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20章

正文卷 第20章

    “幽璃,许久未见了。”毒医冉把软剑放在了桌上,自己坐到了床边,“我看看你的经脉,是否长好了。”他的声音很轻,生怕惊扰了什么。

    幽璃一时语塞,抿了抿嘴唇,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冉神医,多谢。”

    这声道谢,让毒医冉的心凉了半截。这份疏离,的确明明白白。

    “无事,我是医者。”毒医冉笑得有些勉强,掀开了幽璃的袖子。一双玉臂已经不再光洁无暇,零散着十数密密麻麻的缝口。

    他只觉得心口揪着生疼。阡松牵扯了身子,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这经脉接得可不容易,你一定要保重。”毒医冉的语气无比郑重。

    “我一定不辜负冉神医,这般费尽心力的医治。”幽璃此时的笑容,如同大家闺秀一般,褪去了那份媚态。

    “你的剑,我带给你了。”毒医冉心底叹息着,垂着眼眸,“记得按时吃药。”他嘴角是清浅的笑容。

    幽璃听到自己的剑,心中有瞬间被触动,却又马上归于平静,“我会的。我的剑,只会我用。”她说着,手指微微动了动。或者像自己这样的人,都是喜欢那般清澈。

    毒医冉关了房门,对着这一方小院,仰头眯着眼睛,面罩落在了地上。熹微的光辉点点散出,渗进眼睛里面。他一直在笑,整张脸都被渡了光层,像是万般念头,全汇聚在这一念之间。

    要不,就放下?他问着自己。可能吗?怕是很难吧。

    他没有捡起面罩,只是离开了。或者无人知他来、无人知他去。

    年素央再来照看幽璃时,捡起了面罩,知是毒医冉来过了。她或者也无法感同身受,只是觉得不值得。

    “幽璃,冉神医来过了。”年素央轻轻推开了门,幽璃正在看着桌子发呆。

    桌上的,是属于她的软剑,陪伴许久,出生入死多年。

    年素央噤了声,幽璃还未完全回神。

    “我知道,是我错了。”幽璃只是需要有个人,听着自己诉说,“素央,或者从一开始,落落就不应该救我。再或者,我不要奢求,自己去守护那份纯粹。又说,我不要奢望,只有自己才能护着……”她卸去了自己那份媚态的伪装,也卸下了自己一直走不出的担子。

    “那个时候,我真的好怕。刑室里面暗无天日,那些,就为着我这副皮相,那时我才十多岁,就被剥去了清白。没人相信我不是愿意的,或者他们根本不在意。那时我真的以为,死了就解脱了。然后落落就来了。”幽璃脸上,浮现出了那般温润的笑容,“落落多好,一下子就把我带出了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只是阡松陪着她太久了,我出现的太迟了。”她的笑容因着眼中的悲怆,变得支离破碎。

    “幽璃,你知道吗?有些人,或者就为着一个虚无缥缈的存在,几辈子的人,都在努力着,从不言弃。”年素央说着,眼神闪了闪,“一定有一天,你会重新执剑。”她此刻,是真的坚信,而且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

    “嗯,我会的。”幽璃垂了垂眼眸,又恢复了那份媚态,“你说的那份虚无缥缈,可是当朝天子在寻找的?”

    “嗯。传闻,有了那样东西,可使活人坐化成神、故者死而复生,或者万物化灵、万物灭神……”年素央的声音中带了些嗤笑。她可不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会真实存在。

    “那是样什么东西呢?”幽璃不知为何,忽然为这份虚无缥缈,颤抖了心尖。

    “没人知道。当朝天子也只是暗中寻找,从未说过这样东西是什么。或者当面问问天子,也就知道了。”年素央并未重视这些,想着言谈许久,滴水未进,叫侍人沏了一壶花茶进来。

    她转了杯子,倒了一茶盏,使幽璃润着喉。

    “素央,我记得前几年,京城来人小选,说是进宫侍奉的。”幽璃一边就着茶盏,一边问着。

    “嗯,京城小选三年一次。咱们有侍人,那些小选中的人,就是去京城宫里当侍人的。”年素央随意说着,“今年又来小选,也不知那朝廷如何,这次竟然强压着我婳岚山庄,送个女儿进去。”她的言语之中,全是愤怒。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幽璃的心思百转千回。“素央,你觉着,婳岚山庄送我入宫,该是如何?”她的眼睛变得锃亮,盛满了希望,让人不忍破坏。
新书推荐: 神渡之劫 超级仙门的养成 携手修仙路 九重天外有来客 酒尽霓裳轻 星空战神 天火劫 五行阴阳传 青玄龟甲 山海一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