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32章

正文卷 第32章

    年素央没想到,父亲和姑母,一去就是将近半月。期间倒是有药谷弟子,来给表哥用了解药,化开了那劳什子鸾相散。

    年嫦和年勒从出生开始,并没有被阮翩杜教导。年榭虽然不喜,孩子却是无辜的,不能被那样的人教坏了;知道让自己发妻教导,是会伤心的,便请了年栩渊的姨娘带着。如今两个孩子大了,也是知道些事的,但是对着阮翩杜的种种,实在亲近不起来。

    年素央知晓那次来人是易卦阁,可又不能对阮姨娘怎样,对着年嫦和年勒也没有脾气,倒是都撒给了族中长辈。

    的确,自己心疼,不想族中女子小选给天家当侍人,但是真有些旁支不这么想。他们觉得,这是个机会,并不觉是奴颜婢膝的模样。

    年素央快被这些人气疯了,迟早要为婳岚山庄剔除这些祸害。

    “素央,若是难,我,就算了。”幽璃被年素央在族中称呼了尤小姐,不明就里的众人倒是没问。但是她已经下定决心去宫里,寻求炽赤的解药,若是走不了婳岚山庄,多的是不想女儿去那些地方的人家,只是难找些。

    如今,她的筋脉是真的长好了,丹田也恢复许多。偶尔,她又拿着软剑,拾起自己旧日的功法。

    “不,你要去的。”年素央却是异常坚持。就算不喜小选,要是需要风头消息,她觉得,幽璃可比那旁支女儿,管用多了。

    幽璃只是叹息。在婳岚山庄,完全收起了自己故去的妩媚做派,一时还有些恍惚。

    “我总直觉,那天家……”没那么简单。年素央话未尽就收了,事关“瑶桦”,幽璃是个外人。他们找的是个传说,是否关系密梓?瑶桦在常人眼中,也是个虚无缥缈的传说。

    “什么?”幽璃没听得,停开剑,反问一句。

    “没什么。”年素央垂了眼眸,没有答话。

    她应该欣慰,从回了山庄,阮翩杜就没敢来自己面前作妖不是?

    阮翩杜也是个人物,她给年榭下药,难受的还是年素央的母亲。自贵妾进来,她再不和年榭同房,把自己院子盖成了个小道观,只偶尔看看年素央,或者对年嫦和年勒两个孩子动容一番。

    先前年榭让年栩渊的姨娘帮衬山庄事务,但是人前年去了。如今,倒是年素央在过目。

    “少主,庄主和老姑娘回来了。”侍人和年素央恭恭敬敬地说。

    年素央看了幽璃一眼,“我先走了,你注意休息,经脉才养好些。”

    “嗯,我知道。”幽璃微微一笑,目送年素央出了院子。

    “父亲,姑母。”年素央在庭前招呼。

    两人一路风尘仆仆,面上不由带着疲惫之态。

    “嘘,屋里议事。”年榭压低了声音,轻呵一声。

    年素央跟在二人身后,进了主屋。

    瑶桦是木灵,确有其事。从药谷初成,便是依托瑶桦,识百药,知万千功效,庇佑一方。

    这是一场交易,瑶桦让世人多条活路,而药谷,就要世世代代,留一药祖,以心血守护。

    而药祖,其实也是药人,一旦成祖,再不出谷。每一代,便有一批经脉惊异之人,若是愿意,便习得药理,以身萃药。中途会有人坚持不了,便失去了成为药祖的资格。只有留在最后那人,一身血肉皆为良药,寿命得以延长,并其医毒造诣,便化成传说;守瑶桦一周,再用血肉滋养瑶桦。

    至于婳岚山庄,香道发家,是偶然得瑶桦树胶,有异香,惑人入梦,识天灵、成天识、得顿悟。山庄的功法,便是其入梦所得。瑶桦木灵在他闯入时便已经发觉,只是感念此人气运宏厚,便是以后数辈皆是如此,便让药谷和此人接触。

    自此,瑶桦成了药谷和婳岚山庄共有的秘密。山庄不止要为瑶桦分享气运所得,更要每代送一嫡系子弟进入药谷。年栩渊和毒医冉皆是如此。他们也曾是药祖备选,只是没熬过去,成不了药祖。

    “素央,药谷不日会派个弟子来。她是药谷武学造诣最好的,如今外出行医了。”年榭从药谷回来,依旧忧心忡忡。

    “是要我同去域外探查?”年素央立刻就猜到了。

    “是。尤小姐小选之事,我同你姑母安排。我们族中女子,绝不为天家婢。”年榭的话不容置喙。

    年栩渊担心庞铭义,毕竟还未亲眼看过,便先行离去了。

    索性那弟子还未来,年素央有时间告别一番。
新书推荐: 旷世纪 上古传之尘封 杀妖狂人 仙吠 伐天行 魔罗剑神 芜剑道 修真诡秘录 皇朝脉动 仙师指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