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40章

正文卷 第40章

    萧落受到这份暖意,似乎没那么疼了,又睡了过去。

    医官康看阡松的眼神仿若在看傻子。刚刚折腾了一番,怎么随意用药!

    阡松大概也明了,轻咳一声,只看着落儿了。

    ———————————————

    此刻的婳岚山庄,又是另一番光景。

    年素央完全联系不到幽璃,而且表哥也不在,父亲还叮嘱自己别去惹事。

    从年榭回来,阮翩杜又开始作妖。卜越教归来途中那么一次,似乎她笃定了年素央没有证据,是说不出什么的。

    年榭其实知道了阮翩杜借易卦阁行事,虽没说什么,但眼神愈发冰冷。如今的婳岚山庄,再不当年一般,任人拿捏。至于按兵不动,是想易卦阁充做素央的磨刀石。

    而庞铭义以为幽璃被送去药谷,其余并不知晓。他被舅父再三叮嘱,不能和崔智丰的联系薄弱,毕竟是义子,以后都是在一个供奉里的。所以在年素央刚出发去域外,他就动身离开了婳岚山庄。

    “母亲。”年素央轻轻地唤了一声,也不打扰跪坐在蒲团上的妇人,随意地找了另外的空处,席地而坐。

    妇人面容很是冷清,似乎再无欲无求。她听到素央的声音,手中的念珠呆滞了刹那,又恢复如初。

    “你不用烦躁。随缘而行,定会云开得解。”妇人的声音一如她的面容,像是一阵清风,消散了素央的烦躁。

    年素央顿时感觉疏解许多,脑中也清明起来。阮翩杜,易卦阁,那么多次了,自己若是不回一份大礼,实在不合适。眼眸低垂之间,她掩去了晦暗不明的目光。

    “多谢母亲。”年素央放开了一直摩挲的素练,眉眼弯弯,又只是端庄至极的少庄主。

    “你总来这里,会惹得旁人来的。近来实在多事。”妇人话语中的旁人,却是指年榭。

    一丝可惜在年素央面上一闪而过,她端着笑意,站起身来,朝妇人行了一礼,离开了这道院。

    门未落锁,却实实在在阻隔了两个世界。

    不日,年素央带着心腹,取了香料,离开了婳岚山庄,直指易卦阁。

    香烟缭绕,侵蚀的是人心神。浮生若梦,缠斗的是人心魔。无论是非如何,无人能逃过拷问。

    年素央只在易卦阁的本处之外,催动了香雾。瞬间,整个楼体被一片阴霾笼罩。

    “我当是谁,来我易卦阁这般。”只有寥寥几人摆脱了香雾束缚,除了朝年素央喊话的阮符,其余人已经缠斗在了一起。

    看着自己心腹已经和那些人开始缠斗,而阮符落了空,年素央也不恼,抚着素练愈加温柔,眼底的光色变幻,“易卦阁刺杀我开始,或者从逼迫父亲纳了阮翩杜开始,就该想到的。”

    “呵,小儿!说着,你可还叫我外祖父呢!”阮符看着祖辈心血被人践踏,而妻子又陷在香雾,不由地气血翻涌,双目赤红。和年素央说话之间,却是直接拔出佩剑,直指命脉。

    年素央听着破空之气,眼神瞬间凌厉,素练飞出,缠绕住了剑身,又寻了支点,踏在易卦阁的牌匾上了。

    阮符抽动着剑身,咬牙切齿。

    年素央也就收回了素练。

    只是那本来稀缺的剑身之上,已经有了裂痕。

    看到如此,阮符更加气怒。

    只是不等他再有动作,年素央的素练就已经死死绕住了他的脖颈,只是没有收紧。

    “你比不过我的。让你的人停手。”年素央此时面上冷峻异常,语气没有任何起伏,宛若一道催命符咒。

    “停手!”阮符话音落了,易卦阁确实不再动作。

    可是年素央的心腹手起刀落,又是一地残骸。

    “你!”阮符见此,牙都赤红了。

    “成王败寇罢了。”年素央轻笑着,又嘱咐心腹屠戮整个易卦阁,一个不留,“斩草除根,阁主应该知晓。”她的笑容,在阮符眼中,宛若修罗。

    “呵,我阮符一世,居然败在小儿手上。”阮符心心念念的,便是自己的妻子,以及易卦阁中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妇孺。他们都是被自己,不,是被阮翩杜。

    他从没有此时此刻这般,后悔有那么一个女儿。

    “易卦阁阁主一生,本该光明磊落,却因阮翩杜,实在是不少错事啊……”年素央面上一阵可惜。

    “呸!我的女儿,何时轮到小儿指教!”阮符面如死灰,却还是怒发冲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年素央掩唇一笑,收紧了素练。

    可怜阮符,落了个身首异处的结局。
新书推荐: 仙尊奶爸绝世无双 洪荒之太虚元尊 大道之极 师兄很妖孽 无垠仙主 酒剑四方 玄道争锋 执手成仙 蔽日游仙 三界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