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穿越田园农家女 > 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 你放开我

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 你放开我

    还不等李六等人反应过来。

    凌沫一步步走到几人面前,两人本来就被吓的够呛!

    “别杀我,别杀我啊!”

    李六怕了!

    他浑身发麻,死盯着凌沫,生怕他像砍傀儡一样把他脑袋给砍下来!

    凌沫只轻飘飘两下,李六、刘和命丧当场!

    而且死得惨啊,还死不瞑目!

    这可把陈波吓坏了!

    而凌沫死死踩住的陈波彻底怕了,他大吼道:“啊,恶魔,你快放开,快放开我啊,你信不信我让我的爹杀了你?啊,快放开我啊!”

    陈波疯狂挣扎,可是丝毫没有挣脱开,他的手在地上抓呀抓,抓出一道道带血的抓痕。

    可凌沫冷冷看着,踩在陈波身上的脚毫无松懈!

    “啊,你放开我,老子给你钱啊!老子是典当行少东家,我特么有钱啊,我给你钱,给你一百两,不,一千两啊,你特么的快放手啊!别杀我啊!”陈波脸上的惊怒彻底爆发了!

    “给钱?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为非作歹了吗?现在我就是看你不爽,想杀你!

    对我来说,废物可以利用,但是你并没有任何可利用价值,活着也只是浪费资源而已,竟然这样你还能有什么活着的价值?”

    凌沫面无表情的说着。

    陈波的惨叫戛然而止

    什么叫他连废物都不如?!

    这一刻,陈波跟之前一幅温文尔雅的样子,孑然相反,简直比落水狗还惨!

    “不,不不!”

    “我有利用价值,我有价值的啊!”

    “我爹在烟城开典当行!”

    “我手底下还有很多人,我可以把他们都给你!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陈波脑子飞快运作,寻找着可能的生机,他可不想死啊!,立刻向凌沫表明自己的价值,自己有价值的,绝不是废物!

    “走。”凌沫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拿下了脚,随意踹了一脚。

    “还傻愣着干什么?”

    “走啊!”

    “去烟城。”凌沫瞪了陈波一眼。

    陈波听到‘烟城’两个字,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

    他卷缩着往出走,生怕被凌沫收拾似的,整个人连话都不敢多说。

    这边万青等三人,终于从惊吓过度中缓过神来。

    “谢谢,女侠救命之恩!”

    等她们追到院外的时候才,看到骑在马上的凌沫。

    而当万青看到凌沫骑着的马的时候,整个人一顿。

    “女侠慢走,你这马是哪来的?”万青诧异的问,这马不是高向临走的时候他送的吗?怎么会在她这里?

    “马?怎么了?”凌沫看了看骑的马,又看了看万青。

    “这马是我家小姐的,早上送给姑爷骑走的,现在怎么?”春雨有些纳闷的,不解。

    而万青此时却在想,难道是高向送的?这臭男人又在外粘花惹草!

    凌沫一听丫鬟这么说,顿时明白了。

    得,这是跟那些刚才的那个刺客是一伙的!

    “这个啊!是我在来的路上捡到的,就在前面二三十里的山丘,那里有打斗的痕迹,而且还有两具尸体,一男一女。”凌沫觉得刺杀她的事,应该跟这三个女的没啥关系。

    如果说出那两个人是她杀死的话,说不定这三个人还要找她拼命,这样子又要杀三个没什么关系的人不太好。

    索性就告诉她们马是自己捡的,至于人是谁杀的,那就看她们能不能查出来了,能查出来再说吧。

    “什么?!”万青此时刚经历过刚才那一幕,现在有得知这一消息,整个人瘫软下去。

    幸好旁边的两个丫鬟及时的扶住了她,才没有导致她直接倒在地上。

    “不!不可能!我不信!”万青此时神色恍惚,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那个,既然这个是你们的马?那么我刚才救了你们,我现在也需要这个马,你看能不能?”凌沫开口问道,她现在也确实需要一个代步工具。

    先不说之前那两个人得事,那两个人本来就是要杀她的,她也不可能让他们杀吧。

    而她刚才确实也是救了她们三个,要是她刚才从这路过的话,说不定她们仨已经被这仨人渣给强了,所以这一匹马给她,也不过分吧!

    “马,就送给女侠就算一点小小的心意了。”万青这时反应过来说道,而尸体的事,她还得眼见为实,亲自去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高向。

    “谢了。”凌沫骑着马,赶着陈波径直朝烟城而去。

    “春雨,夏荷,备马不要亲自前去查看一番!”万青不断的告诉自己,不会的,一定不会是高向,他武功那么高,肯定不会是他的!

    骑在马上拿马鞭赶着陈波,冷冷朝陈波问道:“说说看吧?你家在烟城有什么势力?如果让我不满意的话,我现在就弄死你,也别去什么烟城了。”

    凌沫说着说着,还拿马鞭抽打了一下陈波的肩膀,吓的后者浑身一抖!

    “我家有很多田产,地契。”

    “我家有很多值钱东西,有玉,有古董,还有很多人!”

    “我爹最疼我了,你不能杀我,你可以带我去烟城,我肯定会给你好多钱的!只有我家能办得到的,你提什么要求都可以!”陈波到现在他的精神经过惊吓,恐惧等剧烈变化,似乎都快出现问题了,此时只一个劲讲着自我‘价值’,生怕被凌沫弄死!

    而对于陈波,既然这家伙还有点用处,凌沫也不会傻到杀了他,还是得在压榨压榨,在废物利用一番,直接杀了他确实也太便宜他了。

    只是凌沫看陈波这幅模样愈发不爽,撇了他一眼玩味说:“那你就祈祷你爹听你话吧,要是到了以后,我发现你那破典当行并没什么价值,你觉得会怎么样?”

    凌沫其实也想学云星劫富济贫一下,再来就是想让这家伙带路罢了。

    半天之后,凌沫朝前方望去的时候。

    已经隐隐可以看见在夜幕下,有不少的古代城门的建筑,正耸立在前方。

    “到了,前面就到了!”

    陈波迈着沉重的步伐,一路上凌沫骑马,陈波走在前面,走的慢了就会被凌沫一马鞭抽打在身上,此时他的脚已经磨破了,对于平时养精蓄锐的他来说,这无疑对他来说是雪上加霜。

    看着前面熟悉的建筑,他浑身哆嗦着,脸上满是春光,就好像是看到了黎明的曙光一般。

    “那个……姑,姑奶奶啊!”

    “烟城我熟啊!”

    “那个姑奶奶,您放心,我一定好好招待您的!”陈波也急忙忙喊了起来,怕凌沫改注意。

    要知道,一到烟城就是他的地盘了,光他的手下,就有不下于几十个打手!

    这些人要是聚在一起,还怕收拾不了凌沫?

    要是这些人不行的话,他还可以在江湖中找一些杀手,有钱什么杀手找不来?

    这么一想,陈波就更有自信,一旦回到烟城,以他的势力再加上钱财,想怎么整凌沫就这么整,他甚至打定主意,到时候把凌沫怎么压在身下狠狠折磨!

    此刻,凌沫不由的心痒起来,虽说不及万青有风情,可一看就水嫩想来别有一番滋味。

    等自己玩腻了,在卖到万花楼,到时候………

    可陈波还没来得及露出坏笑呢……

    “啪——”

    然后就感觉脸颊一痛!

    “招待?”

    “我用你招待么?”

    凌沫一眼就可看出陈波在打坏主意!

    所以这会一鞭子抽了出去,直接把陈波给抽懵住了!

    “你……你干嘛……”陈波脸颊吃痛,慌忙伸手一摸,手上鲜红的血迹映入眼帘。

    可他愤怒的望向凌沫还没来得及多说,就被凌沫投来的眼神吓了一跳。

    此刻,陈波猛地想起凌沫之前在四合院内的手段,一时间,他猛地闭上了嘴,后脊发凉,吓的他是面无人色!

    “特么的,等到了烟城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陈波心底暗骂起来。

    但很快,他还是很识时务的干笑了一阵。

    望着眼前离自己不足一公里的烟城,陈波心都快痒死了!

    陈波脸上笑着,心底已经乐开花了!

    而且他暗想着,回去后非找人过来,到时候看你还嚣张!

    “玛德,那妞还真辣啊?”官道一旁,离凌沫等人莫约百米的石头后面,正趴着两个男子,膀大腰圆满脸横肉,那样子一看就不想好人!

    其中一个紧盯着凌沫,口中哈喇子都差点流了出来,而且那人在说话的时候,还不由吧唧了几下嘴,一幅猥琐的样子。

    “小点声,别让他们听到!”

    这时,边上另一个男人,皱着眉头小声说了句。

    这两人附近山上的山贼,他们一般埋伏在城外,如果遇上一些路过的人,就随手抢一些钱财,如果遇到女的直接抢到山上或者就地解决。

    这时候,两人早已经把主意打到凌沫身上了。

    边上说话的男人,比较警惕的笑了笑。

    比较警惕的男人盯着凌沫,他仔细打量了凌沫一阵。

    “上!”

    忽然一道喊声,直接从前面的山坡上响了起来!

    凌沫和陈波都不约而同的朝前面坡上望去。

    只这一眼,凌沫亲眼看到两个胳膊能跑马,拳上能站人的壮汉,从山坡直接冲了下来!

    陈波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两步!

    凌沫缓缓看过去,正看到两个壮汉,其中一个面露怪笑,一幅色相的家伙拦在马前。

    这时候,凌沫没有出手,反而冷冷盯着那两个人,后者一个激灵,拿出手中的大刀就怒吼道:“都特么给我别动!”

    陈波更是眼睛一瞪,正看到那两个壮汉露出的凶相,看着别提多歹毒了!

    陈波此时在想他要怎么办?

    站在陈波的角度,自然希望壮汉胜,因为他和这两个壮汉没有过节,而且对方应该是求财,要是求财就好办了。

    他别的没有钱可是很多,换句话说穷的只剩钱也不为过。

    所以他在思考。

    陈波脑子飞快的动着,突然,只干笑着说:“那个……大哥你们误会了,我跟她不是一伙……”

    陈波话都没说完,惊听‘砰!’地一声响起,他顿时打了个激灵,急忙忙的扭过头,正看到大刀一下劈在了他边上。

    “你特么的,少给老子废话?”拿着大刀的壮汉,狠瞪了陈波一眼,大脚一踢,陈波脸色通红被踢到在地。

    一下就被壮汉踩到脚底,只一下,陈波就觉得后背剧痛,显然是被那两个壮汉给踩着了!

    “打劫!”一壮汉脚踩着陈波,肩膀扛着大刀,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最烦你们这些抢劫的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看过十八罗汉不,听过雌雄大盗么,人家抢的不是钱,抢的是寂寞!”凌沫有些无语的说,这古代呀真是遍地都是山贼。

    “哟!小妞,还挺有意思的,咋的,跟哥哥走以后还管你吃香喝辣的!”一个壮汉露出满嘴黄牙,咧嘴一笑。

    “让开!”凌沫看着那俩人的样子,心情十分的不美好了,好心情顿时都被破坏了,冷冷地说道。

    “嘿!别给脸不要脸!”拿着大刀的家伙气笑了,他还以为凌沫是个愣头青,此时还分不清状况呢。

    脸色有些不好看,冷冷说道:“小妞,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老子现在……”可这家伙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鼻尖一痛!

    “啊!”

    壮汉只感受鼻子一热,然后一阵剧痛来袭,疼得他惨叫起来!

    “嘶!”边上一脸警惕的壮汉,原本还打量着凌沫,被这一下吓了一跳!

    他压根没看清凌沫出手!

    自己的同伴就被一一脚踢中了鼻子!

    “让你让开就让开,再废话,就把你踢出去。”凌沫手上没有任何利器,但收回脚后,依旧淡漠的盯着他们。

    那神情十分自信、淡然,这回这两个家伙踢到铁板了还不自知!

    拿大刀的被凌沫踢了一脚的家伙,此时气的鼻子都快歪了!

    “特么的,老子……”他抄起大刀就朝凌沫狠劈过去,可还不等大刀落下,就惊觉手腕一紧。

    他慌忙低头一瞧,正看到自己手腕被凌沫一下捏住,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剧痛感,痛的他连刀都直接掉了!

    “啊啊……别,姑姑奶奶,别别,放手啊!”那大汉顿时惨叫个不停凌沫皱眉,显然都被他的刺耳的尖声弄的不舒服了。

    “闭嘴!吵死了!”

    用脚碾了碾地上的大刀,大刀顿时扭曲不成形了,冷哼一声,一甩手,直接把壮汉手腕甩在边上。

    嫌弃的擦了擦手。

    “嘶!”被凌沫甩开手的壮汉痛到龇牙咧嘴。

    两个壮汉看了看地上扭曲一团的大刀,咽了咽口水!

    这时,边上那个精明的壮汉干笑起来,才知道这回踢到铁板了,急忙说道:“女侠……那个刚才不好意思啊,我这兄弟他就是有点冲动,你别见怪,其实我跟他不是一路的!”

    那精明的壮汉,生怕凌沫连他一块收拾了!

    “你!”被凌沫揍了的壮汉,右手捂着鼻子,左手指着同伴一副气到说不出话的样子。

    “别吵了,滚吧。”

    凌沫忽地开口,面无表情,语气中透着几分不耐烦的催促。

    这一下,两个家伙彻底僵住了!

    “怎么?”

    “还不滚?”

    凌沫挑着眉,发现被揍的家伙,这会连眼神都阴狠了起来。

    那样子明显是不服气了呢!

    “呵,呵呵——”精明的家伙干笑了一声,把凶狠的眼神掩饰起来了,他低声说:“女侠,刚才是我们不对,但主要还是他对你生出歪心思了,我可没想过对你出手啊!”

    一边说一边盘算着什么。

    “哦。”凌沫随口回了句,有些漫不经心地看向远方,说:“听你这意思是不走了?好吧,那就别怪我了。”

    凌沫说罢,目光收回一时间,两人对上凌沫的目光,更是心头一紧!

    两人对视一眼,眼里精光一闪。

    两人同时明白了对方眼神中的含义。

    精明的壮汉,此时微低着头,他的嘴角上扬,露出一副阴狠的笑容。

    
新书推荐: 枭君亦好囚 闪爱娇妻太缠人 首辅娇娘 你的醋意有点甜 在虐文里我果断选择大反派 重生娇女宠大佬 我在末日等你 快穿之女配的崩坏日常 血族女皇异世重生 最狂仙尊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