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38章

正文卷 第38章

    “你还跟着做什么?”蛊师泽娴熟地转换着轮椅,在冰室外停留,冷冷地瞥了阡松一眼,没有丝毫情绪,又瞥着毒医冉,示意他把萧落带着。

    “我不能跟着落儿进去?”阡松眼眸低垂,神色不明,紧了紧抱着落儿的手。

    现在萧落被为了药,正在昏睡,免得植入蛊虫,再痛苦难耐。

    “你生有体弱之症,冰室会折损寿数。或者你再症发,呵,可是顾不了。”蛊师泽的眼中闪过嘲弄,停下转换轮椅,翻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可以用内力护体。”

    “冰室之寒,内力阻隔不了。”康医官看着几人磨磨唧唧的,有些不耐烦,“我还想观摩泽师兄,是如何压制炽赤之毒。况你们如此,便是耽搁!”

    阡松也说不出什么来了,任由毒医冉抱走了落儿。其实在冰室外站着,虽然现在内力深厚,却依然感受到阵阵寒意,侵蚀肺腑。

    看着四人进了冰室,他还是放心不下,便寻了一床被子,抱在冰室外呆着。

    冰室里面,森森寒气逼人,医官康即使穿了不少衣服,还是觉着彻骨寒凉。

    毒医冉同样冻得发抖,不过他还抱着萧落,此时没了压制,萧落的体温高得吓人,倒是让他更加感受到了冰火两重天了。

    不过蛊师泽倒是另一番情境,之前他说繁重衣物行动不便,耽误步骤。在冰室之中,一身轻薄,也不瑟缩,体温亦不冰凉,倒是显得格格不入了。

    “冉师兄,劳烦了。”指示着毒医冉把萧落安放在冰室的一处冰坑,蛊师泽轻轻谢到。

    “无碍,本就是我……”毒医冉却是想着自己至今没有完成在炽赤之解,有些尴尬,想着蛊师泽行动不便,一会是要卸了轮椅在萧落一边的,“泽师弟,我去给你放蒲团。”他别开了目光。

    “泽师兄,为什么婳岚山庄有炽赤解药,咱们不借来复刻呢?”医官康一边看着冰室之中大量残破的幽幽茧壳,一边好奇,一双眼睛在这张脸上,更显得违和了。

    “婳岚山庄有解药!”毒医冉却一下惊出来,心思一下子飘了。

    蛊师泽并没有理会毒医冉的疑惑,“那是因为,即使要来了也无用。”说着他支起了身子,摆手拒绝了毒医冉和医官康的搀扶,自己运功到了蒲团之上跪坐,“几位师父切过她的脉象。炽赤之解是丸药,和炽赤是等量相对的。”话中,他又用针尖刺开手指,在冰室的满地冰上点了一点,“又因为她是胎中中毒,自然算不了一份炽赤,和其他大不相同,解药用多了,又只会是一样不亚于炽赤的毒药。若是用少了,也不必说。所以解药更加无用。”

    一些东西就这样被揭开,有些残忍,却又是事实,不容反驳。

    循着蛊师泽的血,一条浑身冰透的虫子趴到了点上,很快就吸干净了冰上血点,不安地扭动着身子,想要更多。

    毒医冉和医官康看着这条虫子,心中恶寒。虫子吸了血,内脏被勾勒出了轮廓,只是皮肤冰透,几人都清晰可见。况它本也残吃了数万万的同类。

    蛊师泽取了冰好的寒玉碗,又滴了一道血线,引着蛊虫爬了进去。

    这时,他也不再说话了。拿了一粒黑漆漆地药丸,掰开了萧落的嘴,强行按了进去。又在玉碗中到了一瓶冰凉的药液,又不知道加了多少奇怪药粉。

    “冉师兄,我需要一会你帮忙,待我施针后,若是我内力不支,帮我护体。”蛊师泽看了毒医冉一眼,开始施针。

    至于不找药谷武力最好的医官康,是因为她的内力偏热络,反而坏事。

    毒医冉也不多话,点了点头。

    蛊师泽运起内力,开始第一次施针。

    冰坑之内,萧落被医官康摆弄着宽衣,只留了件里衣,还被密密麻麻地缠了无数金针,看着极其瘆人。

    蛊师泽的眼神没有一点波动,施针之中,犹如观物。

    第一次的施针,每一枚金针头上都点了药液,在针尾又缠绕着圈圈框框的内力波动。

    这是最费用时间的,一次施针,一套作为几乎一日。

    三次施针,前两次是各不相同的药液,最后一次,针尖上点成了蛊师泽的血。

    随着三次施针结束,玉碗之中,蛊虫渐渐沉眠,没了活动。等到干了药液,碗中就只躺着一枚冰透的丸药。

    药丸上萦绕起了一股似有非无的清甜,萧落身上亦是如此,两相交织着。
新书推荐: 一剑封天 从魔尊开始统治世界 超越古武 半吊子的道士 仙侠之路武侠篇 剑绝仙古 我的心脏是把剑 我的金手指不对劲 器徒 医道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