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 >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九章 幻觉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九章 幻觉

    宴席大殿。

    周怀山因为没有官职没有爵位,所以他的席位理应在最末。

    但是广平伯和庆阳侯执意要挨着他坐,皇上点头同意,周怀山的座位便被挪到广平伯与庆阳侯中间,隔着庆阳侯,旁边是王瑾。

    一众男宾入殿,周怀山前面是广平伯后面是王瑾,走着走着,不知怎么,侧身正好是沈褐。

    宅子被人占了半个,流言传的满天飞,整个大理寺卿府邸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沈褐看到周怀山就恨不得掐死他。

    黄氏清清白白,明珠清清白白,却被周怀山周青祸害的连门都不敢出。

    迎上沈褐转过来的愤怒的目光,周怀山嘴角微扬,脸上挂着嘲讽和不屑的笑,眼神冰凉。

    “煞笔!”

    声音很轻,只够他们两个听到。

    沈褐只觉得全身像是被人泼了火油似的,马上就能炸了。

    然而周怀山已经跟着广平伯他们朝座位那边走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铁青着脸落座,沈褐实在忍无可忍,朝旁边的户部尚书道:“他骂我煞笔!”

    猛不防突然听到这么一句,户部尚书差点一头栽过去。

    这......

    太过猝不及防啊!

    一脸吃了屎的表情,转头震愕看向沈褐,“你说什么?”

    这幸亏他没有喝水没有喝酒,这要是嘴里有什么,必定是要喷出去的。

    沈褐沉着脸,咬牙切齿,“周怀山,刚刚骂我煞笔。”

    户部尚书......

    看看不远处的周怀山,回头又看看沈褐。

    “不是,你......”

    沈褐咬牙,“你刚刚没有听到?”

    刚刚周怀山开口的时候,户部尚书就在沈褐前面。

    户部尚书摇头,表情一言难尽,“你是不是太恨周怀山了,刚刚出现幻觉了?”

    沈褐瞪着户部尚书,“我幻觉被人骂煞笔?”

    户部尚书......

    也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这个词粗俗? 咱们读书人做官者,怎么能像你这样,一会儿功夫就连说好几遍呢!

    这要是搁我? 我都张不开口。

    沈褐瞪了户部尚书一眼? 转头闷闷坐在那里。

    这口气憋的他胸口生疼? 既气周怀山和周青之前的所作所为,又气刚刚周怀山骂他,当然? 最气的是? 他当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回嘴,而是就这么让周怀山走了!

    他要是回嘴? 一定能骂出更狠的!

    吵架没有吵赢? 回去都要懊恼好久没有发挥好? 现在? 他压根没有发挥......

    怒气翻滚? 沈褐胃疼。

    太后来了之后? 宴席正式开始,在一众喜气洋洋的脸上,太后一眼看到沈褐黢黑的面色。

    心里叹了口气。

    她是答应了黄氏的,之前周青给她找的那些不痛快,都给黄氏翻案。

    今儿就是个好机会。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黄氏翻案了? 也算是给太子党稳稳心。

    镇国公被毒死? 刑部尚书被罢免三个月? 端康伯遭了暗影一次审讯? 太后被皇上变相软禁,漕运按照皇上的要求开工......

    近日来一连串的打击让太子党有些人心涣散。

    再这样下去,迟早出事。

    能稳人心的机会不多? 眼下就是一个。

    太后提了口气,振作精神,朝周怀山看去,“听说沈励的岳父,周怀山,昨儿搬了新家,沈励为国鞠躬尽瘁,哀家该送你一份乔迁大礼的。”

    周怀山立刻起身,朝着太后恭恭敬敬行礼,“草民谢太后娘娘恩典,太后娘娘懿旨邀请草民进宫赴宴,已经是给了草民天大的荣耀。”

    周怀山是怎么进宫的,不是所有人都清楚。

    一部分人以为是皇上请进来的,毕竟周怀山与荣阳侯同名同姓又是沈励的岳丈。

    一部分人不以为周怀山是谁请来的,只是单纯的好奇猜测。

    当然,很少一部分知道是太后懿旨。

    然而,知道归知道,猜测归猜测,可周怀山当众说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太后看周怀山的眸光深了深,脸上带着笑容不减。

    “哀家怎么瞧着,你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心事吗?还是刚刚周青在御花园忽然抽搐,你担心了?”

    太后刻意提了周青,石月馨和明和相视一眼,谁都知道太后这是什么意思。

    在搞周怀山心态呗。

    周青抽搐,周怀山肯定是不知道的,现在太后突然这么当众一提,且不说众人如何揣测周青,单单对周怀山就有不小的刺激。

    找茬找的有点明显。

    两人不禁有些担心的朝周青看去,周青低头垂眸,老老实实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呢。

    石月馨又朝周怀山看去。

    周怀山倒是没有接太后提到周青的那一茬儿,只恭顺道:“草民没有心不在焉。”

    太后笑道:“哀家瞧你脸色不太好。”

    周怀山立刻一拽自己的衣领,从衣服领子里面,扯出一块布条。

    准确的说,是布块。

    像极了小孩子的口水牌。

    口水牌从衣领内侧翻出,挂在胸前,大红的口水牌上写着黄色的字: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周怀山动作行云流水,做完之后,朝太后恭顺道:“这样,您看草民面色好点了吗?”

    太后被震撼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皇上坐在一侧差点笑出声。

    国子监祭酒一眼看到那口水牌,震撼的默默在心头给周怀山比了个大拇指。

    他当然知道太后刚刚是在找茬,毕竟沈励是铁杆保皇党,与太后水火不容。

    深吸一口气,国子监祭酒默默抖了一下自己的衣袍。

    垂绦摆动,露出一方刻着字的玉佩:超吉超利,天天吃鸡。

    嗯,周怀山是大吉大利,他比周怀山还要牛气。

    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已经被带偏的国子监祭酒做完一切之后,缓缓起身,给自己的学生解围。

    “太后娘娘,今年的祝寿词由杨天一人独立完成,这次他着实用心了。”

    杨天是刑部尚书的儿子,国子监祭酒提了他,太后的注意力自然被吸引过去。

    周怀山那边暂时没有了火力。

    国子监祭酒朝周怀山瞥了一眼。

    然而,太后并未顺着国子监祭酒的话接茬,只是面上含笑扫了周青一眼,“年年都收你们的贺礼,哀家知道你们用心,不过,今年哀家最想看的,还是周青的那一份。

    一则这孩子头一年送,哀家总觉得她能与众不同。

    二则......”

    太后拉了个长音。

    皇后很快接了话,“母后就是心疼周青,偏心罢了,还要说这些,也不怕我们不高兴。”

    说罢,皇后转头吩咐,“去把太后娘娘心心念念的周青的贺礼拿上来。”

    
新书推荐: 仇谋之世 别动,小心误伤你 每个魔鬼都曾是天使 恶毒女配她得了圣母病 辰王妃不好惹 余生为王 越过温度差拥抱 我给妈咪牵红线 柯南之开局成了嫌疑人 农家肥女娶夫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