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10章

正文卷 第10章

    毒医冉的酒醒的容易。天刚蒙蒙亮,人就清醒得不得了,再无法入睡。

    昨晚一出,倒是尽说往事了。

    “阿冉,这几月,我都在这里住着,过几日再来找我就好。”庞铭义给毒医冉端来了洗漱的水。

    毒医冉倒是记得清清楚楚,为着昨晚的那份失态,很是窘迫。

    “不便让侍人来,要是清醒了,就起来吧。”庞铭义带着笑意,有些庆幸,阿冉还留了几分孩子心性。

    毒医冉匆忙洗漱,借着天未大亮,都没告辞,直接走了。

    ———————————————

    幽璃捂着有些发昏的额头,眼前还有些晕眩。

    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啊。

    自己记得昨天晚上,一直在喝酒,再之后……再之后发生什么了?

    脑袋里面空白一片,幽璃更加头痛了。

    “幽璃,你醒了。”毒医冉听到屋里面有动静,推门而入。

    “冉神医?”幽璃环顾四周,才有些回过神来,“我怎么在你这里?”她紧紧盯着毒医冉,语气有些倨傲,倒是没了那份媚态。

    “你不记得了?”毒医冉挑了挑眉,居然没纠结自己是直呼其名,果然醉得很。

    “我……我只记得,昨夜在饮酒,然后就……”幽璃歪着脑袋,用指节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意外地有些可爱,“我的剑呢?”她摸索着腰间,又惊恐起来。

    “咳……”毒医冉眼睛里带了笑意,“你不记得也好。”

    “我……我昨夜……很过分?”幽璃小心翼翼地问着,这时才有些后怕。

    毒医冉看着幽璃想过了,有些无奈,便将昨晚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这……”幽璃赶紧穿了鞋,走到房门时还有些跌跌撞撞。

    “你醒了酒再说啊……”毒医冉看着幽璃跑出去,也大概猜到是做什么去了,只喊了一声,没有追出去。笑着摇了摇头,继续摆弄着药材了。

    毕竟,还得给萧落压制炽赤不是,准备的东西可是不少。

    ———————————————

    幽璃跌跌撞撞地才跑到门口,一道气劲就迎面而来。

    “幽璃,你还想欺负阡松哥哥!”萧落怒目圆睁,挡住了幽璃。

    不过幽璃要解释的人,从来就只是萧落。

    “落落,你听我说……”幽璃恐慌的,只是萧落的态度,话语中全是小心翼翼。

    “我都看到了,你们说我傻,可是我知道好坏!”萧落又挥了鞭子,一道深深的痕迹出现在幽璃脚边。

    “右护法,落儿不想见你,就不要让她为难了。咳……”阡松拉住了萧落,却是还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剧烈地咳嗽。

    牵制毒医冉,已经不需要幽璃了。卜越教的暗桩,查到不少新的东西。

    “阡松哥哥……”萧落已经顾不上幽璃,对着阡松满目担忧。

    “咳……”阡松顺了顺气,“想来,右护法是取自己佩剑的。”他说着,又顺着气,“洱希,把右护法的佩剑拿来。”

    幽璃接过了洱希还来的佩剑,绝望弥漫开来——落落弃了自己。

    酒,的确误人。

    “下次教会,重新角逐右护法的位置。右护法,好自为之吧。”阡松眯了眯眼睛,握住了萧落的手。

    幽璃知道,以后在卜越教,没有自己的位置了。她深深地看了萧落一眼,“落落,对不起。”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道歉,只是感到无尽悲哀。

    “洱希,通知教会了吗?”阡松拿着绢帕,给萧落擦了汗。

    “通知下去了。他们已经找了教众,名单都报上来了,全是资质绝佳的。”洱希行了一礼,退开了。

    “阡松哥哥,为什么,幽璃,会变成坏人?”萧落其实有些不舍,但是萧姨和自己说,要离坏人远远的。

    “那落儿觉得,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阡松好笑地看着萧落,以往的种种郁结全部消散。

    “好,就是,阡松哥哥?”萧落也说不清楚。

    只是随意一言,让阡松满心欢喜。

    “都快成亲了,还叫我阡松哥哥呢?”说着,他刮了刮萧落的鼻子。

    “那叫什么啊?”萧落眨着眼睛,任由阡松带过了话头。

    “叫……呵呵,”阡松揉着萧落的发顶,“该叫夫君。”

    “夫君?”萧落瞪了瞪眼睛。

    “嗯,夫君。”阡松这时的笑容,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之前由着萧落把幽璃从刑室带出来,一是她背景干净,被旁人陷害才进了刑室,是从小收在卜越教的;再者,就是筋骨绝佳,只是没找对功法。后来的右护法,也是幽璃自己拼来的。

    自幽璃之后,阡松再也没带萧落去过刑室。
新书推荐: 神渡之劫 超级仙门的养成 携手修仙路 九重天外有来客 酒尽霓裳轻 星空战神 天火劫 五行阴阳传 青玄龟甲 山海一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