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都市之鸿蒙守护者 > 第十章 冤家路窄

第十章 冤家路窄

    圆圆的小脸蛋,白里透红的肌肤,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身精致的萝莉裙,这可不就是洋娃娃吗?

    “怎么?看傻眼了吧。”秦菲一脸骄傲道,在打扮这方面,她可还没服过谁。

    “有眼光。”这一次刘尘发自内心的赞同道。

    “那是,不看看是谁挑的衣服。”秦菲继续得瑟道。

    原来到酒店后,细心的秦菲就主动帮这娘俩换洗打扮了一番。当然了,效果那是没话说。

    甜甜有些拘谨地捏着裙角,不知所措。甜甜妈则满脸欣喜地看着打扮的焕然一新的女儿。

    “我们去大厅吧。”刘尘建议道。

    摆台上盛放着精致的糕点和新鲜的水果。甜甜咽了一下口水,并未伸手去拿 。

    “吃吧,可不要吃太饱哦,后面还有更多好吃的呢。”刘尘怜惜道。

    “大哥哥,大姐姐,吃。”甜甜认真的挑了两块糕点递向刘尘和秦菲。

    “谢谢甜甜。”

    “真乖。”刘尘拍了拍甜甜的小脑袋。这么可爱又心善的小姑娘,刘尘动了恻隐之心。

    “秦总,好久不见。”一道油腻声不合时宜地传来。

    “原来是钱总,好久不见。”秦菲略有些不耐烦的敷衍道。

    “您太抬举我了,叫我小钱就行。不知上次和您恰谈的合作秦总意下如何?”

    “那件事呀,可能有点麻烦,还是得麻烦你再修改一下合作方案和商务部沟通一下。你看怎么样?”秦菲一副女强人状说道,商业范十足。

    “没问题,谢谢秦总给机会。那就在此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秦总,多日不见依旧光彩照人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迎面走来一翩翩贵公子,可惜的是一副凶厉的倒三角眼却坏了这一副美感。

    “怎么?张大少爷有什么事吗?”秦菲满脸厌恶显然脸上。

    “事到没有,不过没什么事就不能和秦总聊聊天畅谈一下人生吗?”张少并不在意秦菲的厌恶,反而得寸进尺的反问道。

    “张少身边女伴无数,还会缺个说话的吗?”秦菲有些讥讽意味道。

    “说话的人倒不缺,但缺个会说话的美人。”张少平坦双手,满脸无奈。

    “张少真会开玩笑。”

    “非也非也。”

    “是你?”张少这时注意到了在一旁吃糕点的刘尘。

    “怎么,你们认识。”秦菲有些好奇的问道。

    “呵,不仅认识,还很相熟。”张少饶有兴趣道。上此还想教训你,让你跑了,这次看你往哪跑。

    “你们也认识?”张少开始套起了两者的关系。

    “朋友。”

    “她们也是你朋友?”张少指着刘尘身旁的甜甜和其母。

    “嗯。”

    “秦总这不是来参加大会的吧,怎么有点像家族宴会呢 。”张少不由的打趣道。拖家带口的参加大会,还真是有趣!

    “与你无关。”刘尘却在这时插了句话,替秦菲解了围。其时刚刚张少走来刘尘就已注意到。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来者正是上次在商场内纠缠林婉儿和叶静不放的张立。

    “你!”张立一时语结。一只蝼蚁,居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放肆!

    “刘尘?”

    “又偶遇了。”刘尘看着林婉儿和叶静尴尬道。

    “原来张少你也在呀,怎么上次商场一别你俩还好上了不成。”叶静再次语出毒蛇,意有所指的看着刘尘和张立道。

    “你。”张立频频受挫,于是将目光转向了林婉儿,假惺惺道:“婉儿,你也来了呀。”

    “还请张少自重,我叫林婉儿。”这次林婉儿态度异常坚决,深怕有什么误会似得。

    “我。是我冒犯了。”四处不讨好的张立只得灰头土脸的退出“ 有点事,先告辞了。”

    “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林婉儿看着秦菲向着刘尘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刘尘和秦菲在一块时,自己有着一丝不舒服。就像商店柜台中自己最喜欢的布娃娃被她人买走一般。

    “你好,我叫秦菲。”秦菲看着眼前的两个可人儿落落大方道。气质这一块,姐什么时候输过。

    “我叫叶静,秦姐姐好美呀!”叶静鬼灵精怪道,不知又在打着什么小算盘。

    “林婉儿,幸会。”

    “哪有,两位妹妹才是倾国倾城之姿。”秦菲商业式互捧道。这可是她的强项。

    “看到没有,秦姐姐也说我有倾城倾国之姿。”叶静一听高兴的不行。被人夸没什么,但被同样是美女的秦菲夸,自己还是很得意的。

    “有有有,你就臭美吧。”林婉儿复同道。

    “这才几天没见,你就勾搭上了这么美的姐姐。看来你还真是个色痞。”叶静一边欣喜,一边还不忘打击起刘尘。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刘尘不说他几句,总感觉缺了什么。

    “你”刘尘语塞。这都什么和什么呀,貌似自己这次也没招惹到她吧,怎么又来这样的人身攻击。

    “你什么你啊。一天天的,不学好。就不能做一点正事吗?”叶静故作老成教训着刘尘。

    “就是。一天到晚没个正形。”秦菲适时地站对了阵营。

    “我也认同秦姐姐说的。”就连林婉儿也加入了“声讨”刘尘的队伍中来。

    “你们?原来古人诚不欺我:三个女人一台戏!”刘尘满脸郁闷道。这可真是欺负人呀。

    “你说什么?”三女异口同声道。

    “秦姐,我要去朋友那说点事,一会就回来。甜甜和大姐你帮我照看一下。谢了。”刘尘交代完赶忙离开这是非之地。待不得呀!

    “看在甜甜的面子,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

    大厅内高朋满座,三五成群的权贵敬酒交谈,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圈子,他人难融。能够来参加大会的不是身价千万的富绅就是执掌一方的官员。对于在场的每个人而言,这都是人脉。大会不仅是为了珠城以后的三年未雨绸缪,还是珠城三年一遇的交际盛会。只有刘尘看起来是如此的不合群,在一处无人问津的角留默默地打着电话。

    “龙老板!”

    “龙老板好!”

    “虎哥好!”

    恭维声乍起,原来是一儒雅书生状中年男子进入大厅,身后跟着一光头壮汉。如果叶静在场,一定会惊呼出声,这不就是上次在天街欲要对她和婉儿行不轨未遂的恶霸黑虎吗!只是今日大厅中的他收敛了往日嚣张跋扈的气焰,一直默默地跟在前者身后。

    “很荣幸能与大家齐聚一堂,我在此祝各位朋友来年生意兴隆、官运亨通。这一杯我先干为敬。”龙老板从服务员托盘中取出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好!”

    “借龙老板吉言。”

    “龙老板还是一如既往的豪迈呀。”一道苍老却蕴含威严的声音赞叹道。

    “那也不及王老爷子半分威势呀。”龙老板对着慢他一步的老者谦卑道。老者满头白发,但却满脸红光、精神抖擞,气息异常沉稳,那像一个风烛残年之人。

    “龙叔好、虎叔好。”老者身旁的青年适时地对着身前的两位问好。

    “几年没见,小王总我可差点没认出来,越来越有老爷子当年的风采了。最近刚回来吗?”龙老板询问道。

    “前几天刚拿到了米国哈佛经济学和管理学的学位证书,昨晚到的家。”

    “厉害呀!以后我有什么不懂的,小王总可要不吝赐教哦。”龙老板满眼赞赏道。

    “龙叔太抬举我了。”青年难掩心中的傲气。

    “哈哈,今晚宴会结束到我那坐一会那怎么样?我那可还有几瓶国内难得一见的好酒,为你接风洗尘。”黑虎这时难得开了口。

    “既然虎哥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却之不恭。”

    “上楼吧。他们也该等着急了。”王老看了眼手表,敦促道。

    “老爷子,请。”龙老板对着王老做了个请的手势。谦卑之意不显其漏。

    “嗯?怎么是这小子?”黑虎在楼梯拐角处注意到了正在通话的刘尘。一双虎眼恶狠狠地盯着刘尘,恨不得要吃了他一般。

    “咦,是他,还真是冤家路窄。”刘尘对于黑虎的注目直接选择无视,继续把玩着手机。

    “过几天有你好瞧的,到时候我看谁还能来保你。”黑虎暗暗悱恻。

    “怎么了?虎叔。”小王总诧异黑虎为什么没上台阶。

    “啊,刚刚眼花了,还以为是看到了个朋友。走吧。”

    酒店内一处总统套房内老李正在与人下棋,而与老李对弈者赫然是这珠城的第一把手——市委书记韩国强。韩国强仔细观摩着这一盘围棋,这可容不得他有一丝疏忽。

    “啪”

    老李手中的黑棋轻轻地落在白玉棋局内,顿时让韩国强眉头一皱。

    黑白子纵横交错,相互攻略厮杀。

    “还是李爷爷厉害。”韩世同在一旁赞叹道。

    “承让了,国强。”

    “李叔哪里的话。我本以为可以偷梁换柱,不曾想还是百密一疏呀。”韩国强满脸懊悔道。

    老李一脸慈祥地看着棋盘微笑,一边收拾残局一边若有所指道:“棋事如政事,守是一种策略,但如果一味的忍让,只会让对手越来越嚣张。适当地主动出击也是守道的一种。求稳虽好,但一味守成终是十分不妥。”

    “嗯,谢李叔提点。是我以前太优柔寡断了,考虑的太过周全,以至于做任何事都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受。”韩国强若有所思道。

    “这次小韩回来你是打算让他接你的班吧。”老李看了下韩世同询问道。

    “嗯。我打算把这小子先下放到基层,好好历练一番。”

    “韩小子,你呢?”老李询问一直站在身旁观棋的韩世同。

    “我和我父亲的想法一样,想去基层锻炼一下。”韩世同坚定道。

    “不错。等你历练归来,我会把你推荐到上面去。”老李十分赞赏韩世同的选择,并打起了包票。

    “谢谢李爷爷。”韩世同满脸欣喜,这可是一次大机遇呀。

    “这是你应得的。国强,宴会也差不多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观赏池内暗流涌动,就如今晚的宴会一般......
新书推荐: 系统逼我当男神 我的手机通万界 我靠亲爹粉称霸娱乐圈 我在天庭做主播 祁少深爱:诡计娇妻闹翻天 都市最强女婿 江湖董事长 逆鳞 我不想当异士啊 困龙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