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城主大人欠收拾 > 第二章:一切都变了

第二章:一切都变了

    夜晚,待照看苗心月的下人离开后,灵溪才独自前来看望躺在床上的女孩。

    床上的女孩似在做噩梦,脸色惨白,呼吸急促,“灵溪,灵溪你在哪?我找不到你!”

    听见女孩不停地唤着自己的名字,灵溪动容的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紧紧地握住了苗心月的手,眉头紧皱,妖艳的桃花眼注视着床上的人儿,待天泛白后,他才不舍离去。

    苗心月醒来后看了看四周没见到灵溪不由得失了神,“小樱,昨晚我好像见到灵溪了。”

    小樱诧异道:“月姑娘你糊涂了,昨晚奴婢一直守在门外,根本就没有见到少主。”

    苗心月失望的叹了口气:“是吗,我确实糊涂了,可我明明就感觉昨晚灵溪一直在我身旁陪着我。”

    见苗心月心情非常忧郁,小樱发觉自己刚刚说错话了,明知月姑娘想见少主,怎可说她糊涂呢,“月姑娘,昨晚奴婢虽然一直在门外守着,但中途睡着了,没准儿,灵少主昨晚来过,只是小樱没有看见。”

    听见小樱说的话,苗心月心情一下子就顺畅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亮了起来,“我就知道,不会错的,昨晚灵溪一定来过!”

    看见苗心月开心的自言自语,小樱不免有些心虚,她根本不相信灵少主昨晚来过,近日府中有好多事物需要灵少主来处理,这段时间灵少主一直在处理公务,根本不可能来这里的。

    哪怕自己说的是谎言但只要能让月姑娘开心起来,骗她又有何妨呢?

    高兴过后,苗心月看了看窗外: “小樱,你说灵溪什么时候会来见我呢?”

    小樱不语,自己只是一介小丫鬟,灵少主的行踪她岂会知晓。

    见小樱低头没回答,苗心月也不勉强她,若是灵溪不想来见她,自己又能怎样,小樱又能如何?

    罢了:“小樱我一直待在这个房间内,好闷,你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这,好吧,最近天气有点凉,我给你多拿几件外套披上。”小樱急忙去给苗心月挑选衣服。

    灵溪的府邸大的出奇,苗心月参观了这么久才走到一半,“这府邸好大呀!”

    “那是自然,相比于外城的府邸,灵少主内城的府邸可是更大更气派呢。”小樱小心地搀扶着苗心月,生怕她摔倒。

    “原来南疆还有外城和内城之分,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吗?”苗心月停下了脚步看向小樱。

    小樱笑了笑: “内城是我们南疆的核心之地,小樱也没有去过,听说里面特别繁荣,主上和大臣都会在里面议事,每次有重大事情发生的时候灵少主都会去内城办事。”

    “哦,这样呀,小樱你知道灵溪现在在哪里吗?我想去找他。”苗心月央求着,希望小樱可以带她去见灵溪,灵溪不知为何迟迟不来见她,那么自己就只好主动了。

    小樱有点为难,“这,月姑娘不是奴婢不肯,只是灵少主的书房没有腰牌是不能进去的!”

    “那,那我就只看一下书房在哪,我只是想看一下灵溪经常待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苗心月抱着小樱,向对方撒娇卖萌。

    啊啊啊啊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撒起娇来好有诱惑力,小樱感觉心都要融化了,“那我就带你少主的去书房外面看看,可不许进去哦!”

    见答应了,苗心月一把拉着小樱的手,“好,我就站在书房外看,我不进去,我很乖的,保证听话!”说完作出一个对天发誓的手势。

    见苗心月一脸听话的样子,小樱也就不推脱了,紧紧的拉着苗心月的手,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月姑娘,你看这就是灵少主的书房,这可是……”小樱见书房就在眼前,急忙跑到苗心月前面介绍道,话才说出一半,看见书房走廊上的情景,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要发生了。

    “小樱你怎么不说话了。”苗心月见小樱停下了脚步,眼睛直直的看着书房方向,便急忙上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见书房走廊上,一对登对的佳人正在热情的相拥着,女子长相倾国倾城,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而男子更不用说像画中仙似的,相貌竟比怀中的美人还要美上好几分,光是那一双妖艳的桃花眼就足以让人沉陷其中,无法自拔。

    “灵溪!”苗心月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的好厉害,看见灵溪既然抱着别的女子,还用那么温柔的神情看着对方,心不由得好痛好痛。

    “大胆,你们是谁,竟敢直呼灵少主的名讳!”不等灵溪作出反应,怀中的女子见有人直呼灵溪的名讳,心里的无名火升了起来。

    “灵少主恕罪!云小姐恕罪!月姑娘才刚醒来,不知道南疆的规矩。”小樱见云飞霜发怒了,连忙的跪在地上求饶,给苗心月辩解。

    这云飞霜可是云阁主最宠爱的女儿,从小宠到大,飞扬跋扈可是出了名的,但凡有人得罪了她,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云飞霜听到小樱称眼前的女子为月姑娘,顿时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满是轻视的对苗心月上下打量了一番。

    容貌算不上倾国倾城,只能说是清秀,让人看起来舒服,就这姿色也敢跟自己抢灵溪,怕是灵溪根本就看不上她。

    “哦,这位月姑娘不懂我们南疆的规矩,你个贱婢难道不会教她吗?也是我们南疆的规矩可不是什么乡野俗人想学就能学会的。”云飞飞霜亲昵的挽着灵溪的胳膊,“灵哥哥,你看,飞霜说的对不对呀?”

    苗心月看见俩人亲密的样子,真像是郎有情妾有意,好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真快刺瞎了她的双眼。

    苗心月只觉得心好痛,痛到无法呼吸,她冷冷笑道:“是呀,小女子就是一个乡野人,行为举止粗鄙,但我做什么,关你个旁人何事?”

    “你,灵哥哥,你看这个苗人居然说我是旁人。”云飞霜给苗心月使一个你等着瞧的眼色。

    “飞霜,不要闹,你先去书房等我,我处理完这些事就去找你。”灵溪摸了摸云飞霜的头,用一种极温柔的语气对着云飞霜说。

    以前灵溪也是这样摸头来哄自己的,这种温柔的话语也曾属于过自己,可现在却属于另一个女子!

    一切都感到好讽刺,“灵溪,你为何会变成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飞霜准备进书房等灵溪,听苗心月又一次直接喊灵溪的名字心里非常嫉妒,自己都不能直接喊灵溪的名讳,这个山野女子又岂能有资格,“住嘴,灵哥哥的名字岂是你能叫的!”

    云飞霜怒气冲冲向苗心月方向走去,见势准备掏出手想向苗心月的脸上扇过去,还没赏给对方,那一巴掌就被小樱给接了过去。

    此时灵溪站在原地无动于衷,如看戏般,神态若然,只是原本紧握的手像得到了解放般松开了。

    “小樱,你没事吧。”苗心月见状去扶小樱,查看小樱的伤势如何。

    那一巴掌实在是太用力了,小樱直接被扇倒在地,一半的脸给扇肿了,嘴角还流着血。

    “云小姐,月姑娘不是故意的,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她计较。”任苗心月怎么扶小樱起来,小樱都铁了心的跪在地上求饶。

    “贱婢就是贱婢,什么计较与不计较你也配跟我求饶,你这下贱的脸凑过来,还把我的手给弄脏了。”云飞霜嫌弃的拿出上等的手绢不停地擦拭着泛红的手掌。

    苗心月看到小樱为自己像云飞霜跪地求饶,心里愧疚,见云飞霜准备向小樱的手踩去,原本就有恨意这下彻底爆发出来啦。

    她直接用尽全身最大的力气还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的耳光,啪!一个响亮干脆的耳光将在场的所有人震惊了。

    刚还在得意中的云飞霜此刻阴雨绵绵,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抽搐着,从小到大只有自己打别人,被别人打还是第一次,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她红着眼,发狠道:“你敢打我,你竟敢打我,我要杀了你,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就敢打你,这是你应得的,想杀我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苗心月见云飞霜像疯了一样,扑向自己,准备再给对方一耳光。

    “够了,休要胡闹!”灵溪将发疯的云飞霜搂入自己的怀中,手紧紧的抓住苗心月悬在半空的手,无情的将她甩开。

    灵溪本就是习武之人,苗心月身体刚刚恢复没有什么力气,灵溪刚刚的那一甩,直接将她重重的摔在地上,伤的不轻。

    苗心月撑在地上,猛的吐了一口鲜血,眼睛朦胧的看着灵溪,“你竟为了她如此伤我!”

    灵溪一眼也没有看摔倒在地上的苗心月,就好像没有苗心月这个人一样。

    直接将正在得意的云飞霜给抱了起来,“云小姐,脸还痛吗?我抱你回书房擦点药,好吗?”

    被灵溪抱在怀中的云飞霜脸起了红晕,羞涩的点了头,直接将脸贴在灵溪的胸膛上。

    灵溪含情脉脉的抱着云飞霜,接着又冷冷的对着跟在身旁的修命令道:“接下来的事,好好处理!”

    便头也不回的走进了书房。
新书推荐: 反派帝王的跋扈原配 天命人雄 亮剑:我震惊了李云龙 穿书:我与虐文格格不入 农女皇商 鬼医王妃超拽哒 东宫有喜:太子殿下复婚了! 秦末:开局收了项羽当小弟 团宠皇后不好惹 我钻到钱眼里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