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逃离恶土 > 正文 第四章 人和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正文 第四章 人和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嘎吱!”

    随着一声铁门被推开的轻响,徐安年走进了一条全新的长廊中,开始漫无目的四处打量起来。

    这已经不知道是他往上偷跑的第几层了,虽然已经上船有一段时间,可因为平时不停在躲躲藏藏,自己的探宝之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不过徐安年也不是没有收获,慢慢的他也摸出了一个道理。就是在这艘船上,存在着很大的等级分划。

    比如之前包括小女孩在内的夹层里,基本都属于相对地位不高的区域,所以说很多人才会杂乱无章的拥挤在一起,甚至过道走廊都被挤的满满登登。同时更是没有那么多制裁者去管理和巡视。

    可随着徐安年不断的探索,越往上走越是发现,守卫的搜查面积逐渐严格起来,制裁者的数量更是成倍增长,只要稍有不注意就会被发现。

    这让徐安年的行动遭到了毁灭性的阻碍,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以免暴露自己这个冒牌混上来的贱民。

    不过虽然守卫严格了,可与之底下几层的状况相比,随着船层的越来越高,环境和待遇也相对出现明显的好转。

    徐安年现在所在的走廊里几乎已经看不到有人随地休息,整体变得干净整洁,周围装饰开始奢华起来,就连随手可见的把手都渡上了金色的涂彩。

    就拿徐安年身旁用来照明的壁灯来说,如果偷偷拿出去找个合适的买主,换上几斤猪肉解解馋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要知道,很多人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猪肉是什么味道。毕竟野外丛林间的野猪凶残无比,不是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贱民可以打死的,如果一旦在野外碰到饿到眼睛发红的野猪,保不齐下场是谁吃谁。

    至于圈养的家猪,呵呵,奉劝你就别惦记了。那是领主及有一定地位的上层人士的私有财产,贱民可没有资格吃到,甚至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一个平民老百姓的话,还是趁着没饿死的时候赶紧睡一觉,毕竟梦里什么都有!

    徐安年当然也没吃过猪肉,此时的他像个没见过世面的老农一样,在这条走廊里东瞅瞅西看看,这边壁灯摸一摸,那边地板敲一敲,倒也是新鲜的不亦乐乎。

    看着两边井然有序,对齐排列的小单间门口,不禁暗暗咋舌,感叹着

    “他娘的,人和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接着随手摸了摸干瘪的肚子,不禁有些后悔当初临时起意,偷偷溜上来的决定了。

    还记得那是三天前,徐安年偷偷跑到海边晃荡,准备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在退潮的岸边上捡到几条死鱼熬点鱼汤给那个黄老头补补。

    老头子可能是岁数大了,这几天不知道啥原因咳嗽个不停,已经好几天没正经吃过东西。徐安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老头子病了。

    可贱民哪有什么去看医生大夫之说,他们不配拥有,得了病的人就是看谁的命大,挺过去你就赢了,挺不过去也算是解脱,优胜略汰,就是如此。

    回想起黄老头不对劲还是徐安年在一个铁匠家里偷了一小把大米,准备回去熬点大米粥开个荤的时候。

    白大米这种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可算是新鲜货,现在的大多数土地过于贫瘠,早已经不适合用于种植。他们爷俩平时过年都不一定能吃上一回,按以往黄老头要看到白米粥,早就一个人喝个三分之二。可这次缺门牙的老头却出奇的安静,一口都没有喝,只是看着冒着白气的米粥摇了摇头。

    徐安年心里就暗暗察觉出不对劲,心里开始出现担忧。随着时间的过去,老头不仅没有好转,还开始咳嗽起来,最后隐隐都咳出了血丝。

    这一刻确实吓坏了徐安年。思来想去实在没伐,才打算来到海边。

    海边这片区域他是极少过来的,因为这已经属于恶土的境内,很多贱民都会被制裁者抓到这里给领主打鱼干活。随后又不会让他们进入领地内,直到累死后就随处一扔,残酷到极致。可现在没有办法,为了黄老头只能冒这个险。

    可该巧不巧,在海边瞎逛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十多个制裁者押送不少贱民聚在一起看热闹。

    徐安年是典型哪有热闹往哪钻的主儿,看到这种情况哪能错过,急忙连跑带颠的躲在了岩石后面,跟着众人齐齐望去。

    听着周围人的闲言碎语,也渐渐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往日不可多见的希望号要出海了。

    这对于平时枯燥重复的人们来说可以算是一个大新闻。希望号已经有数年没有出海过,毕竟一动起来所需要的能源是不可想象的。这一次行动必定是什么大手笔。

    希望号作为红甲军手上最值钱的物架。可以说是门面担当,也正因为有了这艘船,才让红甲军一举升级为大领主。

    这个时代,当一个领主的领地内人数超过了五万人,那才有资格称之为大领地。而五万的基数也是实力的体现。

    随着战争的频繁和环境的恶劣,大陆上人口的数量锐减到极致,不足鼎盛时期的百分之一。

    明眼人更能看出来。未来一定还会更少。

    资源就那么多,无法供应更多人活着,所以死亡才会每天上演。万人的军队基本也就是极限。

    说起这个,红衣军的发展也算是一个传奇故事。刚开始的时候也只不过是一个几十人的贱民团体,后来因缘巧合占据了一座大油田,拿着石油和别人交换到各种资源,才算是慢慢站稳脚跟。随着新的领袖上位,更是将希望号抢夺到手。接着不断搜刮以前遗留下来的车辆产物,依托着石油资源,在战争中极大发挥了机动性,才在后来几场决定性的战役中获得胜利,成为争霸一方的主宰。

    徐安年当然也不理会那么多,毕竟这种领地的争斗涉及不到自身。所以他更加关注的是希望号的出海能不能从中捞点什么。

    巧的是,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贱民无知的猜疑,一个嘴贱的制裁者炫耀的开口说起来被徐安年听个一清二楚。原来希望号是准备开往传说中的净土。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震惊起来。眼中充满了羡慕了神情。

    那个走漏消息的制裁者可能是一时兴起,继续滔滔不绝的讲着。 说这次的出行让好多有实力的人动了心,无数人拖着关系想登上希望号。有的人甚至是倾家荡产,只为购买一张通往净土的船票。能坐上去的人基本都是非富即贵,没有一个普通人。

    至于贱民想上去,想都别想。没等靠近希望号,就会有无数支弩箭飞过来,让你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当时徐安年听后心中一动,看着远方海面上的大铁疙瘩,心里想着自己要过去偷几件宝贝回来,没准真能找个蹩脚的郎中给老头子瞧瞧。

    有了这个想法,心里便不再平静,犹豫许久,才咬了咬牙下定决心,悄悄退了出去,顺着树林向着希望号跑去。
新书推荐: 逃离恶土 短篇午夜剧场 太阳文明 吸血富豪 界隙 繁星若锦 快穿之爽文攻略 快穿拯救爱人 雄兵连3之银河圣战 我的神级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