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神渡之劫 > 正文卷 第2章

正文卷 第2章

    “阡松哥哥,幽璃姐姐去哪儿了啊,我想她了。”萧落对着平日里极其喜爱的竹编,却是兴质缺缺。

    “怎么,我日日陪着你,还能想着幽璃?”阡松把手里正在编制的竹蜻蜓放在一边,掰过了萧落的头,和自己对视着。

    “阡松哥哥,怎么了?”萧落看着阡松的眼睛里,全是懵懂和迷茫。

    “唉,算了,你哪懂这些啊。”阡松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揉着萧落的发顶,继续着竹编。

    果然,当初就不该留着那个杂碎。现在,落儿都不那么听话了。以前多好,满心满眼只有自己一个。真不知道那杂碎,是哪里合了落儿的眼缘。

    阡松思绪万千。

    想当年,落儿是被自己抱回来的,小小的一团。

    自己从小体弱多病,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父亲每年都带着自己,去医谷求药。

    那年自己四岁,还是个小小的人儿。途中,因为自己受不了舟车劳顿,父亲和娘亲便停了下来。自己贪玩,带着人跑出去,就捡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个婴孩,留了一方绢帕,绣着生辰八字和名字。

    父亲和娘亲摸着绢帕的料子,思量再三,还是同意带着这个婴孩了。没有用绢帕上的名字,而是取了娘亲的姓,叫了萧落。

    去了医谷,取了自己的药,这婴孩却开始发热。大概,就是因为这次发热,落儿才心智不全吧。

    医谷的人说,那是来自域外的炽赤,身中此毒,最开始只是发热,再之后,会让人经脉爆裂,侵蚀心智,暴毙而亡。

    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心狠手辣,给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孩喂了这般阴损的药。

    医谷的人只能喂了寒毒,压制着炽赤。

    娘亲也有些不忍心,和我一起求着父亲,收养了落儿。

    后来,父亲检查了落儿的经骨,都是奇佳的。又寻了至寒的内力功法,教着落儿。

    只是晃眼,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因为自己体弱,承受不了历代教主累积下来的内力,父亲便将一身内力给了落儿。落儿是教主,自己是左护法。

    父亲去了,娘亲也去了。卜越教的功法素来霸道,虽雄厚厉害,却也会损伤身子。直到现在,自己修习的,也只是父母从外给自己寻到的温和的功法,而不是教内的。

    “落儿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懂这些啊。”阡松叹息着。

    “还是阡松哥哥的蚂蚱最好看,我不喜欢蜻蜓。”萧落也不知有没有听清楚阡松的话,注意力还是在竹编之上。

    “那我就只给落儿编蚂蚱。”阡松笑着看着萧落,继续着竹编。

    “见过左护法,见过教主。”侍人洱希看着萧落也在,欲言又止。

    “怎么,有什么不能说的。”阡松百无聊赖地打量着洱希。

    还不等洱希说什么,就传来了一个异常妩媚的声音。

    “落落,有没有想我啊?”放肆娇媚的声音,虽然还没见到人,却已经传到了耳边。

    “幽璃姐姐!”萧落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甩开了阡松的手,朝着那一身黑衣的女子跑去。

    “我们落落,真是越来越好看了。”幽璃声音里的肆意,在抱着怀中的萧落时,一下子全成了温柔。

    这个杂碎真是命大,居然还能活着回来。阡松紧紧攥着手,把那竹编蜻蜓几乎捏的稀碎。他挥了挥手,让站在边上不知所措的洱希退下了。

    “右护法的功法精进不少啊。”阡松阴阳怪气地说着,把手里捏的稀碎的竹编化作粉末,扬撒了出去。

    “哈哈,左护法说的什么话呀。保护我家落落,功法不精进怎么行呢。”幽璃眯了眯眼睛,瞥了阡松一眼。

    “你……”阡松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幽璃打断了。

    “落落想不想出去玩啊?”幽璃根本不理会阡松,梳理着萧落的头发。

    “幽璃姐姐要带我去哪里玩啊?”萧落眨巴着眼睛,期待地看着幽璃。

    “落落想去哪里玩,我就带你去哪里啊。”幽璃拉了拉萧落的头发,“这都是谁给你的编发啊,一会儿姐姐给你编个好看的。”

    “好啊好啊。”萧落笑闹着,跟着幽璃离开了。

    阡松听着传过去的声音,几乎绷不住脸上的表情。

    “杂碎!”他低声吼着,将小桌子上的竹编扫了一地。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又蹲下身子,将竹编蚂蚱都挑了出来,细细收好。

    “左护法,大长老找您。”洱希等着阡松缓过来了,才上来说话。

    “走吧。”
新书推荐: 神渡之劫 超级仙门的养成 携手修仙路 九重天外有来客 酒尽霓裳轻 星空战神 天火劫 五行阴阳传 青玄龟甲 山海一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