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26章

正文卷 第26章

    “落儿,该起来了。”阡松巴拉着窝在被子里的小姑娘,眼睛里都是笑意。

    “不要嘛,我还要睡!”萧落不满地缩在被子里面,赖着不起。

    “你都多大的人了啊……”阡松无奈地摇了摇头,直接上手扒拉开了被子,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哼。”萧落撅着嘴,闭着眼睛,死活不想睁开。

    阡松只好拿了衣服,给萧落穿好,“你可是教主,又不是每天都叫你这么早起啊。况且,现在也不早了。”他看着萧落还是紧紧闭着眼睛,有些失笑。

    “那我不当教主好不好啊……”萧落撅着嘴,迫于无奈睁开了眼睛。

    “说什么胡话,你不当谁当!”阡松眯着眼睛,用手敲了敲萧落的额头。

    “阡松哥哥,你又欺负我!”萧落委屈巴巴地看着阡松,“还是幽璃姐姐好,她从不欺负我。我都好多天没见过幽璃姐姐了。”

    “没良心的,我对你多好啊,怎么就记得幽璃了。”阡松的语气虽然没变,开始给萧落梳着发辫,但是眼神一下子就冷下来了。

    果然,当初就不应该为了落儿,留着那个杂碎。阡松想着。

    “呃,阡松哥哥也好。”萧落撇了撇嘴,看着镜子,轻轻说着。

    “嗯,你知道我好就好,可是个小没良心的。”阡松的眼神才恢复了往常,温和地看着萧落。

    好一个谦谦君子啊。

    “我哪里没良心了嘛。”萧落虽然抱怨着,却还是由着阡松拉起自己的手,带着自己出去了。

    “你有,哪里都有。”阡松失笑着。

    ———————————————

    “见过左护法,见过教主。”

    前脚刚踏入教会,马上就是整齐划一的声音。

    “阡松哥哥,他们好吵啊。”萧落小声抱怨着。

    “落儿乖,跟着我就好。”阡松摸了摸萧落的发顶。

    萧落一下子就开心起来。虽然来过教会好多次,但是每一次她都是好奇地看着一切。她跟着阡松,乖乖坐到了主位上,听着那些嘈杂的汇报,只当是耳旁风。

    都是些什么呀,好没意思。萧落想着,拿出自己悄悄藏在袖子里的竹编蚂蚱,在手中来回摆弄着。

    忽然有一只细致的手,把竹编蚂蚱给拿走了。

    “阡松哥哥……”萧落差点惊叫起来,不过想着之前阡松的嘱咐,声音又弱了下去。

    “落儿,你看,那三个桩子,你把桩子都打断,哥哥就把这个还你。”阡松笑对着萧落。

    底下的教众看着被压在地上的三人,静默不语。

    这是威慑。

    “这是桩子吗?和人可真像。”萧落笑着。

    “嗯,这是新的桩子。要是落儿喜欢,以后咱们就用这种桩子练武。”阡松的笑容很是温和,那些教众们都几乎忘了,被称为桩子的,是三个活生生的人。

    “那阡松哥哥可要说话算话,我打断了桩子,就还我。”萧落和阡松讨价还价着。

    “我什么时候骗过落儿了。”阡松揉了揉萧落的头发,把鞭子放在了她手里。

    中间被压着的三个人脸上都是惊恐,只是被喂了药,不能动弹,也不能言语。

    萧落甩了甩手里的鞭子,眨巴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朝着三个人随意地一挥,就拉着阡松回了主位。

    “阡松哥哥,我的蚂蚱……”萧落伸手对着阡松,眼睛里慢慢的期待。

    “可是,桩子还……”阡松才要说什么,只见中间那三人脸上才有了放松的神情,却是一下子被拦腰分了家,鲜血喷涌而出,离得近的教众赶紧向一旁避开,漠视着三人的脏器散了一地,扭曲地挣扎着。

    “阡松哥哥你看,三个桩子,我一下子就都打断了!”萧落脸上挂着一副快夸我的表情,让底下的教众心惊肉跳。

    阡松笑得更加温和了,“嗯,咱们落儿最棒了。”说完,就把竹编蚂蚱还给了萧落。

    萧落立刻喜笑颜开,摆弄着竹编蚂蚱了。

    阡松一下子凌厉了眼神,冷冷地扫着底下的教众,“以后,若是再有说教主怎样的,可不止是被拦腰打断这么简单。”

    他盯了那些散落的器脏好一会儿,又拉起了萧落,“落儿,咱们走了。”

    “大长老,你就带着人,把教会清理干净吧。”他又朝着旁边的一灰须的长者吩咐完,带着萧落离开了。

    那灰须长者,是卜越教的大长老,末易。

    阡松是前任教主的独子,而萧落是前任教主捡来的一个孤女。

    虽然萧落武学天赋异禀,但是心智不全,总有杂碎编排。
新书推荐: 九品仙凡 凉薄上神拐回家 夏蓁传 嫤冰 持剑行 道途长安 我辅导天庭 红尘之后乃是仙 希望你能做个人 雾隐六道参天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