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小猫咪被迫踏上修仙之路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主人的马甲一并脱掉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主人的马甲一并脱掉

    苏念一抬头,就看见刘大人躲在风浅浅的身后,一脸惊慌失措地模样,手却十分坚定地向她的方向指来:“风大人,快,快捉住这只猫,她……她是妖怪!”

    原来刚刚风大人带了两个衙差过来想要查看狼藉的现场,没成想刚到大门外就看见了苏念由猫变成人的那一幕。

    这可是吓坏了他,赶忙带着随从们落荒而走,火急火燎地叫来风浅浅,口口声声嚷着要除妖。

    王欢不急不慢地将小猫咪从地上抱了起来,淡淡开口:“刘大人误会了,我们只是路过。”

    风浅浅瞧了一眼肿成馒头脸的小猫咪,又瞧了一眼若无其事撸猫的王欢,当下猜到了此前在这里临危不乱,大义救人的女子的身份。

    她也正色出言说明情况:“刘大人容禀,那小狸猫并不是妖怪,而是……王欢养的灵兽,他们此前是来救人的。”

    “灵兽?”刘大人疑惑地开口,“那是什么?”

    陈雪耐心解释:“就是一些天资聪颖的动物,通过驯化,可以吸收灵力,变成与主人并肩作战的灵兽。”

    刘大人并非不明事理之人,听了陈雪的言论后,将信将疑地上前几步,先是狠狠注视着苏念,没发现什么古怪后,又打量起王欢来。

    眼前人打扮得很普通,一副田园农家的做派,除了那张脸俊美一些,似乎一切都稀松平常。

    可是不知为何,刘大人看着王欢那双平静得如冬日凝了薄冰的湖面的眼眸的时候,脑海中倏忽之间闪过了一个人影。

    他穿着御灵宗里淡紫色的袍子,发髻高挽,面冠如玉,鼻间一粒美人痣,任谁瞧上一眼,都会有一瞬间惊为天人的感觉。

    刘大人谨慎得打量着王欢,开口问道:“翊之,是你?”

    苏念闻言抬起了脑袋。

    翊之,是早在十年前就死在魔界的前任万仙盟盟主沈庭玉的字。

    这刘大人不是坚定的除魔派吗?年轻的时候居然还和一心倡导三界和平相处的沈盟主有交往?而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王欢长得和沈盟主很像吗?

    苏念那本就沉重的猫脑袋里瞬间闪过无数问题。她现在有一点儿兴奋,眸中似是有星光跳跃。

    虽然之前掉了一层马甲有点儿可惜,但是或许趁此机会,可以扒开王欢的马甲一探究竟啦!

    苏念也同刘大人一样,开始注视着王欢。

    只见他很是茫然地抬起头,状貌如旧,语气散漫地否认道:“翊之是谁啊?大人认错了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模样很是坦然,眉目之间还带着一丝疑惑,几许不解。

    让人看了很难不相信。

    “或许吧,你看上去跟我都一位老友确实很像,不过要更年轻一些。”刘大人颇为惋惜地感慨着,语气居然格外友好,“你是在哪个门派修行?可曾听过一个叫沈洲白的修士?”

    浩浩风起波,冥冥日沉夕。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

    沈洲白,曾经在修仙界与谢冉齐名的天才少年,是万仙盟盟主沈庭玉的独生子。

    十年前,沈盟主身死,无数仇家血洗了沈家满门,沈洲白自此没了音信。

    有人说他是被仇家杀死了,有人说他是被万仙盟秘密保护起来了,还有人说他其实是假死而后伺机复仇……

    总而言之,当年各种坊间传言五花八门,还催生出一批质量不错的话本子。

    苏念作为八卦与狗血话本的资深爱好者,当年自然也不会放弃追赶潮流,一连购入了两箱跟沈洲白有关的话本子,什么《仙门权谋之沈公子复仇记》、《御灵宗秘史:不悔竹马约》、《重生之公子要做三界之主》……各种类型一应俱全,看得很是入迷。

    直到现在,苏念还依稀记得,有一个名叫《不如归去》的纪实向话本子在一众狗血故事中显得无比清新脱俗。

    那个作者在文章末尾写道:

    【少年人总多情,沈洲白也不例外,旧梦依稀如昨日,他还是御灵宗山门下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爱着万仙盟的亘古繁华,爱着盛夏洛水上的簇簇烟花,爱着初雪之时山门檐角亮起的盏盏红灯。可当他登上世间最高的楼阁,迎着微风,看这天下的万家灯火灿若明星的时候,才恍然惊觉没有一盏是为他而留。

    夜深烟火尽,霰雪白纷纷。灯火残,星辰落,少年转身走远,寂寥的阁楼上回旋着杜鹃的啼鸣,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话本子里细数了沈洲白短暂的来不及绽放就凋零的人生经历,没有重生,没有复仇,只是死里逃生后给了他一个退隐江湖,不知所踪的结局。

    苏念之所以到现在都记得,就是因为她是一个喜欢与命运抗争的姑娘,而这个含糊的结局读起来满目悲凉,让她充满遗憾,久久不能释怀。

    长得好看,会御灵宗法术,隐居十年,这些细节王欢身上都有,难不成,他真的是沈洲白!

    破解了王欢身份之谜的苏念突然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她跟王欢再次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然而,王欢似乎并不想脱下他的马甲,他对着刘大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坦荡地回答:“大人,我不曾在哪个门派修行,我是这渔阳城外王家村里的村民,小时候跟着来村里化缘的世外高人学过几套防身之术,父亲病逝后,我继承了他的房子和土地,一直都留在村子里,不曾离开。”

    他这么说倒也合理,可是……

    苏念还来不及细想,就听见了王欢后边儿还特意补充的两句话:“大人或许曾见到的是跟我长得相似的人,但绝不是我。毕竟好看的皮囊大都千篇一律吧。”

    原本悬疑而紧张的氛围再度被王欢给打破了。

    苏念撇了撇嘴,不愧是他。

    可怕的是刘大人居然对他的话表示了某种程度上的赞同:“或许吧,你和他真的很像。”

    王欢耸了耸肩:“大人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有了。”刘大人放弃了对王欢的询问,转而想起来他此行原本的目的,试探着走上前去,伸手戳了戳小猫咪红肿的脸颊。

    苏念猝不及防地被人戳到了伤口,一时吃痛,当即很是不悦地抬起爪子将刘大人扒拉开。

    不成想,用力过度,竟然在刘大人手上留下来伤口。

    刘大人是大魏一朝难得一见的极端凡人至上的顽固分子,旁人嘴上说着除魔卫道,但实际上,魔界和修仙界出产的符咒灵药,该用的还是都在用。

    但刘大人向来抵制这些东西,并且以身作则,坚持传统生活。

    身上没有半点儿保护的他,被苏念这带毒的灵力一碰,自然是吃不消的。

    只见那本来细小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扩大,腐烂,露出了指间白骨。

    风浅浅连忙在刘大人的手上贴了张符咒,又放出了几只以毒素为食的蛊虫,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控制住了疬风蛊蛊毒的蔓延。

    因着这一点儿不大不小的波澜,刘大人像炸了毛的狮子一般咆哮:“这是怎么回事儿!”

    风浅浅解释:“大人,王欢的猫之前把疬风蛊吃进了肚子里,这会儿应该是还没彻底吸收掉疬风蛊的毒性。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王欢也跟着附和:“大人,我会看好自己的猫,不让她到处乱跑的。”

    王欢说完,转身要走,却被衙差们拦住了去路。

    “慢着!”刘大人捂着自己受伤的手,有些惊恐地看着苏念,转而对王欢说:“你可以离开,但猫必须留下!”

    “大人……”

    风浅浅想劝,却再次被刘大人给阻止了。

    他神色冷淡地开口:“风大人,眼下渔阳城风波刚刚平息,切不可再生事端,一切须得以百姓安全为先,不能有半点儿松懈。”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风浅浅自知没有回旋的余地,只好妥协应答:“刘大人说的是。只不过,这猫也算是灵兽,不如刘大人就交由我鉴妖司来看管。”

    “鉴妖司指挥使昨日来信,要你们即刻回长安复命,讨伐魔界一事不容耽搁,你们今早启程罢。”刘大人回绝了风浅浅,“至于这猫,本官会将她关在衙门地牢里,派重兵看管的。”

    风浅浅被上司的命令给压住了,倒是王欢思忖一番后开口:“为了全城百姓的安慰考虑,烦请大人将草民与草民的猫一同收押。”

    就这样,王欢和苏念被刘大人关入了衙门地牢之中,风浅浅被迫带着鉴妖司使者们先行离开,临行前,她倒是很讲义气地去见了褚云卿。

    褚云卿自从经历了满霜楼的绑架之后,一直安分守己地待在病坊里给王叙帮忙,这两日也不曾单独行动,竟没想到,短短两日,衙门那边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儿。

    “风大人慢走。”褚云卿目送风浅浅离开后,转而看向云淡风轻的王叙,“王先生,你不打算救你弟弟了?”

    王叙自顾写完了药房,转身拂袖离去:“他自己要留下的,与我何干。”
新书推荐: 上神你的小桃花又去勾人了 夏水欲满君山青 千界之烈焰重生 爱谁谁,我无敌了 无罪之深爱未晚 大道生花 五岳志 取鬼 武魂殿:开局兑换神级卡牌 灭仙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