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39章

正文卷 第39章

    行到此时,之后就简单许多。

    蛊师泽没有碰那枚冰透药丸,就着玉碗,再次掰开萧落的嘴,灌了进去。

    那虫子又活了。

    他用内力指引着针,牵引着蛊虫移动。

    萧落的皮肤之下,有一个蠕动的凸起。绕是毒医冉和医官康知解良多,也被这一幕搞起一身鸡皮疙瘩。他们还是第一次亲见药谷内的蛊师,这般驱使蛊虫。

    良久,蛊虫绕着萧落的血脉经络完全,蛊师泽轻轻颤鸣着针尾,运气悉数带出。又是一串施针,针尖沾染了掺过蛊师泽血的又一种药液,引着虫在萧落的手臂上挣扎。

    萧落的体温已经正常,在冰室之中,无意识地瑟缩着。

    蛊师泽拿刀口划开了萧落的手腕,迅速拿玉碗接着。涌动出来的不是血,而是一条污浊不堪的虫子。

    看着外形,堪堪可以认出,这就是之前那条冰透的蛊虫。

    那股淡淡的清甜早就消散了,随着污浊不堪的虫子,带出来的是一阵刺鼻,令人作呕。也幸亏冰室里面气味散得慢。

    “好了,康师妹,你给她整理好衣服,咱们出去。”蛊师泽拿着浸过药汁的绢帕,仔细擦着金针和小刀。

    毒医冉和医官康虽然身体康健,但是冰室数日,出去少不了要调理一番。

    蛊师泽又在玉碗之中点了几滴血,却弥漫起一阵黑雾。瞬间,碗中空空如也。他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可惜,不过也无所谓了,毕竟炽赤一事,它已经废了。

    这几日医官康也没一直在冰室里面,她来回给两个师兄带些吃食,也就顺上阡松了。不过蛊师泽几乎没吃,怕误了行动。至于萧落,吊着药罢了。

    看着人出来,阡松立刻丢开被子迎了上去,接过毒医冉手里的落儿,行动得有些滑稽。

    “炽赤已经没了,不过之后不要贸然渡给内力。炽赤多年,又修习那样冰寒的功法,经脉丹田损坏太大。再喂她几副汤药,等醒了,你们就回去吧。”蛊师泽也没管阡松有没有好好听进,自顾说完,驱使着轮椅走了,也没招呼毒医冉和医官康。

    阡松心下薄凉,也没说什么,紧了紧抱着落儿的手,轻轻叹了气,和两人说了一声,回了在药谷暂居的客院。

    萧落感觉脑袋中混浊好多天,又是有个什么东西,像附食的寄生一般,把脑上附着的脏污尽数吸食。身上也褪去了燥热之感,变得清明起来。只是丹田之中,隐隐有股寒凉,让小腹绞痛。她其实很累,根本睡不醒。她是痛醒的。

    阡松见落儿皱着眉头,本想抚平,在手刚覆上时,小人儿醒了,眼泪汪汪的,手按着小腹。

    “落儿,怎么了?”阡松一下子焦急,怕是蛊师泽的医治不妥。毕竟是苗疆之物,若非无奈,他是信不过的。

    “这里,疼。”萧落几乎说不出话,甚至每呼吸一次,就要更疼上一分,整张小脸都揪在一块。

    阡松不再多话,抱着落儿就准备去找人。

    正巧,医官康拿着蛊师泽配的药包来了。

    “你们这……”她一挑眉,眼中便是疑问。

    “你给落儿把脉,她说疼。”阡松看着医官康,倒是冷静不少,又把落儿放回床上。

    医官康怼了个眼白,不过阡松可没看见。她跟着走进内室,顺手把药包放在桌上。

    “你拿她只手,我给切脉。”医官康毫不客气地吩咐。

    阡松自己温了手,给落儿揉着,空了一只给了医官康。

    医官康摸着脉象,又看萧落是小腹绞痛,眼中的神情越来越古怪,看着阡松也不对付起来。

    “落儿怎么了?是蛊虫不妥当?”阡松焦急地问着,眼中全是担忧。

    “她之前,没有过月事?”医官康话语肯定,语气却小心翼翼。

    “月事?”阡松不皱着眉头了,面上有些愣怔。

    “这是初次。以前内力寒凉,又是炽赤。现在没了,才能……”医官康眼中的古怪愈加浓烈,“你们之前,在她未有月事就……也对她有损伤,以后……”她都不知如何说。虽然事出有因,但此时对阡松,她是真的不齿。

    阡松明白了医官康的意思,这是自己的疏忽,耳尖飞快染了通红,只藏在发间。“有药,让落儿不这般疼吗?”他手上运了温和的内力,给落儿揉着小腹。

    萧落受到这份暖意,似乎没那么疼了,又睡了过去。

    医官康看阡松的眼神仿若在看傻子。刚刚折腾了一番,怎么随意用药!
新书推荐: 贺兰梦 带着老婆去修真 昭云欲雨 诸天玄元 咱家宗主有点懵 除恶扬善古典仙侠仙踪侠影 剑魂琴心 为了地球去修仙 倚天屠龙记之谁与争锋 本君要遭报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