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逃离恶土 > 正文 第十二章 你是不是老天派来玩我的?

正文 第十二章 你是不是老天派来玩我的?

    我们的徐安年此时已经回过了神,摇摇晃晃的起身对着外边安静的走廊里看了又看,才将心彻底放了下来。

    他是天生的乐观派,好了说叫神经大条,坏了说就是典型记吃不记打。连黄老头都一再说过,这小子上辈子肯定是一条没人要的赖吧鱼,最多就有七秒的记忆。

    你说哪有人上一秒钟还在生死之间苦苦挣扎,下一秒脱困后便会把烦心事忘的一干二净,开始嬉皮笑脸。这不是典型的没皮没脸神经病么?

    没错,徐安年就是!

    这种性格其实也挺好,在这种生存环境里连自己心态都不能调整的人,确实不太适合活在这片恶土之中!

    他随手将铁门使劲的推了推,好像这种毫无意义的举动会给自己无限的安全感似的。

    接着直接来到通向甲板的铁门前,感受着从小窗户里透进来的丝丝温暖阳光,再加上四面传来的阵阵清凉晨风,某一刻竟然有了一种十分舒适的错觉!

    闻着手中还有残缺余香的烧鸡,因为太长时间没人享用而变得油脂凝固,徐安年重新燃起斗志,激励自己的想着,

    “小爷我就算是死,也不能当个饿死鬼吧?”

    然后便不再犹豫,鸡腿在手,还等待何时。

    直接拿起盘子的鸡肉,化担忧为食欲,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还别说,这第一口咬下去,那美味的感觉简直让人飘飘欲仙,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一起吞下肚子。

    这久违的味道简直太让他记忆深刻了,准确的说,这味道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吃上一万倍,这烤鸡从外形,色泽到肉质,一看就是经过精心料理形成,跟自己平日里吃的下流货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人吃东西的速度有多快?

    眼下这个贱民小子绝对能刷新你的认知,别人最起码是将食物嚼上那么一嚼,

    可是这位呢?

    直接用吞字来形容都不过分。同时也可以理解为嚼的速度太快,连眼睛都跟不上。

    那吃相简直是惨不忍睹,满嘴流油般好像一个洪荒猛兽!这一刻,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还是有点过人之处。

    不到五分钟,大半只烧鸡基本已经全部下了这小子的干瘪肚子中,而吐出来的鸡骨头微乎其微,让人不由担心起他是否能消化的了。

    看着手里只剩下最后一个被咬了一口的大鸡腿,徐安年满足的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用油乎乎的糙手拍了怕肚子,不禁开始思绪回荡。

    想当年徐安年也是有机会时常吃上肉的,还记得那是在他八九岁的时候,当时的红甲军突然放出话来,

    领地周边所有贱民之地十岁往下的男孩,只要有意愿,可以无条件的加入储备制裁者的少年团,成为光荣的预备梯队。

    而且保证加入的少年不仅能顿顿吃饱饭,还能在重要节点上改善伙食吃上肉。如果一旦长大后能选进红甲军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制裁者,还可以将一家老小全部接入恶土领地,摇身一变成为小奴隶主享受贱民无法获得的条件。

    当时红甲军刚刚成立不久,人数还不是很多,急需要大量的新鲜血液进行补充,才放宽了很多的条件。

    这个消息一出,简直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好多人一辈子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制裁者,那样不仅身份地位可以高人一等,还有着无数让人羡慕的特权。

    这里要说明,制裁者可和恶土中的奴隶完全不一样,而且是天壤之别,成为制裁者就相当于你已经有了黄袍加身。可以随意支配杀害奴隶,成为贱民和奴隶眼中不可高攀的大人物。

    可是想成为制裁者究竟有多难?

    首先第一个具备的条件就是忠诚。没错,是对领主大人百分之百的忠诚。就好比如果此刻领主大人让你无条件为他而死,你就必须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去执行。

    这才叫绝对的忠诚,才能让领主的统治有绝对的话语权和底气。

    第二个就是身体强壮,武力达标。你可能觉得这个相对来说还比较简单。那就错了,在恶土中生存的人,连饭都吃不上,哪里有营养去让你强壮,大多数人能支撑着活下去就算是不错了。

    这就是最重要的其中两条,不过以为这就完了?

    其实这只是符合了基本的条件,进入制裁者的考核还会一一排查身高、血统、亲戚、家人、特长、爱好等等等等。

    这一套下来能留存下来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制裁者的身份才那么高。

    基本每一个制裁者都是领主用资源一点一点供养起来,大多数更是直接从小培养,然后洗脑和训练。让他们在思想上和身体上都完全臣服,成为自己的宝贵资源,是未来战争中自己最坚实的力量。

    想到这,徐安年狠狠的咬了一口大鸡腿,准备再接再厉消灭最后一块大鸡腿,嘴里不断嘟囔着

    “早知道小爷我当初就加入那个少年团了,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东躲西藏!”

    说完,恶狠狠的使劲咬着嘴里的肉,好像要把所有的悔意全部发泄给它一样。

    可安宁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还没等徐安年把这一口肉咽下肚,不远处的铁门突然就毫无征兆的被打开了。

    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率先走了进来,一下也被吓了一跳。

    此时此刻,站着的人和坐着地上的人四目对望,熟悉的场景好像又一次闪现。

    当时徐安年连哭的心都有了,带着哭腔,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

    “大哥,你是不是老天派来玩我的?”
新书推荐: 开局一群老祖 星空武者 永暗星空 流浪宇宙的流浪者 机动战士之守护者战争 阿炳的诸天生活 逃离恶土 短篇午夜剧场 太阳文明 吸血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