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王牌大剑圣 >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十四章 回归故里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十四章 回归故里

    “什么!小姐竟然被要挟作质,然后那小子跑了?!”凌夫人惊得从檀木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就连桌案上的茶水都被她打翻了。

    左右的丫鬟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跪在地上,额头抵地。

    来人正是赵太保和孙太保,孙太保说道:“是老赵延误了军机,本来我们可以将它困住的!”

    孙太保指着赵无敌赵太保,俨然是一副公报私仇的样子。

    赵无敌好歹也是在商会混了十几年的老油条了,见招拆招,怎会如此认罪?他早就想好了对策:“请夫人明鉴,属下是在劝降那姓陆的小子,这小子已经被我说动了,打算回来……岂料这时候这孙子不分青红皂白就上去打斗,人家看到这孙子出手了,肯定也不会束手就擒不是?”

    “所以打的那叫一个难解难分啊,后来小姐过来帮忙,没想到就被这小子抓住作为了人质!”赵无敌一脸的悲伤。

    孙太保听得暴跳如雷:“明明是你犹豫不决,现在反倒是我的错了?”

    “嘿,我的好孙子,本来我们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但你偏要逞能,这倒好了!让小姐被抓还不说,那孙子竟然抓住了小姐上下乱动,那手若游龙,舌似泥鳅,只让小姐骄喘连连,欲罢不能!”赵无敌绘声绘色的说道,他喜欢听书,常常去茶馆听一些荤段子,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他很得意自己的口才。

    “骄……骄喘?!”凌夫人都要晕眩过去了,“这混账……竟然对我女儿下手了?”

    凌夫人俏脸一片惨白,女儿可是她的心头肉!

    赵无敌意识到说得过了,连忙比划了起来,但是他比划的动作,却是一个捏的动作,这让凌夫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凌夫人知道赵无敌的德行,便朝着孙太保说道:“孙子……我呸!”

    凌夫人口误了,被赵无敌刚才的话语给带偏了。

    但是孙太保听了就怯懦了起来,心说凌夫人都开始“呸”自己了,自己岂不是就危险了?

    凌夫人咳嗽了一下,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孙太保,我问你,老赵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孙太保说道,“姓陆的那小子将小姐抱在了怀里……的确是……揉了。”

    “还……还揉了?!”凌夫人站了起来,“这个臭小子,这个混账啊,我要杀了他!现在小姐还没回来?”

    “怕是已经被那小子给带走了,而小姐如此国色天香……我只怕那小子把持不住,毕竟少年年纪不大,正是血气方刚、虎狼之年……嘿嘿,嘿嘿嘿……”赵无敌笑的非常猥琐。

    凌夫人只感觉眼前天旋地转,两边的丫鬟连忙过来搀扶,总算是没让凌夫人倒下,凌夫人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他说道:“气煞我也,气煞我也!阿兹在哪里?”

    一说到阿兹,赵太保和孙太保同时战栗了起来,赵太保脸色惨淡:“夫人,让阿兹过来……是不是杀鸡用牛刀了?”

    “你们不知道那小子的来历,我已经改变主意了,活捉已经没必要了,像这样的人渣,不将其千刀万剐剁成肉糜,心难平!”凌夫人恨的牙根都开始痒痒了。

    而这时候,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已经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他的头发左半边是红色的,又半边是白色的。

    男人谦卑的说道:“夫人。”

    “将小姐带回来。”

    “那个少年呢?”

    “随便你处置。”

    闻言,男人发出了一阵让人牙酸的笑声,惹得赵太保和孙太保畏惧的后退了几步。

    ……

    看着天空中的蓝天白云,陆子羽想起了自己的师父,他很想自己的师父。

    对于陆子羽来说,师父就像是父亲,从他懂事开始,师父就传授陆子羽一些入门的吐纳法,这也让陆子羽的修炼基础比一般人更优秀。

    而且每天晚上入睡前师父都会给陆子羽招来一缸子的灵草。

    他们爷两住在一个山村之中,后来听乡亲们说起陆子羽才知道,他师父并不是一直都在山村之中的。

    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师父抱着一个婴儿时候来到了山村中,而这个婴儿就是自己。

    老头儿会一些医术,所以就在当地帮助百姓治病,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接纳了他,每每过年的时候,陆子羽总能收到一些乡亲的礼物。

    忽然陆子羽想起了一个姑娘,一个天天喜欢跟在他的身后,然后扬言长大要嫁给他的一个小姑娘。

    “到了。”陆子羽轻声说道。

    此时的凌霜,也从虎背上下来,看着两边的群山,还有中间的山村,不住惊叹道:“真美,你从小就在这样的地方长大?”

    “嗯,十五岁之前,都是在这里长大的。”陆子羽说道,“走,去看看那个色老头……”

    “色老头?”凌霜捂嘴轻笑,那如花的笑靥在这山川背景下显得格外美丽。

    陆子羽想起了一些趣事:“我师父的鼻子特灵。”

    “哦?”

    “尤其是对血腥味特别灵敏,若是你来了月事,怕是我师父第一时间就能闻出来。”陆子羽说道

    话音刚落,凌霜的眉毛就竖了起来,她红着脸,气愤的看着陆子羽。

    陆子羽不解:“你怎么了?”

    “你鼻子也不赖嘛!”凌霜哼了一声,往前走去。

    陆子羽摸了摸脑袋,不知所以然,但还是和凌霜一起朝着村子走去。

    刚入村,就见一条清澈的小溪伴随而行,大片金黄色的田野就在陆子羽的两边,远处坐落着一幢幢低矮的草房朴素而有秩序。

    一缕缕炊烟;

    一声声狗吠;

    还有村口散养的一群草鸡,纷纷抬起头看着俩人。

    陆子羽很高兴,但更激动,因为时隔三十年,他终于要看到他的师父了,真不知道师父现如今如何。

    但是他也很害怕,不断的回忆起当初凌夫人说的话,自己的师父身体一直以来就不怎么好,会不会……

    他不敢乱想,忽然这时候引入眼帘的是一个弯腰松土的汉子,陆子羽看到那汉子的时候,立刻说道:“根宝!”

    话音刚落,那汉子起了身到处看顾,鼻子上的痦子显得尤为的扎眼,陆子羽激动的上前说道:“根宝!你个犊子,我在这里!”

    “你……”

    汉子看到了陆子羽,整个人呆在了现场,他的一双眼睛睁得滚圆,嘴唇开始嗫嚅。

    “呜呜,我又开始做梦了,羽子哥早已经回不来了……”那根宝掂着肥大的肚皮说道。

    陆子羽哈哈大笑,也不顾田里的泥水,立刻卷起裤腿就往里面趟,他说道:“根宝,你丫的最近没尿裤子吧!”

    根宝这个傻大胖子,十岁了还尿裤子,经常被陆子羽取笑,但他却是和陆子羽一起玩到大的,俩人小时候经常勾搭一群小伙伴,去别人家的田里偷西瓜,因为陆子羽的师父很严格,大部分的时间都要求陆子羽练功,所以出来的机会很少,但是他很珍惜。

    根宝听到了这话,大步流星的过来,搀住了陆子羽的肘子说道:“羽子哥,真……真……真的是你么?”

    “是我啊!”陆子羽说道。

    “羽子哥,他们都说你死在外面了,你……你不会死不瞑目吧!”根宝惊呼道,花白头发的根宝哭得像是一个孩子。

    “说来话长,我去做修士了。”陆子羽说道,根宝并不知道陆子羽就是陆三爷,就算是在整个天下,知道陆子羽就是陆三爷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毕竟大部分的人只知道陆子羽的绰号。

    无双剑圣。

    “修士?哇……羽子哥你要成仙了?”根宝一脸崇拜。

    在岸上的凌霜笑的花枝乱颤,但是从俩人的对话中,她忽然感觉到鼻子很酸。

    这是多么心酸的事情,自己的发小都老了,自己却还那么年轻,乃至于让自己的发小以为是梦……

    “羽子哥,来俺家!来俺家吃饭!”根宝说道。

    陆子羽说了声好,立刻招呼道:“霜儿,来哟!”

    “好!”

    霜儿欢快的说道,此时的影虎真躲在山里面休息,毕竟一头大老虎若是出现在村子里面,百姓们可就恐慌了。

    来在了一间并不宽敞的平方里面,陆子羽看到了一个年轻的青年抱着一个孩子,根宝说道:“哥,你瞅瞅,这是俺儿叫大柱,这是俺孙子……三个月前刚生的,俺……俺都做爷了。”

    “好你个根宝!小子有出息!”陆子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过我不能在这里吃饭了,我得去看看我师父。”

    “羽子哥,道长他……他……”根宝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

    陆子羽感觉到了一阵不对劲,连忙说道:“怎么回事?”

    “道长受了重伤,然后被一群不知道什么来头的人带走了……他们骂道长是……是叛徒。”根宝说道。

    听到师父手上,陆子羽整个人“腾”的一下呆立在原地,一下子懵了,自己的师父竟然被强行给带走了?这些人是谁?他们又为何带走师父?

    陆子羽已经捏起了拳头,双眼迸发出了杀意。
新书推荐: 将门锦色 邪王锁心 季总今天又向影后求婚了 凰权至上 南少暖妻甜入骨 天价萌妻 十世眷宠 朕的王妃是个守财奴 晚晚 毒后休夫:揣个萌娃去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