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以言铭心 > 杀手世家 第六十一章:提亲甘当压寨婿3

杀手世家 第六十一章:提亲甘当压寨婿3

    几日下来,言漠发现山寨周围似有人埋伏,回到大厅中,正与封止商讨。

    言漠“看来还是被他们找到了”

    封止“寨主,需要我揪出那些小虫吗?”

    言漠“不,他们没有进一步举动,只是监视而已,我们先按兵不动。让厨婶他们准备好包袱,若是他们进攻,就从秘密山道离开!”

    “嗯!”封止得令便去后院了。

    青木辉匆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

    言漠见他问道“如何了?青木哥哥。”

    他喝下一口茶才说道“流民已经都控制住了,东南郊的山寨因为收留流民已经被查封了,寨中人的去向还没公示,说是暂时被关押了。还好我们这隐蔽,没有流民来!”

    言漠“若官府说我们都是流民,一定要查封山寨呢?”

    青木辉叹了一口气“我也担心会如此”

    言漠“不行,不能坐以待毙,今晚我要潜入宫中。”

    正当此时,憨子拿着一封信函进来“寨主!寨主!有你的书信!”

    言漠接过拆开看了看,青木辉凑上前来问道“什么书信?”

    言漠露出一丝喜悦“信中说可解我燃眉之急,馥华酒楼一叙。”

    青木辉“寄信的是何人?”

    “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过的糖葫芦公子吗?”言漠指着信件右下角的一串糖葫芦道。

    青木辉“原来是他寨主可知他的身份?”

    言漠“虽有怀疑,但我并不确定也许见了会有收获,还能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

    春日当头,清风相送,酒楼地处城中繁华之地,形形色色人来人往

    馥华酒楼内,言漠拿着一串糖葫芦进入。

    店小二一眼就认出来了,迎上前来“姑娘里边请。”领着言漠进了二楼的阳台式雅座,二楼没有其他人,像是被包下了,这里风景极佳,可以看到街上的行人,春风和煦

    店小二依照吩咐上了点心和开胃菜“姑娘,公子吩咐了,菜品一会就上,他若是迟了,姑娘若是等不及,可以自己先用。”

    言漠“嗯,知道了。”

    等小二下去了,言漠起身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确认并没有危险又坐了回去,正准备拿起小食解闷,就听到。

    “姑娘久等了。”面具公子徐徐而来,落座于言漠的对面。

    言漠一看对方换了一个面具,这个面具除了嘴部和眼睛是镂空的,遮住了他整张脸。

    “啊姑娘别介意,我天生容貌有损,不愿吓到别人,故如此。”面具公子一指轻点面具道。

    言漠眯了眯眼“啊~”漫不经心的点着头,我且看你装,看你装到何时。

    小二拿着满满一托盘的菜上桌,香味四溢。

    “姑娘,请。”面具公子很优雅地伸手示意,“这顿大餐是谢谢你上次为我的糖葫芦出头。”

    “公子客气了。”言漠笑道,“一串糖葫芦而已,这桌酒菜都能抵上多少糖葫芦了呀!”

    “哈哈哈哈~”面具公子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此言差矣,姑娘能赏脸赴宴,才是在下的荣幸。”

    言漠了然一笑“我还不知道如何称呼公子呢?”

    面具公子“哈哈哈哈~区区小名,不足挂齿!在下姓窦名万。”说着对言漠作揖。

    言漠观察着对方,上次不过匆匆一面,本还觉得对方气质出众,可此刻他的举动却透着几分傻气。一个凝神,言漠趁他低头作揖之际,夹起一颗花生!迅捷一掷!

    “哎呦!”刚抬脸的窦万就被砸中面门,当然是砸在面具上!但因为言漠的内力强劲,这一砸还是砸痛了他!他看看依然端坐的言漠,再看看周围,轻揉着面具道,“哎,阁楼就是这点不好,三面透风,什么东西都会乱飞!姑娘可要小心,别被砸中才好!”

    没想到他一回头,就看到言漠风爆似的吃喝,直接上手撕扯鸡腿,拿起菜盘就往自己碗里倒了大半看呆了窦万,很是惊讶道“共饭不泽手,姑娘怎么……”

    言漠吃得一脸满足道“公子别介意啊,我吃饭就这样!”狐狸见过我吃相,没什么好惊讶的。

    窦万见此,只喝着面前的酒,没敢动菜。

    言漠一边噘着手指,一边观察着他,想确认,必须揭开面具!如此想着,她扯下另一只鸡腿起身来到窦万面前“公子,别光顾着喝酒,这鸡烤得不错!来根鸡腿!”

    窦万勉强伸手接过鸡腿“姑娘,姑娘,在下自己来”

    言漠趁此机会凑近对方的手闻了闻,没有香味,又凑得更近沿着手臂一路闻到颈窝!

    “姑娘!姑娘你做什么?”窦万不好意思地躲闪着。

    言漠在他身上没有闻到任何香味,而奇铭身上一直有沉香香味。

    然后,还不死心的言漠抬脚放上对方坐着的凳子!一扯衣领,非要扒开他的面具!

    “不可呀!姑娘不可!”窦万扔掉鸡腿拼命按住面具委屈巴巴道,“姑娘莫要为难在下光天化日之下,为何要对在下如此这般?姑娘莫要耍流氓!”

    “耍流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言漠仍不放手,想扯下对方面具!

    窦万拼命躲,一时动作太大,硬是让言漠扯开了前襟!露出锁骨!一副像是受欺凌的女人般跌坐在地上!

    “来喽~这道京地烤鸭都是现做的,客官久等了!”小二拿着菜刚上来,就看到奇异姿势的两人!

    言漠眨巴着眼睛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窦万的委屈姿势,她确实难以想象这般模样的狐狸被人看到还能不炸毛

    小二愣了好一会儿才轻声细语道“是小的打扰了”说着他狠狠低着头,将菜上桌后,便一溜烟跑下楼去!

    “姑娘可以放开在下了吗?”窦万像个娘们似的扭捏作态道。

    言漠一脸嫌弃,放开了对方,坐回位置上“信中公子说可解我燃眉之急,不知公子要如何解?”

    窦万轻咳两声,整好衣襟道“我也是受人所托,那人让我给姑娘传句话。”

    言漠“那人?何人?传的什么话?”

    窦万“那人身份特殊,恕在下不能告知,那人说了姑娘不用着急,姑娘心中所虑之事不日就会解决,只是需要姑娘答应一事。”

    言漠“需要我答应何事?”

    窦万“那人未说,说是姑娘自会知道,届时顺势答应即可。”

    言漠思忖着,面前若真是狐狸,用不着戴着面具前来?朝廷这么大动静,锦哥哥身为太子不会不知道,这人口中的所托之人莫不是锦哥哥?

    言漠“回去告诉那人,我应下了,在此谢过公子出手相助!”说完她起身便要走。

    “姑娘!刚上的烤鸭!还有那有名的文良酿!”窦万想拦下言漠,奈何对方动作太快!

    “话已带到!我都吃了你一桌佳肴!酒就免了吧!谢啦!”言漠说着闪身一跃,下了酒楼!

    直到言漠身影消失,肖韧从暗处出现,窦万才卸下伪装“真是难为本王了。”

    肖韧抽抽嘴角,竖起大拇指道“主子演技不错!”

    奇铭白了他一眼,肖韧赶紧闭嘴,退入阴影中!

    翌日,勤政殿中,皇上惊讶于奇铭的招降交涉结果,竟是答应了对方提出的合婚解难之要求!!!

    皇帝“她不过一个小小山寨的寨主也敢提这种要求?!!”

    奇铭“父皇容禀,山寨上下十几口人,没有去处,若是有人照拂,寨主愿意撤寨。儿臣已经答应,将一众人纳入益安王府名下。保留山寨房屋,供他们生活。并答应迎娶寨主为王妃,以示诚心。”

    皇帝“她还想要王妃之位?!!不行!铭儿,再怎么样,你也是皇室子弟,怎可迎娶江湖草莽,此事不可!”

    奇铭“父皇放心,这只是缓兵之计,现下因流民满城风雨,百姓对此事关注度甚高,等风平浪静后,儿臣自有办法脱困。”

    皇帝“铭儿你糊涂!皇家子嗣成婚,朕都要亲旨赐婚,如何是缓兵之计?”

    奇铭“父皇可在旨意上写择日完婚,但不用写明是哪日,儿臣自会想方设法拖延,等一切尘埃落定,百姓淡忘此事后,儿臣自会找个理由与她解除婚约。”见皇帝依然不肯松口,他继续道,“儿臣明白,父皇对皇兄寄予厚望,儿臣知道自己的位置,迎娶没有家世背景的寨主为王妃,自是表明了儿臣的心境。”

    皇帝听及此,看了奇铭好一会儿,这个儿子总是奇招频出,却独对兄长百般忍让,思及此,他终于勉强点头同意了“明日下诏,让刘公公去宣旨罢。”

    “儿臣谢父皇恩典。”

    东宫。

    自从封了益安王后,奇铭每每入宫,并不常去东宫,今日却不得不来此。

    经由守门太监一声通报,奇铭刚进宫门,就听到一声脆响,太子将花瓶砸向门槛吼道“滚!”

    吓得殿外一众太监各自窜出给各自背后的主子报信去,益安王一来,太子就发火了。

    奇铭故作无奈,悠悠踏入殿内“皇兄,这都第几个花瓶了?”

    见那些太监都走了,太子嘿嘿笑道“放心,都是上次皇弟拿来的市井便宜货,就让他们都以为我们不和。”说着他无视一地残碎,领着奇铭坐下,“如何了?”

    奇铭微微躲闪着太子的眼神道“恐怕今日皇兄真要生臣弟的气了。”

    太子疑惑道“何出此言?”

    奇铭难得敛了笑意,垂眸道“臣弟请旨赐婚,以此招降她的山寨。”

    太子一惊,跳了起来“你说什么?!!此事不可!”

    奇铭“父皇明日就会拟下诏书,臣弟将会接她入府。”

    殿中一阵沉默,太子的随侍白雪与兰雪两姐弟,端着新茶与点心进来。只有十四岁的两人是双生姐弟,身着暗纹白衣,将茶点放上桌后,两人便退了出去把风,防止有人听墙角。

    奇铭“皇兄放心,父皇的旨意中不会写明完婚日期,不是她自愿,臣弟不会强求皇兄可有其他办法?如不早日实施此计划,父皇又会对他们做什么?以她现在的身份,身为太子的皇兄是没有办法实施此计划的,自然是不受宠的臣弟”

    太子很不情愿“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奇铭看向太子认真道“皇兄放心,这只是权宜之计,我也想知道她的心里到底住着谁。”

    “权宜之计”太子想起茶楼中言漠似是担心奇铭的样子,不禁垂下眸去

    奇铭“不管她的心里住着谁,我都尊重她的意愿,皇兄呢?”

    “尊重她的意愿”太子听及此,抬眼看奇铭,无奈道,“你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没有否认的奇铭垂眸道,“若她心中无我,我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不被需要的爱情不过重负矣”

    听及此,太子兀自蹙眉喃喃着“不被需要的爱情不过重负矣”沉默一会儿后,他一握拳,迎上奇铭的眼睛,“铭弟别太得意,本宫是不会就此认输的!”

    见此,奇铭小小惊讶了一下终是露出了一抹浅笑。

    益安王府,奇铭摸了摸案上的面具,拿过书案上的一纸文书便又出门了。

    肖韧跟着奇铭问道“旨意明日便下了,主子今日还去?”

    “礼数不可少。”一抹浅笑挂上奇铭俊秀的脸。

    山寨中,换了衣服的言漠正和小豆子在河边洗着衣服,小豆子一看是水就很兴奋,现下气温合适,正是玩水好时节!

    言漠“别玩水了,自己的衣服要洗干净哦~”

    “哈哈哈哈哈~”小豆子啪嗒啪嗒地拍着水面,笑得开怀。

    言漠见他难得忘记了大福的事情,也就由着他去了“小心点,别掉水里了!”

    “嗯!我知道啦姐姐!”说着他又换成用脚踩着衣服,洗衣玩水两不误。

    言漠正准备拿出换下的腰带浆洗,一声清脆响起,正是花剑簪从腰带上落出,连带还滑出一块通体白润的玉佩来!正好滑到小豆子的脚边!

    小豆子捡起玉佩,言漠才注意到它“给姐姐看看。”

    小豆子听话地将玉佩给了言漠,和她一样研究着看了起来,萌萌的脸很是可爱。

    言漠一看就知是名贵物,想来想去,只能是那人的所属物。

    她想起今日那个窦万公子被自己欺压的扭捏样子,浑身一哆嗦“这货怎么把这玩意留我身上?真麻烦。”转念一想,“这么好的玉,正好换钱贴补一下山寨!”

    小豆子开心道“可以换米钱了~”

    “嘿嘿!没错!”双眼成铜钱的言漠刮刮小豆子的鼻子道,“我们快些洗,一会找青木哥哥去!”

    回到大厅,言漠将玉佩拿给青木辉鉴定。

    见他观察了很久,言漠咧嘴笑着问道“怎样怎样?!”

    青木辉察觉到异样“此物当不了”

    言漠一听肩膀耷拉,连着小豆子也学起她来,两人一副死鱼眼没了生气的模样。

    言漠疑惑道“怎么可能?为什么?”

    青木辉“这玉佩哪儿来的?”

    言漠大言不惭道“捡的!”

    青木辉“哪儿捡的?”

    言漠“酒楼呗,今日我只去过那!”

    青木辉“那就赶紧还回去酒楼,让酒楼帮着找找失主。”

    言漠“为什么?”

    青木辉“这玉的质地不一般,不是达官贵人恐难入手,若是失主报案,查到没有归还的捡拾之人,可是要受三十大板的惩罚那!”

    “那娘娘腔竟是官家人?”言漠惊讶道,转念一想,也是,太子的传话人,是官家人也很正常。

    青木辉“娘娘腔?你说的是那糖葫芦公子?”

    言漠很是嫌弃地点点头“本来我想进宫找人帮忙,没成想对方派了这娘娘腔来传话,所以山寨的事情自会有人来解决。”

    青木辉拿着玉佩站起身“这么说来,糖葫芦公子一开始出现就是为了和你接触?”

    言漠蹙眉拿过玉佩,思忖着“嗯听你这么问,倒是很有可能了”

    此时,憨子跑了进来,后面跟着封止,憨子急切道“益、益、益安王殿下!前来寨中提亲!!”

    言漠一惊:“提亲?跟谁提亲?”

    憨子、封止、青木辉一脸明知故问的表情看着言漠,齐声道:“寨中除了寨主你还能有谁?!!”

    言漠不可置信道“要我一个山寨寨主当王妃?那益安王脑子没问题吗?”

    憨子喘了口气道“寨主不愿当王妃,要不属下把他劫来,给寨主当压寨夫婿!”

    言漠“这有啥区别?!”

    憨子“那区别可大了,压寨夫婿都得听寨主您的!”

    封止“哈哈哈哈哈,憨子说得对!得听您的!”

    言漠扶额“别说了”

    憨子兀自疑惑着“难道不是这样吗?”

    言漠“不行,我这就去说个明白!”

    “压寨夫婿,本王很愿意。”大厅门外,一身精致暗纹银袍的男子款款走来,抬起一双星眸,嘴边一颗痣因弯起的嘴角而灵动。他玉立于厅中,飒飒风姿,含着那抹淡淡的迷人微笑。

    看到那颗痣就来气的言漠不满道“我可没空陪你胡闹!”

    奇铭悠然道“本王不是差人传话了吗?你只要答应一事,便可让山寨脱困。”说着他递上一纸良民文书,“这是提亲的见面礼,你考虑一下。”

    “娘娘腔是你的传信人?!”言漠惊讶道!

    听到娘娘腔,浑身不爽的奇铭不自觉得跳了跳眉毛,艰难吐出一句“正是。”

    言漠拿过文书一看,眼睛一亮,正是青木辉几日下来都没能拿到的良民文书!

    “拿着玉佩,益安王府没有你进不去的地方,想通了就来王府寻本王。”奇铭看了一眼言漠手中的玉佩道,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言漠看着到手的文书,对奇铭的背影喊道“不可能!我不会答应你的!!”

    厅外花瓣飘落,翩翩银衣身影落下一抹浅笑,兀自离去。

    提亲后的次日,坊间流言四起

    “益安王足智多谋,这肯定是他的计策!怎能是真心呢!”

    “二皇子是不受宠,才落得这样的王妃呀”

    “不受宠也不至于让他娶一个山寨的寨主吧?”

    “怕他恃才而骄呗!”

    “那也不一定,益安王这几年用奇招摆平了多少事呀?说不定这娶亲是假,端了寨子是真!”

    “你说山寨寨主胆儿也忒大了!这种要求也敢提!要是王爷不同意,有损自己名声不说,惹怒圣颜可是大罪呀!”

    “现在已经是王妃了,说是宣读的圣旨都在路上了!你可别胡说了!”

    山寨大门前,行来一队人马,因为马车不好上山,刘公公又不会骑马,爬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他好不容易见到了山寨的房屋,喘着粗气道“哎呦这可折腾死咱家这老骨头了山寨真够隐蔽的快!大家快点”

    一众侍从也是喘着粗气缓缓跟着

    终于踏进寨门的刘公公整了整自己,对着内里起势喊道“圣旨到!寨主言漠接旨——”

    寨中一众人堪堪走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言漠一脸懵“圣旨?!!!!”

    青木辉首先醒神,拉着大家齐齐跪下,唯独言漠还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刘公公。

    青木辉拉拉她的衣角,她才不情不愿地单膝跪地,垂眸听旨。

    刘公公“兹闻京城有女,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皇次子益安王年已弱冠,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兹特以指婚,将汝许配皇次子为王妃。自行择良日完婚,责有司操办。钦此。”

    言漠全程拧着眉毛,不可置信,越听越觉得荒谬,表情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益安王妃,接旨吧。”刘公公说着将圣旨恭敬呈上。

    封止见言漠一脸像吃了柠檬似的酸楚,赶紧耳语道“寨主,要是抗旨,连着大家都要问斩。”

    “!!”言漠这才醒神,无奈接下圣旨。

    刘公公环视了一圈山寨,又在言漠身上打量了一会儿才道“圣旨已到,咱家也是爬了许久的山,口渴难耐不知寨主可否”

    “啊!公公请~”青木辉一伸手,示意刘公公里面坐。

    小纹一脸惊喜看着言漠“以后就是王妃姐姐啦~~”

    言漠扶额,心中咒骂,这只臭狐狸!!!!!

    厅内,青木辉吩咐憨子给外面的侍从送去清茶解渴,经商多年的他懂得如何应对官场中的人。

    青木辉微笑道“不知如何称呼公公?”

    刘公公向自己左前方作揖道“咱家那是陛下跟前侍奉的刘公公。”他看了一眼寨中的环境,叹了口气接着道,“益安王殿下乃是人中翘楚,可怜幼年丧母,陛下心疼得紧,特差咱家亲办此事,哎呀,真是没想到”他站起身环视了一周,果然是草莽之地,除了几张兽皮和几块玉晶原石值点钱,其他都没什么看头,便转身对言漠道,“姑娘也是胆儿大的主儿,竟能说服我们益安王殿下答应婚事。”

    言漠睁大眼睛道“我说服的他?”

    刘公公“可不是嘛,连带着这一寨子的人都入王府籍,姑娘真是胆识过人!也是,怕是我们王爷就是看中了姑娘这点呢!”

    入王府籍,言漠算是知道了,之前良民文书难求,是因为没有靠山,狐狸利用自己的身份解决了此事,这可为难死她了!

    “人也见到了,茶也喝过了,休息够了”刘公公笑道,“咱家这就回宫复命去了。”

    “公公慢走。”青木辉作揖道,同时用眼神示意言漠。

    言漠拱手道“公公慢走。”

    寨中一众人也跟着道“公公慢走——”

    等刘公公走远了,封止对言漠道“以后我们就有益安王府撑腰了!是不是寨主?!!”

    青木辉看看言漠“寨主这婚事”

    言漠握紧了手中的圣旨道“放心,你们的良民文书我会让他办理的,婚事我来和他说清!”

    晚上,益安王府守备森严,言漠好不容易潜入王府,就遇到几名侍卫“什么人?!!拿下!!”

    上次来明明很轻松,言漠不禁叹了口气,拿出玉佩来。

    不拿还好,一拿,齐齐赶来的一队侍卫都跪了下去“见玉如见人,参见王爷——见过王妃——”

    言漠一顿“先说好我可不是王妃。”

    侍卫长为难道“我等是专属王爷与王妃的护卫,若不是王妃”

    众侍卫“恕我等不能放行!”

    这只狐狸!一定是故意的!言漠心中腹诽,纠结了一会,道“我暂以王妃的身份命令你们,让我进去!”

    “是!”一众侍卫这才让开道路。

    在伞亭中闲适看书的奇铭,听到侍卫们的声音,就知道是谁进府了,他一收书,很是高兴地呢喃着“终于一切回归了。”

    。99中文网

    
新书推荐: 在我变成你的时光中 何以望长安 呆子创业人生路 来自末世的除灵师 快穿系统之带着宿主去虐渣 越过讲台,余生拥你入怀 你惊艳我的整个时光 等你回首共白头 我的治愈系猫男友 犹如松柏叶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