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14章

正文卷 第14章

    阡松最近有些心不在焉。

    算好了婚期,还有段时日。东西也备得差不多了,每隔半月喂着落儿一颗药,炽赤似乎已经蛰伏下来了。

    那些冰蓝的小虫子,就像飞蛾扑火一般,拼命靠近那份温暖,却被这份温暖凐灭,化作了冷却的液流。

    即将来的,是教会上对右护法位置的角逐。

    末易和自己说,想要他的独女末容茹当这个右护法。上次,末容茹不如幽璃,就是用了不少暗器,也落了下峰。

    这个大长老,真是不省心啊。

    阡松摇着头,很是无所谓地笑着。

    “阡松哥哥,你为什么笑啊?”萧落在阡松旁边趴着,本来在摆弄着竹编,却被这声笑给打断了。

    “我是高兴,可以和落儿成亲了呢。”阡松放下书卷,揉着萧落的头发。

    “哦,好。”萧落懵懵懂懂的,转眼就继续着竹编了。

    阡松想着末易的事,眼神一下子阴狠起来。仗着自己年长,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如此,也不该留着他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当初那个阡松么。

    不多久,这场要角逐右护法的教会,大张旗鼓地开始了。

    准备这次教会,进行了将近一月。来角逐的教众形形色色,但是无一例外,都是个中高手。

    萧落也在,看着台上人比划招式,目不转睛地,自觉有趣极了。

    阡松陪在萧落身边,根本不在乎台上的比试,只是盯着落儿,偶尔斜一两个眼神,瞥着末易。

    幽璃还在一边坐着,只是离萧落很远了,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上的比试。

    除了幽璃,那些教众抽了签子,两两比试,留下一人,在等三日,如此反复,直到留下最后一人,再同幽璃比试。

    今天,是比试的第一日。

    来来回回,异常炫目。

    末容茹遇到的对手,已经被一枚钢针打下了台子,她悄悄看了阡松一眼。只是阡松一直盯着萧落,反而是萧落看了末容茹的比试。她心里唾弃一番,父亲已经同自己说过,萧落只是前任教主给阡松的炉鼎,等她一身内力给了阡松,就是她的死期。

    南叁赤裸着上身,肌肉的线条里都闪烁着凶煞,胸口一道狰狞的旧伤横贯着。背上背着一把刀,通体黝黑发亮,让人胆寒,刀下有多少亡魂。他一脸坦荡,眼神中没有一丝情绪,似乎无欲无求,更让人捉摸不透。他刀还未用,只凭借着一身蛮力,已经胜了抽签的对手。

    “阡松哥哥,之前我见过他。”萧落指着南叁,同阡松悄悄说着。

    “你还记得?”阡松摸着萧落的头发,忽然有些嫉妒,不过很快也无所谓了,都要成亲了不是。

    “嗯嗯,我记得上次,他几乎要打败幽璃姐姐……”萧落此时又叫了“幽璃姐姐”,毕竟已经习惯了好久,没那么容易改过来。一出口,连她自己都惊着了。

    阡松叹了口气,顺了顺萧落的头发,没在说话。并不是喜欢与否,而是习惯。

    “幽璃是坏人,她欺负阡松哥哥。萧姨说过,我要保护好阡松哥哥,欺负阡松哥哥的都是坏人。”萧落童稚的语气,坚定着自己的好坏观念。

    “嗯,落儿,乖。”阡松深呼吸着,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不知所云。

    很快,今日的比试落了幕。

    日子过得很快,就剩下了最后两人,一点都不意外,是南叁和末容茹。

    末容茹看着南叁,心里还有些发怵。上一次的时候,他是和幽璃比试的,最后一场是自己和幽璃。

    说实话,自己对上南叁,都不知道有没有胜算。不过自己要相信父亲,父亲说一切都准备好了。

    末容茹先发制人,扬手就放出了藏在袖口里的钢针。钢针细密如麻,只是南叁也不干站着,身法如同鬼魅一般,只一侧身便让这十数钢针落了空。

    南叁知道,此时此刻,要用上自己的刀了。他借着末容茹的飞镖,扯开了绑着刀柄的麻绳,飞扬起刀身,留下一道道犀利的气息。

    末容茹躲着,有些慌乱。父亲不是说使人给南叁下了药吗?怎么还是这般厉害!她自觉暗器已经飞出去不少了。比试是不许用毒的,她完全发挥不出平日的优势。

    南叁的身体实在强悍,有些飞来的暗器,甚至没进入皮肉,就落了地。

    末易在坐席上,也有些急躁。自己派的人明明说了,药都下了。

    “隐私手段,可是不少。”南叁毫不怜香惜玉,把末容茹打下了台子。
新书推荐: 神渡之劫 超级仙门的养成 携手修仙路 九重天外有来客 酒尽霓裳轻 星空战神 天火劫 五行阴阳传 青玄龟甲 山海一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