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37章

正文卷 第37章

    “呵呵,婳岚山庄啊,也好。”我不必为难。殷焕话语意味不明,也不叫年佑起身。

    “不若孤就赐你一份大礼。想来即使婳岚山庄旁支,也是娇生惯养的,哪里受得了侍奉旁人。”殷焕的声音愈加低沉沙哑,让年佑的心也不断下沉。

    “皇上言重了。年佑无功不受禄。”她膝盖跪着,已经有些疼痛,却是依然咬紧牙关。

    “怎么无功呢。”殷焕的声音,仿佛从地域而来的叹息,“能过了小选,就是最大的功了。”

    淳池在门外守着,不让人来打扰。

    “以后这宫苑就是你的了。一会就会有侍人来了。”殷焕意味不明一笑,打开了屋门。

    淳池立刻迎了上来,“主子。”

    “给阖宫传旨,封……”殷焕忽然卡壳。

    “年佑。”淳池在一旁赶忙提醒。

    “对,封年佑为,佑妃,你一会调派侍人来。”殷焕眉头瞬时舒展,掩着鼻子离开了这破败宫苑。

    “是,主子。”淳池悄悄咽了口唾沫,紧随殷焕的步子。

    其实殷焕可以辨别出婳岚山庄的血脉。他从出生,脑海中便有一段模模糊糊的记忆。他依稀感觉到的,是不断涌入身体中的水土,仿若回归本源。或者说,从他出生开始,就对药谷和婳岚山庄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他似乎很熟悉那里的人,分辨得出那些人的味道。或者他感觉自己本不是殷焕,而是些其他什么。

    可现在,他是殷焕,当朝天子。他的脑海中常常出现一个声音,或者是自己的声音吧,一直喧嚣着什么。若是自己没有遵循,那个声音便一直吵闹不休。

    包括曾经殷楪行事,包括渗透江湖情景,全和那声音有关。

    殷焕狠狠皱着眉头,眯了眯眼睛,抬手揉了揉眉心。这个声音,也该消停会了吧。

    年佑听着脚步声远去,一颗剧烈跳动的心才缓和下来。她是真的直觉了,殷焕的反常。是否自己不是婳岚山庄旁支,已经被他察觉、或者知晓?

    等确定人走远了,年佑才敢起身,恍惚一阵,坐在凳子上,揉着膝盖。应该是破皮了。

    她心中想着,佑妃,也不是什么坏事。或者成了这个,更加接近上位贵者,才能更好地探听炽赤,才能更快地得到解药。那时,落落定会好好的。

    不多时,淳池指派的一堆侍人鱼贯而入,他们看着年佑,大气不敢出,甚至没有得到吩咐指示,都不敢打扫一番。

    淳池已经知会众人,眼前这个女子,已经被天子口谕,封为佑妃。

    “佑妃娘娘,”还是一个小内侍壮着胆子喊了一声,“我们,请娘娘吩咐。”

    年佑才回过神来。她看着眼前众人,心下明了,一双眼眸低垂。

    “你们各自去忙吧。”她吩咐着,起身去了院子里站着,避开了那些灰尘气息。

    一众侍人动作极其利索,扫洒清理、整理花草、修葺门窗……不多时,整个宫苑焕然一新,年佑也起了心思看这宫苑的名字。

    是楠爻苑。

    似乎是掐着点,那些侍人由淳池带领着,送来了很多衣服首饰、床铺被褥。

    “佑妃娘娘,请沐浴。”就算是宫人利索,但是一番下来,天已渐黯淡。两个看着很是木讷的侍女,请着年佑。

    水已经备好,年佑自然遵从。

    她没让侍人在,只自己一个,濯水沐浴。她不断给自己坐着建设,她本来并没有想着这样,只以为调查一番,偷盗炽赤解药便离开。如今,她怕极了侍寝。

    好容易,沐浴过后,她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味,披上侍人搭在一边的衣服,回了主殿。

    殷焕果然来了,还让侍人点了香。铜炉升起缕缕轻烟,让人有一股迷离之意。

    “佑妃好了,就来安寝吧。”殷焕的声音幽幽传来。

    年佑咽了咽口水,才胆战心惊地去了床榻。

    “宫人如何啊?”殷焕状似无意地问着。

    “都很好。先前还是荒凉之景,不过半日,就这样了。”年佑斟酌着开口,小心翼翼地看了殷焕一眼。

    模模糊糊地,她忽然晕睡过去,不知后事。

    殷焕看了人一眼,神色晦暗不明,熄了烛火,下了床榻。

    翌日清醒,年佑并未觉得身上粘腻。昨夜,或者没有?

    她心下疑惑,却没有说。床上虽然有血帕,可她经历过人事,自然知晓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样自己也安心许多。不挑明,这样就很好。

    落落,落落。年佑心中又默念数次。
新书推荐: 贺兰梦 带着老婆去修真 昭云欲雨 诸天玄元 咱家宗主有点懵 除恶扬善古典仙侠仙踪侠影 剑魂琴心 为了地球去修仙 倚天屠龙记之谁与争锋 本君要遭报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