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原初猎人 > 无人生还 0097. 4月14日(下)

无人生还 0097. 4月14日(下)

    4-14,接近凌晨。

    罗哲发现了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血疫的传播停止了,基于某种未知的因素,既然不是自己造就的。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回溯时间,唯独对神是无效的,有着其它和自己一样的存在在对这种现象进行干涉。

    这让罗哲有些玩味,因为这个家伙似乎比起自己更加“博爱”,第一时间阻止血疫传播的不是自己。

    更加严肃的问题是,这样的存在可能不只一个。

    地球……

    真是危险,罗哲这样思虑着。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神的竞技场是什么意思。

    像罗哲一类的家伙的斗争是无意义的,饶是太空寰宇,星河宇宙,也不过一念生,一念灭,想要有资格阐述继承或否定原初混沌,那么只剩下一种竞技方式。

    “真是残酷啊……”

    该交代给化身的事情,罗哲已经交代完了,除了调查生命教会的背景,罗哲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搞清楚血疫的源头是什么,想来想去只能是和自己一样的存在弄出来的,他骤然回想起狩猎噩梦前夜中,出现在绯月下的那道身影。

    他决定揪出这个家伙,祂可能是那种对人类有兴趣的神吧。

    最开始感染的地方似乎在北欧,但罗哲并未马上动身。

    而是继续待在家中,居然用浏览器搜索着北欧旅游攻略。

    ……

    血疫的确是停止传播了,无论是对生命教会,或者类似的势力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对普通人来说更是如此。

    某种意义上,狄狱拯救了世界。

    但事实真是如此么?

    某种意义上感染血疫的人得到了解脱,成为怪物的欢愉和痛楚都是真实而强烈的,这远远要比人类世界更加真挚且纯粹,层层伪装起来复杂的含糊其辞,精心包裹之后庞杂的模棱两可,有些人想要愚弄他人,有些人想被他人愚弄,这种微妙的平衡,是否也是原初混沌的意志呢?

    因为它过于复杂了,由无限细节堆砌的事物。

    谁又能肯定的说,社会本身不是一个神呢?并且它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狂热推崇。

    没有谁知道,狄狱究竟想要打倒什么。

    兴许也是为了所谓的神的竞技场。

    狄狱买了一台电脑,这就是他计划的第一步。

    这实在是过于神奇,似乎因为称呼的改变,他的小弟们似乎成为了一种更高的阶级,当狄狱抛却那种邪教式的太空猴训练方式,这些人变得更加具备生命力起来。

    他彻头彻尾的变成了另一个人,不是那个有时幼稚白痴,有时嗜杀冷血的贱人,而是一种更加摄人心魄的存在。

    当然的是,他不再憎恨世界了,也接受了普遍真理的正确性,主流之所以成为主流,也不全是因为人大多愚蠢温顺,而是一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然走向,纵然个人的存在被稀释了,但得到的是一种无匹的至高感受,对有意识的生物来说,那就是归宿。

    无论是哪种归宿,家族,王朝,独裁,民粹,它们在慢慢变得温和而强大,而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神国。

    像是蚁穴一样,虫子必须挖掘,否则就不是虫子,人必须进行社会行为,否则就不是人。

    有人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但若这就是人的本质的话,那未免也过于肤浅了,只是基于权宜之计的决策,实用主义的保险杠。

    有趣的是,狄狱认为从前的自己,也许就像虫子独行侠令人惊愕,当虫子独自觅食而不呼唤同伴的话,那必定是反虫子反蚁穴的,当人不进行社会行为的话,那必定会被扣上相当严重的帽子。

    相反的是,现在的狄狱并不认为这种做法有什么不对,想要抛弃人的身份,而成为一种更高尚的东西,类似于生命本身极其浪漫的华丽事物,但不以生存为目的的生命听起来也太荒唐了,虽然很浪漫,但也很荒唐,所以不得不说还是很高明,蚁穴,尽管人并不知道其高明之处,但也选择了很高明的生活方式。

    但理所当然的是,狄狱也不赞同这种做法,或许这些人更想做的是,林中的猛虎,振翅的雄鹰。

    他拥有了绝对客观的视野,但这样未免太过乏味,因为这是毫无意义的,一旦有人说花很美丽,那必定有人唱反调说也有不美的花。于是只能说有美的花也有不美的花,没有人反对了,但基本是废话。

    所以对智者来说,最高明的娱乐方式是偏见,持有一种相当极端的邪恶或荒唐的意见,纵使知道这并不完全正确,但对这残缺的固执追求,是比性还要强烈无数倍的快感,因为它隐隐约约透着终极真理的气味,纵使并不具备终极真理的条件,但却拥有真理的伟大性,对自己欺骗性质的伟大。

    偏见,基本就是自己的终极真理了,怎么能不令自己如同造物主般伟大呢?那种超脱感。

    于是有着这样的偏见。

    毫无疑问的是,当人们选择绝对客观考察一个人的时候,必须考虑到时代背景,若把不同环境的生活状态拿来作比较,那只是作弊一般的偷换概念,那并不是人的比较,而是环境的比较。

    毋庸置疑的是,这些自认为丰衣足食的家伙,实际上的地位等同于封建时代的奴隶,但非要严格论证的话,那也会得到这样的答案,更好的奴隶。

    这是一个偏见,狄狱爱死了这种东西,简直要了他的命。

    当他的小弟,不,现在应该是他的兄弟,问狄狱买电脑要做什么的时候。

    狄狱只是说要制造偏见,制造各种各样的偏见,太过邪恶的,太过善良,太过正确的,都是一种偏见。

    但他的追随者完全不得其要领,因为制造偏见,相当于控制人的思想,这岂是那么容易的事?

    狄狱这才发现这些人没有才能,以前或多或少还认为他们是可塑之材,可到头来也不过是对任何事都抱以绝望,找到了自己这个归宿的可怜虫,并不是什么浪漫的东西,至少比起煽动家来说。

    “我要你们成为煽动家,无论是好的,坏的,只要是极端的。”

    人必须抱以偏见,必须站队,这样才有矛盾,不是么?这才是生命的真谛,是的,不以生存为目的的生命很荒唐,但是……

    不和所在阶段环境做斗争的,连生命也称不上。

    风可以吹走一片树叶,但却吹不走一只蝴蝶,因为生命的力量,就在于不顺从。

    问题在于,零星的火焰,如何燎原。

    “然后呢?然后做什么?”

    他们永远都是带着一双渴望的目光。

    “一场狂欢,一场盛宴。”

    狄狱如是说着。

    他要阐述的是,没有人敢犯下的罪孽。

    “猎人呢?我们不对付猎人了么?”

    一个追随者抛出了重要的疑问。

    “谁说的?他们可是……最最重要的来宾啊。”

    翠绿眸子中深渊般的混沌,藏着的是,最久远的,亘古的邪恶。

    
新书推荐: 跨越山海与你相拥 冷艳总裁的近身保镖 穿越之直上青云 教反派大佬重新做人 逆行 都市逆袭成王 玉金记 最熟悉的最陌生的 传说级高手在都市 重生之傲世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