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28章

正文卷 第28章

    年素央和幽璃坐在车驾里面,庞铭义在外面驾车。

    为了行走方便,他们并没有携着侍人,况那三个侍人本就是呆在那院里的。

    铁蹄敲击着地面,踏音声声,震荡人心。车驾所过之处,飞扬起卷土尘烟,虽似极其壮阔,却又随风落定,只等再起波折。

    “我再也回不来这里了。”幽璃抬手,掀开帘子的一角,看着飞略而过的路影。她或者并不是和年素央说,只是在自己叹息。

    年素央心中的焦躁并不少。若是骑马,会比车驾快上许多,她心中思虑的都是“瑶桦”,至于小选之劫,比起这个,倒是不值一提了。

    她没有回幽璃的话,只是附和着叹息了一声。

    “素央,你说,我这样,图些什么呢。”幽璃从心底生出一种迷茫,自己喜欢落落,可是落落不需要,或者也不知晓,况即使知晓也不懂分毫。

    “你自此,便只是幽璃。”年素央宽慰着幽璃。她此时是羡慕的,没了束缚,单为自己,定轻快许多。

    “只是幽璃吗?可是幽璃早就不在了。”幽璃的眼神更加空洞了,她从刑室之后,便已经失了自我,只是为着那双清澈,过着种种。如瞬崩塌,人怎么好得了。

    年素央看着如此,便是心累。她叹息一声,也不知是否悲悯,“幽璃,你要入宫,不就是为了萧落吗?”她心弦一紧,几乎忍不住说出婳岚山庄有炽赤的解药,“你知道吗?故去许久,域外诸国进贡我朝,炽赤和它的解药,都是贡品。”

    听到这些,幽璃的眼睛才又有了神,“也就是说,我或者不用专心,当朝天子找的那样东西是什么。”她激动极了,抓住了年素央的袖子,“或者宫里,就有炽赤的解药!”

    的确,一份具体的解药,比那种虚无缥缈的传说,更加振奋人心。

    “对,一定有。”年素央忽然想给幽璃定心,“我曾听闻,当朝北亲王的已故王妃,便是在孕期,被炽赤毒杀的。”

    幽璃的眼睛再次溢满了神采,又是个娇俏佳人,“素央,多谢了。”褪去那份媚态,她也是个温婉美人。

    “我也要谢你呢。”年素央回着,眼神中的笑意,却不达眼底。

    车驾缓缓停了下来,内里已经昏暗,一轮日头已经到了山底,只晃着一点点的余光,卑微地按耐着这般天色。

    “表哥!”年素央微笑着先下了车驾,叫了人一声,又转过身去,扶着幽璃下来。

    “你知晓的,若是骑马,只需一日天。”庞铭义拉着车驾坐骑,牵了绳子,搭在树上,车驾在夜里不好赶路,便在边上修整一夜。

    卜越教落在一片山体之中,只是坐落,便有一城余。教众开了一路,通往官道。虽车驾上了官道,但难就在此处,车驾路程耽搁半日,便要劳烦,中又无城。

    “你们一路倒是说话解闷,留了我一个在外面,都没个消遣。”庞铭义安置好车驾,说着便打了火折子。

    “哪有,表哥看着一路风景,可是得意呢!”年素央笑闹一番,惹得人又熄了火折子。

    “表妹,好了好了!”庞铭义佯恼一番,不过又笑起来,“你和前辈用些干粮,我找些干柴去。”

    这一声“前辈”,惹得年素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赶紧掩面。

    幽璃有些不自在,干咳一声,“庞少侠,如今我失了一身武学,还是称我名姓吧。”

    “抱歉,我……”庞铭义也发觉自己搞乱了,倒是一时憨站那里。

    “表哥,趁着天有余光,我和幽璃在此,你快拾些柴来。”年素央轻推了庞铭义一下,让人回了神。

    幽璃对此,也就一笑了之了。

    不多时,庞铭义就拾回了些柴木。火折子扔下去,因着略带水汽,先只是浓烟,后才有了点点火光。

    三人各自用着干粮。虽衣着还算精致,但就着粗制丝毫不介意,也是个中,便是江湖人。

    “表妹,你们去车驾里面,我给守夜。”才用过膳食,庞铭义便催促着二人上车,自己拿了截枯枝,挑弄着火堆,准备熄灭。

    “那谢谢表哥了。”年素央笑着,准备拉着幽璃上车。

    只是变故突生,车驾的坐骑忽然嘶鸣,声音透露着惊惧。

    幽璃下意识地握着软剑,全忘了经脉才好。

    年素央捏紧素练,庞铭义也提了剑。

    三人四周看着。

    果然,是四盏若隐若现的幽绿的灯笼。

    幸好,狼群开春就散了。
新书推荐: 仙师指路 我的仙侠被入侵了 九品仙凡 凉薄上神拐回家 夏蓁传 嫤冰 持剑行 道途长安 我辅导天庭 红尘之后乃是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