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一世贵妃 > 第一卷 初入宫廷 真相

第一卷 初入宫廷 真相

    见自家小主慌了,思儿安慰着:“小主莫急,德福,你仔细的说。”

    他阴沉着头,掩不住焦急的神情:“奴才是在御花园的石子路上瞧见的,跑着靠近了,只看她衣裳都湿完了,当时四下无人,奴才顾不得别的将她抱回了储秀宫。”

    话未说完,德福停了一下,才慢慢说道:“奴才不放心,先探了探,竟发现没气了。”

    之莯没什么反应,静静不动。

    思儿既难过也有害怕,七分惊恐的问着:“这是,没了?”

    德福也不好过,轻轻“嗯”了声。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有些凝固。

    之莯还是没说话。

    升封之喜也没了,一干二净。

    三人沉寂了半刻。

    之莯缓缓开口:“德福,把雪儿安葬好。”随即又曰:“思儿随我拜见皇后娘娘。”

    她现在只清楚,雪儿才过十三岁。但这种事,却正赶上之莯升封,出大风头的日子。不吉,更不利。此番最妥当的做法,将此事禀告皇后娘娘,虽为广泛知晓,总比日后有人栽赃来的强。

    长春宫。

    之莯婉约道:“采莲姑姑,劳烦您请示皇后娘娘,婢妾有事禀告。”

    …………

    幸好,皇后召见了她。

    没怪罪下来,让内务府选两个宫女送去。之莯受封,本能添一个宫女的,如今出了这事,两个正好补上。

    回到储秀宫,简单用了午膳。

    出了这档子事,也不歇息好缓一缓,却开始刺绣。之莯的刺绣是母亲教的,功底一绝。最重要的,刺绣能让她静心。

    按德福所说。

    当时在御花园四下无人,雪儿浑身湿透并不清醒。水从哪儿来?小石子路不远处有水池,或许是雪儿失足落水,后被人救起,又或许有人加害。

    雪儿这种事,按宫中的规矩,小主是见不得的。

    这件事必须有清楚的交代。

    皇后娘娘没有要查的意思,如今,只能靠她自己了。

    之莯想着便起身,把德福和思儿叫来:“思儿好生在宫中,德福跟我去御花园。”

    二人来到了那条石子路,之莯让德福在左右的丛中找找,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德福便喊:找着了。竟是一个食盒,上头有储秀宫特有的标记。

    叫德福打开,里面有几块还算完整的芙蓉糕和松花饼,其余都摔的散碎了。

    之莯想,食盒怎么在这儿?里面尚有点心,可证是在回来的路上摔碎的。若是雪儿失足不慎,食盒应该落在水边;如今在丛中,那就是有人……

    推算雪儿出去又回来,时辰是巳时左右,那么有谁来过御花园?一想到这里,立即让德福去查,而之莯提着食盒,独自回了储秀宫。

    永寿宫。

    太后一身常服,在凤榻上坐着听嬷嬷禀告:“莹常在的一个宫女死了,婉常在巳时去过御花园。”

    太后不作声,随手指了窗边的鸟儿,才说:“让内务府做个笼子,哀家喜欢。”

    嬷嬷应:是。

    此时在储秀宫的之莯,正研究食盒,细看夹缝中塞着一张字条,小心舒展开来,只见二字:冷宫。

    她决定,先德福等回来,再另行安排。

    不到半个时辰,德福便踏进门槛连忙禀告:“小主,婉常在去过御花园。”

    之莯眼眸一暗:“婉常在…有劳你了。”

    “奴才的本分。”德福恭敬的回话。

    等德福走后,她对思儿缓缓的说:“储秀宫要干净,查清真相,要去一个地方。”

    思儿听后,毫不犹豫跪下:“奴才明白,任凭小主差遣。”

    之莯等思儿出去又回来,已过了半刻钟:“你可看清楚了?”

    “奴才看清楚了,储秀宫干净。”语气十分坚定。

    …………

    冷宫并不杂乱,寒气重。

    一个守卫都没有,正是因为废妃都逝世了。历代,能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屈指可数。但待遇也不算太差,废妃活着时,都有一个宫女伺候着,三餐一菜一汤。

    来冷宫的路上,小主已经告诉了思儿此行的目的。

    思儿正准备进去查看,却被之莯叫住:“慢着!”

    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

    “不要进去,我们走。”之莯说完转身要走。听闻此言,思儿虽有疑惑,但也跟随着。

    那张来历不明的字条,方才察觉是她莽撞了,之莯想日后再做打算。

    突然,一道沧桑薄凉的声音,硬生生逼她们停下脚步。

    “你们,怕是走不了了。”
新书推荐: 一世贵妃 农女福运:绝世女皇商 随身空间:农女致富记 重生后成了死对头的掌心宠 论恶婆婆如何修炼成团宠 戏精夫妇的穷苦日常 寻音阁 狂帝的一品魔妃 缘来却是梦 晴时有花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