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驭兽医妃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年后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年后

    时间如梭,飞快即逝。

    当冷蔓言三人在战师之顶内不眠不休的陷入修炼之中的时候,外面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年,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一年里,祁天国内发生了许多变化,而最大的变化,那自然是祁天国在龙笑水这个皇帝的执政下,变得越來越强盛。

    在战天的协助下,龙笑水居然将野心投向了紫惑国和**国。

    而首先他便是将目标指向势力最为弱的紫惑国,在一年的时间里,接连十数次的向两国交界的边境增兵,数次的攻打紫惑国,将紫惑国的边境数城攻破,将之纳入了祁天国的地盘之中。

    正所谓唇亡齿寒,**国不可不明白这个道理,当祁天国攻占下紫惑国后,第二个目标便会是**国,所以**国的老皇帝在第一时间便是做下了决定,与紫惑国结盟,两国共同御敌。

    就这样,翔天大陆上最大的三个国家,陷入了一场大战之中,将翔天大陆搅得鸡犬不宁,人人自危。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一个人,那就是战天。

    一面教唆着龙笑水派兵攻打紫惑国与**国,战天一面又命天教教众举全众之力围攻万隐大山,在半年时间里,天教教众便是将万隐大山攻陷,把尚还未立稳脚根的逍遥派逼的缩在了隐山之颠,毫无还手之力。

    冬季的大雪纷纷扬扬的下着,因为这场雪的到來,隐山下的进攻停止了。

    圣主站在隐山之颠的一处悬崖边,低头看着崖下白茫茫的世界,她的眉头紧锁,姬瑶与姬龙就站在她的身后,三人沉默了一阵,圣主问道,“白逍那边有消息了吗?那边战况如何?”

    “西凉城是守住了,可邪战者将西凉城围了个水泄不通,白逍他都自身难保了,他飞鸽传书过來,告诉我们,让我们不要担心他那边,尽全力守住总宗,他一定会想办法尽管带着高手赶到,解救我们。”姬瑶语气带着些许无耐的回答圣主。

    圣主听完,她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发起了呆。

    姬瑶和姬龙对视一眼,她轻声在圣主耳边问道,“是在想老爷子了吗?”

    “嗯!不知道他如何了,都一年了,也不见他从战师之顶出來,如果他再不出來的话,那我们逍遥派可就保不住了。”圣主语气十分的悲伤。

    面对天教教众近乎是自杀式的进攻,她也沒有办法保证能守住刚刚建立不久的逍遥派总宗。

    姬瑶冷着一张脸,恨道,“那些该死的教众,居然拼得自爆也要攻上山來,他们这样打下去,我们迟早得完蛋啊!”

    “战天啊战天,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让这么多人甘愿为你牺牲啊!我还真是想知道你的高招。”圣主自言自语的叹息出声。

    可除了漫天的雪花外,沒有人会回答她想知道的问題。

    就在这时,一个逍遥派的弟子着急的跑到了崖边,对着三人大叫道,“掌门,大师兄二师姐,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怎么了?”姬瑶惊问。

    “那些天教教众居然趁雪进攻,已经攻到我们总宗广场外了。”弟子着急的向三人秉报。

    圣主气的一甩袖,历喝道,“老虎不发威,他们还真当我们是病猫了,你们俩马上去招集所有逍遥派弟子,设劫龙网,摆灭龙五雷阵。”

    “是。”姬瑶与姬龙齐声应是,两人迅速的跑开。

    对主则是跟着弟子一起,不急不缓的朝着总宗广场走去。

    等她到达总宗广场外的时候,她发现,此刻的总宗广场外,已经是围满了天教的教众,而领头的是一个全身笼罩着黑袍的男子,他的身后还背着一把金色的长剑,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金教战使。

    见圣主出來,战使依旧是摆起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调戏圣主的说道,“我还以为你这个圣域的原圣主,是多么老的老婆子呢!沒想到这么年轻这么漂亮,搞得我都忍不住想要和你***好了。”

    “放肆,居然敢这么和我们掌门人说话,不要命了是吧?”战使话落,站在圣主身后的弟子愤怒了,她立马破口大骂战使。

    圣主却是上前一步,将她拦住。

    朝着战使投去一个妩媚的微笑,圣主故作娇声的说道,“想和本圣主欢好,那自然是可以,不过你带着这么多人上來围着我宗门,我就是想和你欢好也沒这个心情啊!你说是不是?”

    “哦!那不妨,等我们把你们逍遥派总宗攻陷了,我再捉你來和我欢好一夜,那也是可以的,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了?”战使狂妄的大叫出声。

    他说话,便是朝着身后一众教众大吼起來。

    一众教众也跟着瞎起哄,哈哈大笑的叫着,专捡最难听最侮辱圣主的话來说,听得圣主身后站着的一众逍遥派弟子们,都是个个面红耳赤,怒火攻心,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这群王八蛋碎尸万段。

    可圣主却是压根儿不在意。

    她心态十分平和的打量着这一众人,笑道,“如果我沒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天教一个分教的人,对吗?”

    “果然好眼力,沒错,我们全是天教分教金教的教徒,我是金教战使,你叫我战使便是,圣主,闲话也不多和你说了,你现在面前有两条路走,要么向我们天教投降,要么就我们天教将你们逍遥派的总宗攻下,杀光你们逍遥派的所有人,你自己考虑吧!”玩笑开够了,战使就不打算和圣主开玩笑了。

    圣主看着战气涌动的所有金教教众,她心头的怒火一下冲了起來。

    冷冷的瞪着战使,圣主淡笑道,“那你可以來试试,我还真就想看看,你们是如何攻破我们逍遥派的山门,将我们的弟子全部杀掉的。”

    其实这个时候,后方的截龙网早已完成,而灭龙五雷也随时可以施展,只不过圣主是想看看,这个金教战使这次是带了什么王牌上山來,竟然是敢带着人來围攻山门,她倒是很感兴趣。

    战使瞟了胸有成竹的圣主,他淡定道,“我知道,我的实力不如你,我们就算齐齐自爆,也不一定能攻下你们的总宗,所以这次,我带有三个帮手过來,他们一定能攻下你们逍遥派的宗门。”

    “三个,只有三个?”圣主仿佛是觉得自己听错了,她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題。

    “沒错,就是三个,三位请。”战使肯定的回答,还作了一个请的手势,将站在他身后的三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请了出來。

    这三人一站出來,便是纷纷将罩在头上的黑帽取下,对着圣主抱了抱拳,叫道,“九级中期水之战魔赵淋,向圣主问好。”

    “九级战气初期土之战魔李复,向圣主问好。”

    “九级战气颠峰木之战魔花弄,向圣主问好。”

    三人纷纷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与实力,他们这一报,可是把圣主身后的一众逍遥派弟子吓了个不轻啊!

    要知道,这出现在眼前的,可不是战者,而是战魔啊!战魔的实力本就比同级的战者实力强上好几倍,还更别说这三人都是九级战气的战魔了,圣主虽是实力强到十级颠峰,但要她同时对抗这三个九级战气的战魔,这根本就是打不赢的战斗。

    圣主的眉头也是越皱越深,她的脸上早已看不见刚才的轻松与神态自若。

    战使讪笑着站出來,对圣主说道,“怎么样,我给你带的这个礼物,你还满意吧?是战是降,你这个做掌门人的做个决定吧!”

    “开启截龙网。”圣主一声大喝,直接用行动回答了战使。

    伴随着圣主的大喝,隐山之颠的数十里范围内,皆是覆盖住了一层透明的坚壁,这道坚壁,就是当初在圣域里困的冷蔓言动弹不得的坚壁,截龙网之威,那可不是什么样的高手都能完全破坏的。

    这一点,战使也是心知肚明。

    抬头看着天空中覆盖的透明坚壁,战使冷道,“你还真是冥顽不灵,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可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我本來就不打算让你留情,我还真就想让你们來试试我改进过的灭龙五雷,看你们有几个人能扛得过去。”圣主的声音也变得冰冷起來。

    “灭龙五雷?不好,大家快逃。”战使好像是一下子回过神來想到什么似的,大叫一声,他一个转身咕溜儿就逃到一边去,可其它人沒反应过來啊!就在他们迟疑的瞬间,他们头顶之上的截龙网中,突然爆窜起成百上千道的雷光,雷光呼闪着巨大的雷柱,劈头盖脸的便是朝着他们砸了下來。

    这些教众跟本來不及躲闪,全被怒雷砸的倒到了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这就是经过圣主改进过后的灭龙五雷的第一雷虹雷,改进过后的虹雷,不仅一次性砸下的雷柱数目巨大,而且覆盖范围还广,杀伤力也变得更加强大了。

    
新书推荐: 晴时有花雨 逍遥不死身 从骷髅岛开始横推万界 穿越之财迷炼药师 有梅 末世女小七的农家生活 今我掌灯 农门厨香:猎户相公求放过 听你说要追我 也许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