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王牌大剑圣 >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十八章 师父残像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十八章 师父残像

    山贼们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几个山贼掉头就要离开,但是根宝却带着大量的村民,堵住了村口,山贼头子阿牛破口大骂:“滚开!不然杀了你!”

    “今次,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们离开这村子半步!”根宝说道,他的子女也惊呆了,要知道平时的根宝是一个和蔼的胖老人,经常被人调侃,但是这个老胖子从未生气,久而久之人们都不知道他会生气。

    但这一刻,根宝双眼出现的坚决,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

    “爹,你……”根宝的儿子已经惊呆了。

    根宝强笑了一下:“儿子,还记得爹一直跟你说的那个羽子哥么?以前隔壁村的人欺负咱们,羽子哥他就会帮我们出气,每次都会被山上的神医老爷爷带回去面壁思过,他……他终于回来了……”

    根宝双眼湿润,这一刻他等待了太久。

    老道现在双手被废,他狼狈万分:“等一下……你师父的事情与老朽无关,老朽跟你保证,老朽以后绝对不会再来骚扰百姓!对了……我洞府有个仙门的女弟子,我还没来得及享用,那个仙门女弟子被老朽灌了药,而且还是个处子,我……我把她送给你,只要你过去……就,就可以享受美人啦!你饶我一命,你饶我一命!”

    “这话你对死去的乡亲们说吧!”陆子羽一剑下去,直接看向了那老道的后颈。

    老道惨叫,原来他后劲的肉太厚了,竟然一剑没有砍透,但是被砍去了半边脖子,对于老道来说是生不如死,他嗷嗷大叫,满地打滚!

    陆子羽一脚踩在了他的头颅上,咬紧了牙,在一剑朝着那老道的后脑就灌了下去!

    这一剑脆生生的刺穿了他的脑仁,老道挣扎了一下,立刻倒地而亡!

    从他的衣服里面钓出来一个黑木的牌子,上面写着明晃晃的几个字。

    “血誓山盟,万古不败!”

    反面是一个人的名字,黄石公。

    “这位大哥……之前是我们不长眼,唐突了各位,不如大哥高抬贵手,将我们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阿牛看向了陆子羽,一脸的哀求,他看得出来,陆子羽是他们的依仗。

    陆子羽瞥了他一眼:“将你如何处置,村长他们说了算。”

    他来到了村长的身边说道:“大冬瓜,你……你还有什么事情想要交代的么?”

    陆子羽知道,大冬瓜一大把年纪,恐怕是活不长久了,而且还受了致命伤。

    村长抓住了陆子羽的胳膊说道:“羽子哥……我,我……”

    村长剧烈的咳嗽,鲜血不断溅出来,竟然还夹杂着脏器碎片,他已经快油尽灯枯了,陆子羽说道:“你要说什么?”

    “来……”村长抽着冷气,脸色煞白,已经濒死。

    陆子羽将耳朵靠近过去,村长说道:“你的爷爷在被他们带走的时候……咳咳……还……还在竹屋里面给你留了什么东西……你去看看吧,我知道你很担心你师父的……安全……”

    “谢……谢谢。”陆子羽说道,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

    村长看向了远处:“临走前……去看看翠浓吧……”

    说罢,村长的手落在了地上,他已经走了。

    陆子羽没去参加村长的葬礼,因为太伤感了,大冬瓜那欠揍的模样活在他的心里就好,和翠浓的微笑一样,永远被陆子羽珍藏在心中最重要的一个角落里。

    翠浓的坟墓被竖立的很干净,是他弟弟修建的。

    墓前的香炉还有干燥的香灰,应该是时常有人来祭奠,不过陆子羽听说翠浓的弟弟已经嫁到了外面的村子给人做女婿了,听说那还是一个商贾之家,条件不错。

    “翠浓,对不起……”陆子羽将纸钱放到了香炉里面,看着蓝色的火焰正在跳动,“我回来晚了……”

    凌霜在旁边看着,但却没有去打扰陆子羽,她只觉得鼻子发酸,也落下了泪。

    也许是为了掩饰自己,她别过了头,将眼泪悄悄擦拭。

    陆子羽起身伸了个懒腰,他笑着对翠浓的坟墓说道:“我会常来看你的,你不会觉得孤单……”

    他笑了,但笑容却显得很苦涩。

    俩人来到了曾经待过的竹屋之中,周围都收拾的很干净,看得出来,经常会有人来打扫。

    这也难怪,曾经师父在村子的时候,都是无偿给乡亲们看病,用的都是自己从山里采摘的药草,在十里八乡都有名气,师父除了好色一点,其他没什么缺点。

    看着这熟悉的桌椅板凳,陆子羽的思绪仿佛穿回到了三十年前,那时候他和师父告别。

    “臭小子,早点回来,别到时候我死了都没人给送终!”那老小子一脸笑容的说道,然而眸子里面却是关切和担心。

    “三哥,这个是什么?”旁边的凌霜似乎发现了什么,朝着陆子羽招着手。

    陆子羽放下了手中的书籍,他起身看向了凌霜:“怎么了?”

    “好有趣的人偶。”凌霜笑着说道,她指着一个木人。

    陆子羽笑道:“那是经络图,标着人体的血脉,还有各种要害,以前我就是对着这个练功……”

    说着,陆子羽朝着人偶轻拍了一下。

    咔!

    忽然人偶的头顶上出现了一道裂纹,从这一条裂纹往下迅速的开始延伸,不一会儿,这人偶就开裂开两半了,陆子羽傻眼了:“这……什么情况!”

    “哈哈哈……”

    一阵猥琐的笑声传荡在了整个竹屋里面,陆子羽立刻辨认出了这个声音,他欢喜了起来:“是,是我师父!”

    然而四周围却什么都没有,但是凌霜的脸色却难看了起来。

    “鬼……鬼啊!”她惊叫一声,立刻扑向了陆子羽,抱了个满怀。

    陆子羽这才发现,那人偶裂开之后,竟然升腾起了一股青烟,这青烟竟然聚集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这人除了自己的师父还能有谁呢,那老头子猥琐的捋着胡须说道:“老夫就猜到你小子回来之后回忍不住手贱!是不是吓了一跳?哈哈哈……”

    陆子羽拍了拍凌霜肩膀:“抱就抱,腿咋还缠上来了……”

    凌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腿竟然盘在了陆子羽的身上,顿时她羞臊无比,可是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这个老者精神奕奕,一双眼睛贼眉鼠眼,看起来十分有趣,不过这似乎是一个虚影。

    陆子羽说道:“师父,真的是你么?”

    这时候虚影开口说话了:“我知道现在的你肯定是哭得稀里哗啦,然后想要哭哭求抱抱……不过这是我下的一个禁制,只是我留下的一段残影,江湖人称无双剑圣陆三,说的应该就是你吧……毕竟为师知道,你是天下最快的男人。”

    “喂喂,老头子,你这和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陆子羽说道,虽然师父也听不见,但他纯粹就是吐槽。

    老爷子的脸色缓缓的变得正经了起来:“他们都说你死了,但是为师知道……你不会死的,现如今你果然来打开为师的禁制,以后不要手贱咯,万一为师在这里藏了一道爆炸的禁制,那你就得被炸的尸骨无存!”

    “咳咳,话归正传!小子,你现在回来,应该已经过了十多年吧,现如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去找个媳妇咯!”

    老爷子调侃的声音,让陆子羽十分尴尬,而凌霜却有些脸红,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见家长的感觉。

    “这算是话归正传么?”陆子羽摇头说道,“还是那个老不正经的老头子啊……还有,不是十多年,是整整三十年啊,老头子!”

    陆子羽泛出了微笑。

    影像继续开口:“师父留下这个影响,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你关于师父的事情……师父从小就收留了你,也从未跟你说过师父的来历,现如今便跟你说道说道吧……”

    好了,正戏来了!

    陆子羽全神贯注的看着影像。
新书推荐: 将门锦色 邪王锁心 季总今天又向影后求婚了 凰权至上 南少暖妻甜入骨 天价萌妻 十世眷宠 朕的王妃是个守财奴 晚晚 毒后休夫:揣个萌娃去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