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11章

正文卷 第11章

    “蛊王……呵……”毒医冉在这些虫子上撒了些粉末,虫子缓缓地僵住了,蜷缩成一团,闪烁着幽森的光芒。

    他又取了另外的配药,将那些小团浸了去。等了大半柱香,再取出来时,就是一颗颗幽蓝的珠子。

    “怕是又要浪费不少啊。”毒医冉叹着,毕竟每一颗药丸里面,都是一条小冰蚕,养殖费事,存活率极低。为着那炽赤,不知得耗费多少。

    “冉神医。”阡松叩了叩门,没等人应声,自己直接推门进来了。

    “左护法?怎么有空闲,来我这里?”毒医冉也不在乎这种冒犯,或者也算不上冒犯。

    阡松现在并不担心,毒医冉会因为幽璃的事情怎样,算是有恃无恐吧。

    “我来,当然是为落儿。”阡松眯了眯眼眸,折扇横敲在了桌子上,敲击声异常清晰,“最快,我需要多久,把落儿一身内力散去?”

    “最少半年。若是太急了,必定会损伤根本,筋脉再好,也受不了蛊王闹腾。”毒医冉趁着阡松不查,将一桌子幽蓝的药丸收了起来。

    “多谢冉神医了。”阡松嘴角挂着莫名的微笑,瞥着毒医冉的小动作,不甚在意。

    “你不用担心。幽璃在乎萧落,是萧落让幽璃活下来的,就算一命还一命,我也会尽力医治。”毒医冉也知道阡松的担忧,言语在打消着他的顾虑。

    虽说,算下来早就还了。毒医冉想着,谁让幽璃在乎呢。

    “冉神医这样说,我是放心多了。这炽赤的解法,要是被您再研制出世,也是千古留名的。”阡松温润地笑着,抱着折扇,对毒医冉行了一礼。

    如此,自己查到的那些,暂时不需要放在明处了。

    “或者,炽赤没有失传呢?”毒医冉坦然地受了这一礼,反问着阡松。

    阡松一下子僵住了,许久未动。

    “不过玩笑,瞧你吓得……”毒医冉装作若无其事,指间沾染了些药粉,拍了拍阡松的肩膀。

    阡松登时活动起来了,知道自己是被毒医冉散了药,才会僵住,“冉神医的毒术,真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他也不显示自己的恼怒,还是笑着,不过垂了眼眸。

    “左护法过奖了。”毒医冉心里舒坦不少,算是小惩大诫吧,毕竟医药无形,“左护法无事,就回去吧。”他开始赶人了。

    毕竟自己的目的到了,阡松也不恼,挥了挥衣袖,轻笑一声离开了。

    毒医冉看着自己零零散散的药材粉末,顿时没了兴致。动手把这些收拾好,锁了药柜,关了房门,备着出去走走。

    “哥哥。”毒医冉来的也是时候,庞铭义正在用晚膳。

    刚刚来时,他散了药粉,让两个侍人昏了过去。

    “你来的勤快。我以为,得过几日呢。”庞铭义轻笑一声,“快坐,我给你拿份碗筷。”

    “谢谢哥哥。”毒医冉摘了自己的面罩,坐了下来,毫不客气地等着碗筷。

    不过四方小院,虽然仅有的两个侍人睡过去了,但是厨房并不远。

    不一会,庞铭义就拿了碗筷回来。

    “你的伙食,可真是差。”毒医冉啧啧摇头。

    “要是嫌弃,就别吃了!”庞铭义用自己的筷子,笑闹着敲了敲毒医冉的筷子。

    “吃呢,吃呢。”毒医冉这时的笑,灿烂非凡,似乎掩盖了半张脸面狰狞的斑驳。

    “听说,卜越教教主萧落,身中炽赤之毒?”庞铭义试探着问。

    “你知道的。从我出谷,师父就让我来压制了。”毒医冉喝着白粥,手顿了顿。

    果然是有事。

    “我确认一下。”庞铭义咽了口粥,把碗筷放在一边,“你可能不知道,炽赤来自域外,虽然失传,但是曾经有不少,被进贡我朝。”

    “你是说,这萧落,可能是……”毒医冉挑着眉,对这些并不太在意。

    “北亲王妃在孕期被下了炽赤,一命呜呼。小郡主早产,传闻夭折。这是十六年前。”庞铭义说着,这些事,同父亲被冤牵扯颇深。

    “那也不足说明,萧落是那个郡主。”毒医冉也放了筷子,百无聊赖地看着庞铭义。

    “父亲被斩前,母亲和我就逃了出来,都没送父亲最后一程。后来连尸身都没有,只送来了一捧骨灰。”庞铭义脸上全是哀伤。

    毒医冉却是一脸嘲讽,“他怎样都与我无关,我已是江湖人,可不掺和朝堂。”

    “再怎么样,他是我们的父亲,你否认不了的。”庞铭义的声音有些颤抖。
新书推荐: 神渡之劫 超级仙门的养成 携手修仙路 九重天外有来客 酒尽霓裳轻 星空战神 天火劫 五行阴阳传 青玄龟甲 山海一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