己刚才在慌乱个毛啊!

    淡定,她要保持足够淡定!

    季朝阳脑袋转悠悠:

    出门前带出来的那票人被她安置在隔壁客栈,应该很快就会从那边跑过来服侍,一旦等人过来马上就能发现她现在的状况!

    只要她能拖延住时间,等他们赶来!

    一旦等他们赶来,她肯定要第一时间使唤自己的手下把带头的这个男人抓起来痛打一顿。

    然后,她在最后再冲他脸上补上一觉……哈哈解气!

    季朝阳幻想自己可以拖延时间到手下出场,想到最后眼前的猪哥男脸上会留下自己秀气的脚印,心情大好,不由的勾起了嘴角一阵坏笑。

    “哈哈……美人你在对我笑啊……”

    “……是不是想找哥哥亲亲抱抱……”

    季朝阳打死都不会想到自己无意识间勾起嘴角的动作落在男人眼里变成了勾引他犯罪,莫名其妙的就助长了男人心里的邪火,烧的男人一身燥热,恨不得立刻将人按到身下好好泻火。

    “哈哈……那还等什么……来吧……美人……”

    男人笑的色眯眯,一双咸猪手做着想要摸季朝阳胸的动作。

    色欲熏心的家伙,居然当场就想在手下众多的视线中对开始季朝阳上下其手。

    “公子!”

    就在那狼狼之手即将攀登上峰之际,色狼身边的一个手下开口叫住了他。

    顶着一脸欲求不满的男人的怒火,那手下心里冒着冷汗,可想到家中老爷的交代,只能硬头皮出口劝阻。

    “老爷出门前交代了,不让你在外面惹是生非,说是怕动静传到京城来的御使耳朵里,会影响到他仕途。”

    后面的这句把男人心中的欲|火浇熄灭掉一大半,泛着血丝的猩红双眼又不甘就这样放走眼前到嘴的肥肉。

    难得碰见个上等货色,要真吃不到胃里,他绝对会悔到肠子抽筋的!

    “来人……”

    色狼张嘴对手下发下命令……

    “这位客官,楼上住满了你到别处问问……”

    走廊里,楼下的掌柜在说话。

    “小店今天住满了,一间厢房都没有,你快去别的地方投宿!”

    掌柜眼睛都快抽筋了,面前门口的女人却罔若未见,看不懂他的暗示,还在想往楼梯口处走。

    “住满了住满了,你这人怎么听不懂人话!”

    快走啊,楼上的人得罪不起!

    “瞎嚷嚷什么!”

    色狼一脸不难,把头朝走道栏杆扶手伸了出去。

    “哈哈……又来一个美人……”

    色欲淫笑加大,今儿个老天长眼往他跟前送来两个美妞,他岂有不笑纳的道理。

    “去……把人给我带上来,爷今天要双飞……尽享齐人之美!”

    笑的无比猥琐的色狼冲手下使了个眼色,口水都快到滴出来了。

    “几位爷,呵呵……这这这……”

    掌柜讪笑着,连忙冲对面表情狰狞的一行人,表示自己没有阻拦意思。

    “这就对了,”色狼斜依在扶手,嘴里凉凉的说:“识相会做一点,否则你这‘迎客来’明儿个可就不一定还能‘迎客’了……”

    “是是是……”

    掌柜的满头大汗的冲二楼上的人弯下了腰,悄悄的瞥了一眼身旁即将倒大霉的女子,眼底满是惋惜:姑娘,怪只怪你太笨,看不懂我刚才对你使眼神暗示,现在想走也走不了吧。

    “造孽啊……”

    掌柜的内心无可奈何的叹着重气。

    秦韵眉微挑,看了二楼站着的男人所在位置一眼,左右两边打手一样的人伸出手示意,叫她往楼梯走去。

    秦韵不语,抬脚云淡风轻的朝阶梯口迈脚,双肩持平,脚步轻缓不紧不慢,瞧不出半点有一丝紧张。

    “美人……你可总算来了,到哥哥跟前来……”

    一到走廊,过道拥堵的人数叫秦韵眉头皱起:那么密集,一股子的汗臭味。

    她看着人群里头的季朝阳,脚步轻轻的停下。

    “……怎么不走了?现在知道怕了?”

    季朝阳身边有个不入流的猪哥,一直在用声音试图挑衅她的耐性。

    “动手?”

    秦韵用眼神问那头人堆里的季朝阳。

    “下手狠一点,特别是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季朝阳小拳拳暗暗握紧,同样用眼神看秦韵。

    “唉……”

    秦韵轻叹一声,对不住了我的拳头,在这边世界第一次动手,居然是这种情况。

    牛刀宰鸡!

    秦韵朝前踏出半步脚,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缓缓抬起,手指在弹动。

    “少爷……少爷……”

    今天的“迎客来”客栈,似乎格外的忙碌,才刚迎进一位女子,一会功夫不到,就又冲进去一名仆从打扮的家伙。

    一条马路上的同行都忍不住悄悄红了双眼。

    “少爷,少爷,少爷……”

    冲进来的人还是色狼的人,那家伙胸口剧烈起伏,喘气声如牛,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冲二楼大喊。

    “叫叫叫,叫什么叫,你家少爷还没死,叫魂呐!”

    色狼脸色臭成大便,只想等那个家伙跑到跟前的时候一脚把人给踢死。

    “他娘的,不知道大爷我正要忙吗……”

    “少爷……少爷,老爷派小的出来通知你回去……”

    喘的感觉会接不上气的家伙,居然还有功夫能从嘴里挤出话。

    “我爹?回去干嘛,不去!”

    色狼撇撇嘴,脑袋傲慢的横在一边。

    “少爷……老爷在家设宴宴请贵宾,让小的来找您回去……”

    “设宴,谁能有那么大的脸让那只铁公鸡舍得拔毛?”

    色狼表情古怪,想不透平日里小气到家的老爹怎么突然间跟变了性一样。

    “少爷……”

    搂下的家伙朝迎客来门口望了一眼,随后咚咚咚的跑上楼梯,跑到色狼跟前。

    表情晦秘,跪倒色狼膝盖边,压低了声:

    “是那位京城来的御使,现已在府上……”

    “……老爷说了,务必叫你回去,跟那位御使搞好关系,日后仕途必定平步青云。”

    “我爹真的这样说?”

    色狼的眼睛都亮了,单手拎住传话人的肩角。

    “是的,少爷。”

    “可是……”色狼表情犹豫不决,他还是更想先将眼前的两个绝色吃到肚子里去。

    “少爷,咱快回家吧!”

    刚开头劝阻过他的侍卫又一次站了出来,一脸神神秘秘的凑到色狼耳边。

    “咱们先将这两女的绑回去,藏在房间中,等晚上那御使离开后,少爷再回房去……”

    “……到时候,一推开房门,床上就躺着两个赤条条的美女……桀桀桀……”

    那手下坏着笑,其中的淫|荡直追他们家少爷。

    “可以啊!关键时候还是你靠得住!”

    色狼一把拍了那献上计策的家伙肩膀一下,大感茅塞顿开。

    没有了后顾之虑他转身大步流星的想要走向楼道口,走向楼梯处。

    色狼大摇大摆的经过秦韵身边时,浮夸无比的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她身边的空气,表情迷醉:

    “好香……香的勾魂,香的叫小爷我恨不得现在就一口咬下去……”

    “哈哈……美人等着!晚上哥哥肯定会好好的,一个一个的疼爱你们的……”

    色狼说完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得意洋洋的样子差点从楼梯上摔死下去。

    季朝阳被身后的人推搡的前进,转眼就到了秦韵跟前。

    瞪着一对琉璃眼,气鼓鼓的盯着秦韵问:

    “你刚才为什么不动手啊!”

    就这点小喽啰的货色,难道还对付不了吗?

    反较于她的愤怒,秦韵依旧云淡风轻。

    悄悄收起自己的拳头,给了季朝阳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然后配合的跟着色狼手下准备下楼。

    “咋啦?”

    季朝阳楞了楞,狐疑着挤到秦韵身侧,满头问号。

    “嘘……”

    秦韵竖起食指,学她昨晚的动作在季朝阳眼前摇晃几下。

    “切,不说就不说,小气吧啦!”

    季朝阳眼珠子一转,隐隐能猜出几分。
新书推荐: 我修仙这么厉害,你让我当恶毒炮灰? 狠绝帝绝世五王女 共赴往生池 亲兵是女娃 西风一曲离人殇 偏执暴君怀里的掌中娇重生了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福宝医妃,阴鸷王爷他美色勾人 大狼狗与小麻雀 快穿修罗场:万人迷女主又被大佬团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