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王牌大剑圣 >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十六章 誓盟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十六章 誓盟

    凌霜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手持长枪,马尾辫随风飘洒,一张俏颜冷冽惊艳:“就凭你还想带走本小姐,简直痴心妄想!”

    黑袍老道哈哈大笑,他捋须说道:“好刚烈的小丫头,不过老朽就喜欢你这样有脾气的姑娘!”

    话音刚落,那老道竟然手指苍天,在他的袖子里面出现了一把黑色的木剑,木剑表面打磨的光滑流畅,下一刻就朝着凌霜的面门飞了过去。

    凌霜身体猛地向后弯曲,来了一招“桥拱腰”,那木剑几乎与凌霜的小腹贴近飞过,直接刺在了一棵大树树干上!

    碰!

    大树炸裂,木剑再度周转过来,剑头朝着凌霜梅开二度。

    凌霜在空中水平翻身,旋转了一周,左手拍地,右手已经持枪朝着老道反向一枪。

    老道手那拂尘,随意一打,竟然将凌霜的长枪都给卸去。

    “小姑娘,你的武艺不行,你空有一身武师修为,但是这随机应变还太嫩了!”老道得意的说道,眉飞色舞,甚是猥琐。

    陆子羽看不下去,他说道:“此战必须速战速决,我来帮你!”

    陆子羽说罢持剑出击,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直刺那老道的下巴,老道怒目而视,咬牙闷哼:“好小子,好快的剑!”

    “还没完!”陆子羽跳到了那老道的身后,反手又是一剑,这一剑直刺老道的腰子。

    老道暗道不好,连忙将拂尘朝着陆子羽击打过去,拂尘速度颇快,力道惊人,而陆子羽借势一削,几根拂尘白毛全部给切了下来,老道惊呼:“你是何许人也?”

    “我是你爷爷!还不快快来磕头认错!”陆子羽踩在了一片飞叶上面,整个人腾空而起,手上宝剑雷霆万钧,他一声厉喝,那宝剑上的雷霆就朝着老道甩了过去。

    老道怒睁双目,将长袍掀起覆盖住了自己的身子。

    兹啦啦!

    雷霆竟然被那长袍给挡住了,老道哈哈大笑:“小子,没想到吧!老朽的这一身道袍用的是北境的海狸皮,不怕火烧也不怕雷霆,正好是你的克星!”

    “有趣,那要是剑砍呢!”陆子羽当即展开了肉搏。

    凌霜在一边看得带了,现如今她也知道陆子羽和自己的修为差不多,都是武师地步,但是陆子羽的实战却和自己完全是两个档次,每一个动作都没有多余,将有限的灵气最大化的输出。

    如此的控制技巧,也让人十分称奇。

    而且陆子羽的剑法浑然天成,一举一动都潇洒脱俗,凌霜不禁想起了父辈曾经说过的一些事情,当时她的父亲宋河曾经说道,陆子羽若不是一心修道,恐怕是桃花加身。

    因为那一身雷霆剑法,本身就是刚柔并济,流畅飘逸。

    老道颤抖着枯糙的手,将手放到了脸上一抹,顿时他看到自己的脸上已经被划破了一个口子,鲜血流淌了出来。

    “你,你胆敢伤老朽,你胆敢!”老道目眦欲裂,身体也愤怒的发抖,他紧咬着牙,死死的盯着陆子羽。

    陆子羽没说话,只是持剑而立,春风挥洒,拍打着陆子羽的长袍,他的一只手握剑,另外一只手放在了后腰,姿势甚是潇洒。

    在与兽神对峙之前,陆子羽罕遇对手,因为他的快,哪怕是修为高过他,但速度若是不够,陆子羽依然能够对方对半开。

    陆子羽最讨厌的对手就是宋河,一身铜皮铁骨,哪怕是眼皮都被练到了极致,如同钢筋一样坚固,所以跟他打,陆子羽的剑破不了他的肉身防御,于是再快的速度也就成了徒劳。

    然而宋河是他的兄弟,作为兄弟他不用担心会面对这样一个对手。

    老道将手中的拂尘给丢在了一边,他竟然从怀里拿出了一瓶丹药,他说道:“狡猾的跟老鼠似得,不过老朽可不会那么轻易的被制服!”

    说罢,老道将那丹药朝着咽喉一阵猛灌。

    吨吨吨!

    这个瓷瓶很快被吃的底朝天,一股血色的氤氲从那老道的身上开始弥漫,陆子羽瞪大了眼睛:“你是誓盟的人?”

    “誓盟?”旁边的凌霜也瞪大了双眼,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老道。

    誓盟的名声可是十分响亮,但那是恶名的响亮,杀人越货,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而且誓盟里面有很多邪门歪道,用的都是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本事。

    比如有人能够将自己的身体作为容器,饲养成千上万的毒虫,一旦发生战斗,毒虫便能从口鼻中喷涌而出,如同妖魔降世。

    也有人以生灵作为药引,专门炼造一些提升修为的丹药,比如人脑为引,炼制的洗髓脑神丹,直接能够将一个废人的经脉重新整理,使之变成一个适合修炼的人才。

    如此的邪门歪道,比比皆是,江湖人对其是十分唾弃,每每提起,无不白眼相向。

    “竟然知道我誓盟,看来你也是有背景的人,不知道你家的长辈是何人,不过嘛……这也无所谓了,毕竟你要交代在这里,你们俩人死在这里,老朽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老道笑了起来,忽然身体开始膨胀,本来枯瘦的身体开始迅速的饱满,才片刻的功夫,就从一个濒死的瘦老头,变成了一个魁梧的巨汉!

    “没想到誓盟还没有被消灭干净。”陆子羽冷笑。

    “哈哈,你让老朽想起了一个人,二十五年前在此地用一支竹剑力斗三位极道仙宗长老的人,一个老人。”老道说道。

    陆子羽大惊:“你说的可是山上的那位老者?”

    “没错!那一场战斗,乃是老朽平生所见最精彩的一战,打得是风卷残云,日月无光!只可惜,双手难敌六手,还是被带走了。”老道哈哈大笑。

    陆子羽上前一步:“将你知道的说出来,我便饶你一命!”

    “哈哈,饶我一命,你好大的口气!”说着,老道已经朝着陆子羽冲撞了过来。

    陆子羽翻身过去,没想到身后的一棵大树被撞得粉碎!

    那老道身体虽然变得强壮,但速度却也增加了,他一拳头朝着陆子羽揍了过去,陆子羽在空中踩了一片落叶后退。

    但是老道的拳头却砸在了一块石板上,可怜这块村民洗衣服用的青石板,竟然被断成了无数碎片。

    “哈哈!好速度!但你又能躲到什么时候!”老道哈哈大笑,追着陆子羽打。

    陆子羽且战且退,来到了一处河流之中,老道从天而降,来到了陆子羽的面前,就像是一块大石头落水,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村民中的山贼大王欢呼道:“老祖宗,揍他,揍他!”

    “揍你娘个头!”根宝拿着一把扫帚,朝着那山大王就打了过去,“我们的乡亲一而再,再而三的忍气吞声,但是换来的是你们变本加厉,我们也是人啊,我们不是你们的奴仆!”

    根宝的发作,显然是因为长久以来的压抑。

    在这大山之中,无数的山村都是如此,没人替他们说话,他们只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这些山贼平时都横行一方,欺男霸女简直无恶不作,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一方面是因为山贼都有武器,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山贼的后面有一个大靠山,这个靠山就是眼前的老道,这老道十分歹毒,凡是违抗山贼的,都没有好下场,这都是老道背后下手的。

    现如今陆子羽的出现,给了乡亲们底气,乡亲们又想起了当初无忧无虑的日子,一个愤怒的咬着牙,瞪着眼,陆续拿起了身边的家伙事儿。

    有些拿着农具,也有拿着棍棒,甚至于还有回家带菜刀的。
新书推荐: 将门锦色 邪王锁心 季总今天又向影后求婚了 凰权至上 南少暖妻甜入骨 天价萌妻 十世眷宠 朕的王妃是个守财奴 晚晚 毒后休夫:揣个萌娃去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