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42章

正文卷 第42章

    年佑并不知道,落落的炽赤之毒,已经根除。

    待在皇宫院墙里,她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从前画本读过的,内院各种勾心斗角。

    从成了佑妃,殷焕似是故意抬举婳岚山庄,几乎日日都来,虽然年佑知道,什么实质性的发生都没有。

    殷焕还差使淳池,日日送来一碗汤药,名义上是助孕。

    年佑也通晓一些药理,也闻出根本不是助孕,况什么也没有,就算助的哪门子孕。不过这些汤药下腹,她惊到了——自己丹田之中,在这些药物作用之下,凝集起内力来异常迅速!

    虽然再怎么练武,也达不到从前那般。

    不过总归对自己没有坏处,看来是殷焕故意纵容些什么了。他都能看出,自己丹田破损过,那些配药也不常见,至少自己不知是些什么药。

    可比起这些什么药物,殷焕究竟是个什么,才更加不可捉摸。

    但是于炽赤之类,年佑暂时没有探听分毫。之于天子寻求之物,她顺耳听了个大概,什么瑶桦、神渡之类。

    她沉在院子之间,倒是没有发现,殷焕发现她对“瑶桦”之类并无反应之后,眼眸更加深沉。

    婳岚山庄,真是,呵。殷焕玩味,但是从未懈怠。

    “你就是年佑?”只见是一个小姑娘,一身碧绿衣衫,头发只垂了一条辫子,脸面圆润,一双秀眼最是出彩——可惜,虽然有光,却无焦距,是个眼盲人。

    “这位是……”年佑好奇,接着,便是气喘吁吁跑来的淳池。

    “殿下,您来这里做什么,小心些啊……怎么也没个侍人扶着,仔细摔了……”淳池眼里似乎根本没看见年佑,对着那小姑娘碎碎念一大通。

    “淳池哥哥……”小姑娘皱眉,语气满是骄横。

    年佑却是反应过来,该是殷焕胞妹——殷沛,她听过的,先帝的公主,只活了她一个。

    “妾见过殿下。”她缓缓行礼。

    “我看看你。”殷沛一双眼睛虽无焦距,却是神采万千,“皇兄只来看你,许久未陪我闲逛了……”

    年佑没有答话,却是行着礼,没有起身。

    殷沛也没有怎样,又看不见人,只是随意比划了些,便被淳池劝着离开了。

    “佑妃娘娘,是微臣之过,未顾好公主。”淳池随意请了罪,就赶忙追着殷沛走了。

    “娘娘,陛下最是疼爱殿下了。因为殿下眼盲,并非天生,而是在小时,为陛下挡了灾祸,又是一母同胞……陛下凡是有什么稀罕物件,或者什么奇药补药,都是先给殿下的。”年佑一边的宫人见年佑沉思,带着笑意说着,“虽说殿下有些暴戾,可也是因为眼盲而抑郁,也只是对着有过错的人。平日平时,殿下最是温润,也不会问后宫事的。今日,倒是怪了。”那宫人说着,扶起了还在行礼的年佑,“佑妃娘娘会错意了,淳池大人顾着殿下、怕有磕绊,多是忘了娘娘在行礼了。”

    年佑被扶起来时,也从自己的思绪出来了,“我怎么会怪罪,殿下是看不见我在行礼的,但是我看得见殿下,就得行礼。”

    “倒是。传闻殿下喜欢碧色,却是再见不了,也是可惜了。陛下心疼,殿下便至今没有婚配。”宫人莞尔,随着年佑行动。

    年佑轻轻笑着,没再多言,随着宫人回了室中。

    若真如宫人所言,殷焕所有奇药补药都顾了殷沛,自己不妨去碰碰运气,万一,真的有炽赤解药呢。

    她已经在这里,呆着很不耐烦了,又断了和婳岚山庄的通讯,闭目塞听,简直难受。

    不过好在,现在丹田之中的内力,撑得起她独自行动一番。

    又一夜,殷焕再来了年佑这里。

    年佑知晓香有问题,便闭息等待,直到躺在一旁的殷焕呼吸平缓、逐渐沉睡,她悄悄起了身,又按了殷焕睡穴,换好衣衫、提了软剑,开了一扇窗,趁着宫人瞌睡,运起轻功迅速离开。

    前些日子,她已经摸清了殷沛住处布局,直指无人问津的仓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随着年佑的动作,本该熟睡、被点睡穴陷入沉睡的殷焕,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倒要看看,这个并非婳岚山庄血脉、却是婳岚山庄送来的人,到底图谋个什么。前些日他已经随过人,知晓是去殷沛住处,所以已经布了眼线看着,又下令只是监视不许惊扰。

    他起身,缓缓地吐息,披上外衫,没点灯,却在桌边兀自啜饮着冷茶。
新书推荐: 高枝月明 诸天历史聊天群 企喻歌 御鼎记 摊牌了我就是元始天尊 移动的西游衙门 没钱美妆的我只好修仙 问鼎极峰 绝世界之天地之门 鏖荒往笙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