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王牌大剑圣 >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十七章 无边杀意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十七章 无边杀意

    老迈的村长拿着锄头逼近说道:“你……你还记得你叫阿牛么?”

    村长已经泪流满面了。

    那山贼头子,忽然跪地求饶,他知道这时候老道也不可能来救自己,而自己面对这么多愤怒的村民,性命堪忧:“村长爷爷,您看在当初我叫您爷爷的份上,你饶了我这一次,我不敢……我不敢了啊!”

    “当初你在垂死的边缘来到了村子里,老夫看你可怜,就将你带回家里,但没想到你恩将仇报,将我的女儿给……”村子激动的全身发抖。

    在陆子羽师父离开后的不久,山贼头子就来到了村子里面,他身受重伤被村长收留,但村长没想到自己收留了一头狼!

    阿牛看到村长的女儿非常漂亮,趁着村长离家的时候,将村长女儿给糟践了!

    恩将仇报,天人共诛!

    村长夫人看到了这情况,想要来救自己女儿,但那阿牛丧心病狂,竟然举起了一把菜刀将她也给杀害了,当时村长回到了家中整个人都已经木讷了,后来阿牛偷偷离开,纠集了一帮无所事事的流民,于是在梨花村作威作福,百姓敢怒不敢言!

    本来就是一帮山贼还好办,但问题是阿牛遇到了一个妖道,他成为了妖道的爪牙,正所谓狗仗人势就是这样的道理,不解是梨花村,还有山的北边有个菜花村也是如此,但菜花村民风彪悍,群起反抗,没曾想全村上下一百三十口人全部都被妖道给杀害了!

    本来一个富庶的村子,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鬼村。

    阿牛朝着村长磕头:“爷爷,我错了,我错了啊!您放过我,我发誓,我发誓再也不来了!”

    “迟了,迟了!”村长颤颤巍巍的举起看了锄头砸了过去,这时候的阿牛朝着妖道惊叫:“老祖宗,救我,救我啊!!”

    妖道正在跟陆子羽打斗,看到了阿牛遇到危险,当即将拂尘丢了过去!

    一支拂尘就像是利箭一样,瞬间刺穿了村长的肚子,形成了一个碗大的血洞!

    “大冬瓜!”陆子羽朝着村长大叫,大冬瓜是村长的小名知道的人很少。

    他说着一脚踢开了老道,飞身来到了村长的身边说道:“大冬瓜,你坚持住!你坚持住啊!”

    村长老眼昏花,但这一刻却将眼睛瞪得滚圆:“你……你是羽子哥?”

    “是啊,我回来了,我……我回来了!”陆子羽说道,虽然小时候和大冬瓜打架,但俩人毕竟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一起在山里面抓兔子,挖竹笋,那些幸福的记忆如同雨后春笋一样纷纷浮现在陆子羽的脑海中。

    村长泪流满面,他哽咽道:“羽子哥,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死了……呜呜……你怎么那么年轻,我差点认不出来。”

    “你坚持住!”陆子羽一手放在了村长的心口,灵气注入进去,试图给村长续命,但老人家被贯穿了心脉,血流如注,无论如何都无法愈合。

    村长摇了摇头说道:“羽子哥,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这里原来是妖兽频繁,之所以一直那么平静,是因为你师父一直在暗中保护我们……但我们……我们没有保护好你师父,对不起……”

    村长朴素的脸上,已经是充满痛苦。

    “我会找到我师父的,你坚持住!”陆子羽说道,身为陆子羽小时候的玩伴,陆子羽如何能够不伤心?

    村长颤抖着手指向了远处村口的一个坟包:“那是……翠浓的坟……羽子哥,自从你离开之后,翠浓姐一直在等你,一直在等……”

    “翠浓妹子?”陆子羽吸了口冷气,一张脸已经刷白一片了。

    还记得那一个可爱而朴素的姑娘,不论陆子羽去哪里,这个小姑娘都跟着,他永远记得那个小姑娘微笑的时候,脸上有两个可爱的梨涡。

    “羽子哥,你长大要娶人家呀。”

    “羽子哥,你看这朵鲜花插在我头发上,好不好看?”

    “呜呜,羽子哥你去哪里了,我好多天没见到你,我好想你!”

    陆子羽呆立当场。

    过了好久,陆子羽才回过神说道:“她这么走的?”

    村长咬着牙,老泪不断,怒指远处的老道:“那妖道……那妖道练得是采阴补阳的邪门功法,在翠浓姐二十三岁的那年,她被……”

    轰!

    陆子羽只感觉天旋地转,这里大部分的老人,陆子羽都能叫得上名字,因为他们都是陆子羽从小的玩伴,就和兄弟姐妹一样,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块外人不能踏足的净土,对于陆子羽来说,这里就是!

    “翠浓!”

    一直都嬉皮笑脸的陆子羽,此刻已经勃然大怒,一张俊朗的脸已经因为愤怒而扭曲:“我对不住你……我对不住你啊……”

    陆子羽已经泪流满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拳头紧握的发白!

    一边的凌霜都惊呆了,在她看来,陆子羽平时都挺不正经的,喜欢开玩笑,作弄人,但是陆子羽哭泣的模样,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一脚踢得老夫神清气爽啊。”老道从水中站了起来,看着陆子羽笑道。

    有那么一瞬间,陆子羽的怒意如同大坝绝地,洪水倾斜,那一双眼眸,似乎能够刺穿人心,他走近了老道,步伐沉重而悲怆。

    “终于想通了,要来送死么?”老道哈哈大笑,身上的肌肉不断蠕动。

    山贼们表情精彩,似乎是一定断定了陆子羽已经失去了胜利的希望,他们有些人幸灾乐祸,有些人巴望着陆子羽被打得血肉模糊,村民们也都呆了,都看向了陆子羽。

    老道和陆子羽相对而站,他虎视眈眈,冷冽的看着陆子羽,完全不把陆子羽当回事儿。

    “就算你求饶,我也不会原谅你。”陆子羽说道。

    正当老道诧异的时候,忽然陆子羽手中的宝剑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削向了老道的双目,老道哪里想到,陆子羽竟然会忽然发难!

    纵然老道身体如何强壮,但这双眼睛却是非常脆弱的!

    嚓!

    老道的双眼喷出了鲜血,鲜血夹杂着眼珠子内的透明液体,一齐喷溅出来。

    “啊!我的眼睛!”老道惊呼,本能的一拳头朝着陆子羽抓了过去,但是陆子羽却将长生剑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好家伙,竟然直接抓住了长生剑!

    陆子羽将宝剑一抽,唰的一下,五根手指全部被切断,老道嗷嗷大叫,但是陆子羽却像是一个上头的杀神一样,下一脚朝着那老道的裆下踹了过去!

    每一招都是狠招,每一招都能让人生不如死!

    “呜呼!”老道闷哼一声,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就像是一条磕头虫受惊之后的蜷曲!

    “嗨呀!”

    山贼们的惊叫还没来得及出口,陆子羽怒嚎了一声,反手抓住了老道的头发,将膝盖就顶了上去,那膝盖对着其鼻梁来了一记超乎寻常的冲击!

    咔嚓!

    一声脆响之后,这老道的鼻梁从中折断,鲜血立刻向下狂喷!

    就算陆子羽的修为不如老道,但是他对战斗的理解却远远超出了老道,用最强大的地方去进攻对方最薄弱的地方,因为陆子羽知道一个道理。

    对付人渣,不用留情!

    此时的山村从之前的喧哗,一下子变得寂静无比,方圆百米刹那间没有了任何声音,几乎落针可闻!

    人们尚未来得及说话,那山大王阿牛正在叉腰得瑟,但嘴巴张的巨大,却已经没有了声音,他目光呆滞,恍若木鸡!

    “混蛋啊!”老道嗷的一声怒吼,忍着伤势抓住了陆子羽的一条胳膊,陆子羽的手开始变形,但是他仿佛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一样,立刻将长生照着对方手肘刺了过去!

    哗!

    老道那强壮的手臂被瞬间刺穿,他哀嚎着,嘶吼着,步步后退。

    陆子羽的一条手臂脱臼了,但这点痛苦却比不上他心中的万分之一,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就是被这个人渣给……

    “这……这真的是三哥么……”凌霜吓呆了,她从未见过如此的陆子羽,也从未见过如此的杀意。
新书推荐: 将门锦色 邪王锁心 季总今天又向影后求婚了 凰权至上 南少暖妻甜入骨 天价萌妻 十世眷宠 朕的王妃是个守财奴 晚晚 毒后休夫:揣个萌娃去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