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王牌大剑圣 >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七章 刺客的来头

序卷 兄弟,你女儿好棒 第七章 刺客的来头

    此话一出,陆子羽倒是懵了,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惊艳的画面,当即就拒绝:“这什么和什么,你自个儿那么强,修为也在我之上,现如今的我,不过是一个武士级别的一个菜鸡罢了,你拜托我作甚?”

    宋河卖力的给陆子羽搓背:“我不忍心啊,毕竟霜儿是我最疼爱的闺女,我不忍心严格来教授她……我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是我下不去手,每次戒尺抬到了半空中,我就打不下去。”

    宋河是个憨憨,还是个女儿奴。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次是她运气好,方才逃过一劫,但下次呢?做父母的,我不可能庇护她一辈子……她既然是我的女儿,以后要遇到的困难肯定不止这一个,将来的困难还是会接踵而至的。”

    陆子羽的内心是抗拒的,因为陆子羽也不知道怎样去面对那个姑娘,虽然说之前在竹林是为了救姑娘,但到底他还是占了她的便宜。

    霜儿性子那么刚烈,会肯向他虚心求教么?

    肯定不太可能。

    不过陆子羽转念一想,心说霜儿嘴牙尖利,必然会反驳自己一番,而自己在这里拒绝反而就是驳了自家兄弟的面子,倒不如让霜儿来拒绝自己,也好让宋河死了心。

    想到这,陆子羽便说道:“师徒之间么,讲究的是相性,回头我离开的时候,她若是肯随我去历练,那就去,若是不肯,那也无法强求。”

    “那是自然,哈哈!”宋河大喜,手上又用力了。

    陆子羽疼的骂娘:“你小子轻一点,妈的皮都给你搓没了!”

    “你不是皮糙肉厚么,啥时候变得那么细皮嫩肉了!”

    “你丫的试试看三十年无法重见天日!”

    ……

    “小姐,睡了没。”一个脆声从门外传来。

    里面躺在床上的,是正在修养的凌霜,凌霜并没有睡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她很忐忑。

    “进来吧。”凌霜轻声说道。

    从门外进来的正是丫鬟红儿,红儿拿了药过来,还有一盅炖好的老母鸡汤。

    凌霜每每想起白天遭遇的事情,就有了一种后怕,若是当初陆子羽不再她身边,天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也许她会被抓起来,被歹人作为人质去要挟自己的父亲。

    也可能她会被囚禁起来,然后被施以非人的对待。

    又或者是直接被杀。

    对凌霜来说,第三种是最好的,一死了之,也免得成为任何人的拖累。

    不过实力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自己心中涌现的奇怪感觉,她很清楚当时自己被陆子羽救的时候,他将自己体内的毒一口一口的嘬出来,后来陆子羽的嘴唇也泛紫了,但是他依然还坚持。

    虽然明白陆子羽是为了救她,但陆子羽却也把她……

    想到这里,凌霜的脸蛋都快烧起来了,火辣火辣的,一想到自己还发出了那么奇怪的声音,羞得她立刻就将脑袋埋入了被子里面,喃喃说道:“臊死了,臊死了!以后我还怎么见人啊……”

    “小姐?莫非小姐说的是陆公子?”红儿说道。

    红儿自然不知道陆子羽的身份,她只以为陆子羽是凌霜的亲戚之类。

    凌霜露出了头,她说道:“怎么了?”

    “小姐,跟你说个事儿,就是……关于陆公子的,刚才奴家去烧水的时候,偶听了一件事情……似乎陆公子要离开了。”红儿将鸡汤盛出了一小碗,小心翼翼的吹着。

    凌霜坐了起来:“他……他要走?哎哟……”

    扯到了伤口,凌霜抽了口冷气。

    红儿坐在了床沿上,将汤碗递给凌霜:“小姐,喝点吧……”

    “他,他要去哪里?”

    “听说是回去见什么师父……不过我还听说啊,老爷说让他教小姐你一些本事……”红儿捂嘴偷笑了起来,“你说老爷是不是想多了,小姐你可是老爷的女儿,老爷是谁?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拳太保宋河,要一个毛头小伙子来教你,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嘛!”

    凌霜脸蛋一阵红润:“我爹真这么说了?”

    “可不是,难道说小姐你真的要跟他学?”丫鬟很惊讶。

    凌霜俏皮一笑:“你猜!”

    凌霜这边已经有了打算,但陆子羽却睡不着,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心中十分的不安,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安,因为他总觉得,白天的刺客有些蹊跷,因为对方的修为显然是不俗的,为何来了几发暗箭之后,就要悄悄离开呢?

    他完全可以继续打斗,因为当时凌霜有了伤势,按照一般的战斗逻辑,凌霜受伤了,陆子羽也就有了估计,加上他本身修为被压制,若是敌人杀过来,他首尾难顾,胜负还真说不定。

    越想越不对劲,所以陆子羽重新从床上跳了起来,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去寻找宋河。

    然而正在宋河房间的上方,他却听到了争吵,他打开了瓦片,朝着屋内看去,发现宋河在跟凌雪吵架。

    “你下次别这么做了,他是我兄弟,你再派出杀手刺杀,休怪我对你不客气!”宋河恶狠狠的说道。

    凌雪勃然大怒:“好啊你,他是你兄弟,那我呢?我还是你媳妇儿,我为什么要杀他?还不速因为你么?”

    “你住口!当初这无双城能够存在,多亏了我兄弟!之前你说派人去京城通知老李……你没去吧。”宋河压低了声音说道。

    凌雪秀眉倒竖,她冷哼一声说道:“别忘了,我商会的启动资金当初是皇上赏赐给陆子羽的,皇上说过,日后只要找到陆子羽的家人,这些钱都会给他……这可是足足三百万两黄金!”

    “所以,你为了这些黄金要灭我兄弟的口,然后还伤害了咱们的女儿?”宋河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上,那黑铁木的桌案瞬间粉碎!

    凌雪瞥了他一眼:“那又如何?别忘了,当初我爹是想将我许配给你兄弟陆子羽的,你兄弟陆子羽死了,我才嫁给了你!”

    “你……”宋河气愤的额头青筋遍布,一双眼睛也瞪得滚圆,仿佛要生吞了凌雪一般。

    凌雪哈哈一笑:“怎滴,我刺杀你兄弟未果,你是想替你兄弟报复,那你来杀了我吧!拿着我的头颅向你兄弟请罪!”

    两人的谈话陷入了僵局,而在屋顶上的陆子羽,也是彻头彻尾的震撼了。

    他哪里想到,自己的到来会惹来这么多的麻烦。

    是啊,就和老宋说的那样,三十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太多太多的事情了,哪怕是一个黄毛小儿都能成长成为一个而立青年。

    而这三十年的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

    唯一让陆子羽欣慰的是,那杀手并不是自己兄弟派出来的,至于凌雪,虽然陆子羽过去的确是有好感,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那也仅仅是欣赏而已。

    毕竟好兄弟已经组建了家庭,自己再住在这里,会引起宋河一家人不和睦。

    至于三百万两黄金,陆子羽压根就从未当一回事儿。

    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在陆子羽的眼里,金钱这东西够用就好,太多没意义,只是徒劳的增加一些重量的累赘而已。

    凌雪是一个才女,不仅仅是一位城主,还是一位商会会长,这样的女子又怎是平常女子能够企及的呢?

    如今自己的出现给他们造成了困扰,还不如悄悄离开。

    然而陆子羽心中也有不甘,暗道:“想当初我为了保护无双城的百姓,毅然赴死,没想到最后竟然还要被凌雪如此陷害……”

    “对了,关于陆子羽师父的事情,或许你还不知道。”凌雪说道。

    陆子羽正要从房顶跳下来离开,却不料凌雪说了这一句话,这让陆子羽立刻竖起了耳朵,又回头看了过去。
新书推荐: 将门锦色 邪王锁心 季总今天又向影后求婚了 凰权至上 南少暖妻甜入骨 天价萌妻 十世眷宠 朕的王妃是个守财奴 晚晚 毒后休夫:揣个萌娃去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