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王牌大剑圣 >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八章 离去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八章 离去

    宋河脸色很差,疲惫的坐在了藤木的椅子上面:“他师父不是一直很好么?”

    “之前不跟你说,也是担心你过去探望,但你若是让陆子羽回去,恐怕他立刻就会发现,他师父已经不太好了,也许现在已经不在了。”凌雪轻描淡写的说道,在那风韵犹存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残忍。

    宋河皱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师父可能已经不在了,毕竟年纪一大把也没什么生活来源,你说他能好到哪里去?”

    “等等,我不是每个月都给他送去一百两银子么?”

    “被我追讨回来了,凭什么我们要去赡养一个与我们无关的老人?这些钱还不如多买一些迅猛龙,用来运送货物!”凌雪喝了一口茶说道。

    啪!

    凌雪手中的茶杯被宋河给拍在了地上:“你个贱人,你竟然……你竟然连一个老人家的钱你都要坑,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说着,宋河就要往外面走。

    但凌雪却立刻叫住了宋河:“现在你去找陆子羽,他会这么想?你是他的兄弟,而且还是这一家之主,你认为他会不会怪你呢?”

    此话一出,宋河呆立当场。

    的确,如果陆子羽的师父有个三长两短,陆子羽会原谅自己么?而妻子的话语,并未说明现在陆子羽他师父是生是死。

    而陆子羽在房顶的脸色也已经惨白一片了,师父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他无法想象师父若是有个好歹,那他会如何……

    “相公,不管你承不承认,陆子羽必须死。”凌雪站了起来,她依靠在了宋河的背后,双手环住了宋河宽阔的胸膛。

    宋河没说话,只是阴沉着脸,低着头。

    “对于陆子羽来说,死亡才是他最好的归宿……因为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传奇了,无双城的百姓对他爱戴有加,天下人也知道陆子羽的剑圣之名,倘若大家知道陆子羽归来了,而且还是一个少年,并且修为降到了武士……你说大家伙儿对他是如何的失望?”

    “再说了,如果陆子羽活着的消息被公布出去,他曾经招惹了多少仇家?还记得血衣门、龙喉帮、金湖水匪么?想当初你们三人可是将这些门派杀得片甲不留,如此仇恨不共戴天,与其让他被那些门派追杀,倒还不如让陆子羽长眠无双城。”

    当初陆子羽三人行走在江湖上,铲除了不少门派邪教,但同时也有很多漏网之鱼,可以说三人的仇人遍布天下。

    现如今老李成为了皇帝,老宋成为了一派的掌门,两人都不怕仇人找上门,但是陆子羽呢?

    他什么都没有,甚至于修为封印,现在的他不得不重新开始修炼,所要面对的困难,又怎是一句话能够概括的?

    “但,但他是我兄弟!杀他是不可能的,但我会劝说他,留在无双城……”宋河握拳说道。

    凌雪没说话,但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已经证明了一切。

    陆子羽看着天上的繁星,这一刻他感觉到了疲惫,他乘着四下无人,跳下了屋顶,来在了人烟稀少的花园里面,打算就地回到自己的客房,然后收拾下细软立刻回去看看师父。

    岂料刚走几步,草地里面传来了抽泣的声音,陆子羽抽出了长生剑,压低了声音说道:“什么人?”

    “三哥,是我。”草丛中走出来一个可人儿,正是凌霜,她的嘴唇有些发白,看得出伤势还在恢复中。

    凌霜知道了父亲想要让自己跟随陆子羽学习经验,所以第一时间想来跟自己父亲说这件事情,毕竟她也渴望进步。

    从白天的一战,她懂的了很多,自己虽然修为在同辈人中还算不错,但真刀真枪的情况下,她太弱小了,没多少战斗的经验。

    “霜儿?”陆子羽不解。

    凌霜擦去了眼泪,她没想到自己母亲竟然如此狠心:“三哥,对不住,我……我也没想到我娘会……”

    “这事情与你无关,你身日尚未恢复,去休息吧。”陆子羽不想多说什么,立刻就要往回走。

    忽然,凌霜叫住了陆子羽:“三哥,你是打算走么?”

    虽然说按照父母的辈分,凌霜应该叫陆子羽叔叔,但凌霜却不太愿意称呼他,主要也是因为陆子羽太年轻了,而且自己这么叫他,似乎两人之间就有代沟了,十分奇怪。

    相反叫三哥的话,就亲昵的多了,也朗朗上口,就和跟同辈人一样。

    “你不用管了,那是我的事。”陆子羽的声音很冰冷,和白天那个喜欢戏谑的陆子羽判若两人。

    凌霜欲言又止,她明白,自己这时候也有连带的责任,谁让凌雪是自己母亲呢?自己母亲要去害他,她有怎会奢望陆子羽给自己好脸色看?

    “三哥,我……”凌霜欲言又止,此时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在月下静静的站着。

    陆子羽深吸了一口夜里的冷空气,他说道:“去休息吧,你伤势未愈,别擅自出来。”

    “可是……”

    “这是大人的事情。”陆子羽说道,他看了一眼凌霜,没再多说什么,他也没有回去客房,毕竟自己手镯里面还有一些银子,自己也没什么东西留在客房,直接走倒是最好的选择。

    一走了之,一了百了。

    看着陆子羽离开的背影,凌霜的心情复杂急了,她的伤口还隐隐作痛,虽然说吃了疗伤的丹药之后,大致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皮肤的伤势可没有那么快愈合。

    索性她没有伤及内脏,不然她现在根本无法起床。

    凌霜出来是瞒着红儿的,她用假寐蒙过了红儿,不然红儿铁定不会让她出来,但是她一出来却听到了这样残忍的事实,这让她几乎无法相信。

    就在一天之前,凌霜还是一个生活在大家赞美中的大小姐,对于世间的险恶一无所知,她又怎能想象,残忍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为了杀死三哥,娘亲竟然不惜伤害我么?如果没有三哥……我怕是已经死了……”她抓着自己的衣服,眼泪却不争气的流淌下来了。

    ……

    离开了庄园之后,陆子羽果断御剑飞行,在漆黑的夜空中,他脚踩长生剑,飞的速度并不慢。

    其实陆子羽本来打算牵一头迅猛龙再走的,但仔细一想,现在是晚上,而迅猛龙又不能飞,况且现在城门还没开,得等到次日一早,太阳出山的时候才会开城门。

    所以御剑飞行更加的方便,陆子羽越过了高耸的城墙,匆匆地进入了兽神山谷中,这一片曾经因为战斗而变得光秃秃的山谷,现如今已经长满了树木,到处都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这是决战地,曾经因为此地出现了兽神,故而改名兽神山谷,还记得兄弟三人一起携手对敌,但现如今物是人非,却已经是让人唏嘘万分了。

    陆子羽无法长时间的御剑飞行,因为他修为被封印,相当于身上的灵气也被压制到了武士的程度,御剑飞行是非常消耗灵气的。

    他落在了森林之中,打算步行一会儿,等体力和灵气恢复,再继续赶路。

    按照陆子羽的估计,休息三次应该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最迟明天日出之前。

    兽神山谷的夜晚静悄悄的,树木环绕,让周围的光线很暗,毕竟月光虽亮,但也被树木遮住了大部分的光芒。

    “真是残忍啊……也许我压根就不应该苏醒吧。”陆子羽自嘲一笑,他在自己的身上摸索了一下,找到了一些馒头,那是在吃晚饭的时候,他将几个没吃完的馒头拿着,本打算对付夜宵,但现在却派上用场了。

    曾经叱咤风云的无双剑圣,最后竟然落得如此田地,这让陆子羽思绪万千,感慨人生无常。

    窸窸窣窣,树丛摇曳。

    在周围的林子时而传出一两声的声响。
新书推荐: 将门锦色 邪王锁心 季总今天又向影后求婚了 凰权至上 南少暖妻甜入骨 天价萌妻 十世眷宠 朕的王妃是个守财奴 晚晚 毒后休夫:揣个萌娃去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