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9章

正文卷 第9章

    “你这样,何苦为难自己呢……”毒医冉带着幽璃,回了自己的住所。配了一碗醒酒汤,强行给她灌了下去。

    就算不喜阡松,也不至于这般闹腾吧。毒医冉叹了口气,眼底全是惆怅。自己懂。

    幽璃已经占了床榻,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他关好房门,直接离开了,也算是个君子吧。日前有药谷的其他弟子传了信条,给了自己一个地址。既然睡不了,就去走走吧。

    这一处院落,还算精巧,只是小些、冷清些,甚至带了些许荒凉。

    “阿冉?”庞铭义在这边暂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心中郁结了许多事情,所以才没睡下,倒是没想到,阿冉今天来了。

    “原来,是你啊。”毒医冉兀自坐在了一边,随意拿了酒盏,自酌了一杯。

    “自父亲出事,咱们许久未见了。”庞铭义感慨,看着毒医冉的眼神,溢满了愧疚。

    “母亲,还好吧?”毒医冉吹着酒盏,避开了庞铭义的眼神。只是这酒盏,本来就是冰凉。

    “母亲还好。舅舅和舅母,对我们颇为照顾。”庞铭义也自饮着酒水。

    “怎么来找我?”毒医冉明白,庞铭义通过药谷的弟子联系自己,一定是有事情。

    “不着急。”庞铭义的眼神有些迷离,“父亲出了事,母亲多少有些抑郁。如今,虽有舅舅舅母照顾,但是提起了不少往事,说对不住你。”轻轻抿了一口酒水,也不再看着毒医冉了。

    “母亲没有对不住我。”毒医冉转着手里的酒盏,长长叹了口气,“一出生,本来就是我体弱。父亲可是要溺死我的,倒是母亲把我送到药谷,才能留得性命。”

    庞铭义幽幽地叹着,忽然轻笑,“你不怪母亲,但母亲内疚,自小没陪过你。”

    “咱们不必说这些。”毒医冉摘下了自己的面罩,半边异常狰狞的脸面,在月色之下,更加阴森可怖,甚至让人忽略了另外半边脸的俊俏。

    “朝堂无人作为,父亲的案子翻不了,我们就永远是罪臣家眷。”庞铭义似乎在解释,自己为什么入了江湖的喧嚣。“倒不是婳岚山庄的声名不够,只是多些人脉,舅舅便让我认了武林盟主这义父。”

    “怪不得呢,原来,他收的义子是你啊。右护法从宴席回来,就摘了我的面罩,看这皮相是否毁了。”毒医冉忽然大悟,自嘲地笑起来。自己以为的旖旎,不过是试探。

    庞铭义对着毒医冉,心疼起来。手足相连,自己从小是无忧无虑,母亲呵护、父亲爱护。即使后来习武,经脉尚佳,也不过是为了自保。哪像阿冉,孤身一人,虽有药谷照看,哪里比得上亲人在旁。

    毒医冉似乎有些收不住情绪,酒盏已经换成了酒壶,猛烈地灌着自己。

    “阿冉,别喝了,你醉了。”庞铭义夺走了毒医冉的酒壶,“你这是怎么了?”

    “哥哥,我难受。”毒医冉哭了起来,像个无助的孩子,把头埋在双臂之间,趴在了桌子上。本就不胜酒力,如今更是死醉。所有的委屈,借着这份酒意,全都宣泄了出来。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庞铭义抱住了毒医冉,安抚地拍着他的脊背。

    “哥哥,她不喜欢我,我都知道。”毒医冉哭得更凶了,本来狰狞的脸,居然有些滑稽。

    “没事的,世上那么多人,总能遇到两情相悦的。”庞铭义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更不知毒医冉话中之人是谁,只能是苍白无力地安慰。

    不过阿冉这样醉着,总不是事。于是庞铭义把人打晕,安置在自己床上,交待了侍人烧些热水,亲自给阿冉擦着。

    坊间传闻,双生子最是不祥,庞铭义和毒医冉便是双生。父亲庞楪为朝廷四品大官,双生子的事情断然不能传出去,否则必定招天子遗弃,便要将稍为体弱、生不哭啼的弟弟溺死。

    两人母亲出生江湖名门,是婳岚山庄的庶出女子,曾拜在药谷门下,为得意弟子。实在不忍心亲子溺死,哥哥为铭义,弟弟为铭冉。差使了人,将弟弟送进了药谷。

    自此,世上再无庞铭冉,只有药谷天赋异禀的弟子——毒医冉。

    再之后,两子年岁渐增,庞铭义和毒医冉的面容几乎一模一样。

    日后毒医冉必定会入江湖,而庞铭义被规划着进入朝堂,难免会有碰面。

    毒医冉便自愿毁去容颜,再不医治,从此与面罩相伴。
新书推荐: 神渡之劫 超级仙门的养成 携手修仙路 九重天外有来客 酒尽霓裳轻 星空战神 天火劫 五行阴阳传 青玄龟甲 山海一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