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7章

正文卷 第7章

    终于,宴席散尽。这个武林盟主的义子,也算是得到江湖公证了。

    待庞铭义辞别之后,崔智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借着烛光,端详着桌上的楠木盒。

    也不知,是否有什么机关。

    崔智丰笑了笑,摸索出了盒子上的按钮。只碰了一下,就运功退出好远。

    一股混杂着血腥气息的腐烂之味扑鼻而来。

    他小心翼翼地拿着烛台,探头看着木盒里面——是一颗人头,脸面上是来不及收拾的淫邪的笑容。

    这个人他当然认识,怎么会不知道呢。崔智丰咬牙切齿起来。

    养了多年的“亲子”,就是眼前这人的。堂堂正正的男儿,谁能忍得了!他只能给了别人封口费,又让那盟主夫人和独子暴毙而亡了。

    已经不指望能有子嗣了,就承了婳岚山庄的情,收了庞铭义这个义子,不至于后继无人。

    自己是武林盟主,这些事情不便亲自动手,卜越教倒算是给自己排忧解难了。

    也幸好,没在宴席上开了盒子,不然可过不了那些武林之士。

    崔智丰松了口气。打开房门,看着四下无人,他关了盖子、抱起木盒,运起轻功,去了后山。拿了火折子,连着这颗人头和木盒,付之一炬。

    只是,心头之恨,不减分毫。

    这卜越教,知道的,太多了点吧。崔智丰眯着眼睛,闪烁着些许不满。

    ———————————————

    “阡松哥哥,我为什么要缝这个啊?”萧落看着眼前花里胡哨的刺绣,整个头都大了,阡松还非让自己上手,真是……

    “落儿听话。这是嫁衣,总要自己缝一两针的。”阡松梳理着萧落的头发,又勾了一缕,卷了一朵小花。

    “可是这各种颜色的,我眼睛都花了,还……还头晕!”萧落拉着阡松的手,嘟着嘴巴,一双眼睛水灵灵的,让人爱怜。

    “随便两下就可以,左右都会有绣娘补齐的。”阡松边笑着,边拉着萧落的手,引导着在婚服上随意缝了几针。

    “别撅着嘴了,给你带了果子汁。”阡松让侍人把婚服收了起来,带着萧落到了小桌边上。

    “好嘛。谢谢阡松哥哥!”萧落开心地笑着,一双眼睛弯弯的,眼睛里面像是有星辰大海。

    “你个小没良心的。”阡松对着萧落,总是颇多无奈。感情自己在她眼里,连杯果子汁都比不上。

    ———————————————

    幽璃从宴席上回来,直接就找了毒医冉。

    “冉神医,我可是很好奇,你这张皮相呢。”幽璃娇媚地笑着,半截小臂直接搭在了毒医冉的脖子上。

    毒医冉何时享受过这种待遇,半张露在外面的脸,红得娇艳欲滴。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也顾不得纠结幽璃叫的不是“冉公子”,几乎是任人摆布。

    幽璃轻轻笑着,笑声里是无穷无尽的蛊惑,让毒医冉晕头转向起来。她垂下了眼眸,盖住了一切的风情,直接上了手,轻而易举就揭开了毒医冉的面具。

    “你……你不要看……”毒医冉恐慌极了,用袖子捂住了脸,想要推开幽璃。

    “怎么了,是不能看吗?”幽璃缠着人的时候,哪能被轻易地推开啊,何况毒医冉都没用力气。

    “脸是坏的……丑……”毒医冉一直躲着,几乎退无可退。

    “我见过毁了容颜的,那刑室里面,可是数也数不清的。”幽璃撅了撅嘴,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毒医冉,直入心底。

    毒医冉一下子就忘了反抗,开始心疼起眼前人的过去,任由幽璃拂开了自己的袖子。回过神来,一只冰冰凉凉的手已经覆盖在了那些疤痕之上,自己整个人都为之一颤。

    “幽……幽璃,不要……”毒医冉忽然大胆起来,直接叫了名字,抓住了在自己脸上作乱的青葱玉指。

    “原来,冉神医的脸,是真的毁了啊……”幽璃抽出了自己的手,啧啧叹息着。

    “我……”毒医冉的眼睛黯淡了下来。世上之人,都是在乎容颜的,幽璃也不例外。自己这般皮相,任谁看了都会厌恶。

    “我还以为,冉神医把自己的脸治好了呢。”幽璃掩面笑着。这疤痕不是易容,是确实有的,她分得清。

    这些话,似乎很是莫名其妙。

    毒医冉低着头,躲开了幽璃的视线,不再言语。

    自己对着这些疤痕,不是措手无策,而是不到治的时候。等以后,自己会治好的,光光净净地出现在幽璃面前。

    他拿起了幽璃放在一边的面罩,仔细戴了回去。

    幽璃眯了眯眼眸,告辞离开。
新书推荐: 神渡之劫 超级仙门的养成 携手修仙路 九重天外有来客 酒尽霓裳轻 星空战神 天火劫 五行阴阳传 青玄龟甲 山海一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