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25章

正文卷 第25章

    “咱们回去再说吧。”庞铭义轻声慰藉着年素央,嘴角无奈地勾了勾。也不知这番,是否有什么不虞之态。

    此时,两人也没有再呆着的必要了,由菩宛引着,离开了卜越教的这处宅子。

    也亏得如今,卜越教势力是大半个江湖,否则这般行径,早被那帮叫嚣着“魔教”的侠义之士覆灭去了。

    “表哥,你还要留在这边吗?”年素央问话的语气还是同往日一般,只有她自己知晓内心的焦躁。

    “其实此次拜访,一是为了把那物什送出去,一是看过卜越教有什么变故。”庞铭义灿灿一笑,“如此,算是一桩事了。”

    “表哥,你当真不知晓,那物什是个什么形象?”年素央带着些试探问着,手里抓着素练,背在身后。

    “义父未同我说过,我也未见过。”庞铭义弯着眼眸。

    如此,阡松说是域外传闻,他见过的形象该是什么?是画卷?或是言语传说?年素央轻轻皱着眉头,不得其解,毕竟她也只听族中大长辈教导“瑶桦”之名,却从未见过,初见是只是惊异,听得阡松一番言语才有慌乱。

    “表妹?”庞铭义的声音,才让年素央回了神。

    “啊,表哥,怎么了?”年素央娇俏地笑着,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想什么呢,这般出神。”庞铭义并未察觉什么,只当是年素央累了。

    “我想,阿冉表哥什么时候来,总该道别一番吧。”年素央拉住了庞铭义的袖子,轻轻晃了晃。

    庞铭义无奈一笑,抬手想摸年素央的发顶,又收了回去。“阿冉么,有幽璃在这里,是恨不得日日都在的。”说着又轻轻摇了摇头。

    “等和阿冉表哥别过,咱们就带着幽璃回去好了。”年素央感叹着,手又放在面前,细数着素练的纹路。也亏得这天蚕丝坚固,否则哪受得了这般摧残。

    “好,听你的。”庞铭义只当,幽璃废了一身武学,又是阿冉在乎的人,跟着他们回婳岚山庄再好不过,毕竟阿冉可是不得空的。况且幽璃曾是卜越教的右护法,沾染的事情绝对不少,难保没有仇家寻来。

    正吃着晚饭,就听得响动。

    已经过了些天,现下幽璃也同他们一起,在桌上用饭。避着人的也只是双生子,况他们也不认得幽璃。

    三个侍人已经被晕过去了,毒医冉也就走了出来。

    “阿冉,正说着你呢。”庞铭义赶紧让出了位子,“我去给你拿碗筷。”

    “不用了。”毒医冉叫住了庞铭义,“我用过了。”他说着,垂了眼眸。

    庞铭义已经迈出了步子,站起身子,到底没坐下来,“那我给你倒盏茶,等着。”他故作轻快地说着,又笑起来。

    “冉神医,许久不见了。”幽璃放了碗筷,看着毒医冉的眼神里,有些许不知所措。

    “我……幽璃,我看看你的经脉。”毒医冉看着幽璃,目光也有些躲闪,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脱口扯这一句。

    “冉神医先坐吧,好歹等幽璃用过膳。”年素央也知道二人的尴尬,让了出去。

    毒医冉也知道,他们不想幽璃知晓自己和庞铭义之事,至少不是现在。

    “我吃完了,我去看看表哥,怎么还没好一盏茶。”年素央见毒医冉坐下,赶紧撂了筷子,娇笑一声走开,还带上了门。

    屋里面,就留了幽璃和毒医冉两人。

    “如今看你,恢复还不错啊。”毒医冉早就知晓幽璃对自己无意,只是经上次一事,如今才有些心灰意冷。

    “嗯,还好。”幽璃的睫毛微微颤了颤,她是再没法在毒医冉面前维持那份媚态了,“你的药很好。”她的嘴角浅浅地弯着,笑意动人。

    “我,看看。”说着,毒医冉拉起了幽璃的袖子,轻轻摩挲着那些缝口。内里接着经脉的缝线是浸过药的,会被吸收掉,不需要拆。只有外面的这些缝口,全是要拆的。

    幽璃感受着毒医冉的手指摩挲这些缝口,很是不自在,眼睛都不知该看向哪处。

    这双手很是细嫩,或者常年累月,熏泡在各种药物里,愈发白洁无暇。

    毒医冉感着幽璃轻轻抽着手,本没有旖念,却忽然升了起来。他红了脸,立刻收回了手,干咳一声,眼睛看向别处。

    “经脉恢复不错,应该是长在一起了。”毒医冉的语速很快,“我一会给你拆线,有药膏,不留疤的。”话落,翻找起了自己的小药盒子。
新书推荐: 救世主她睚眦必报 妖祖婆婆 术师无双 神通之凡人卷 开阳四式 征踏仙途 潋潋未央 斋行记 蓝玉案 孟白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