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九百八十一章 谁渡帝劫?

第两千九百八十一章 谁渡帝劫?

    轰!轰隆隆!

    天荒嗡动,苍缈轰隆,有劫云密布,电闪雷鸣,一种让整个星空都战栗的威压,轰然呈现,那是上苍的意志,冰冷而威严,肆虐的雷霆,如若游蛇,撕裂着乾坤,满载着毁灭。

    劫云之下,姬凝霜静静伫立。

    她,依旧神色木讷,双目空洞,真如傀儡,无人之情感,亦无人之神智,大劫将至,毫无反应。

    她渡劫,必死无疑。

    这,是天冥两帝下的定论。

    太古路上的那个诸天人,引帝劫之前,是有出帝异象的。

    可姬凝霜不同,无出帝的征兆,她便无法封位大帝,无法证道便意味着死,并非所有人,都如圣尊和帝姬那般,纵未成帝,也能涅盘而生。

    此番,看她之浑噩状态,葬身俨然已成定数,帝劫将至,她无自主意识,必会在帝劫雷霆下魂飞魄散。

    越是如此,两帝便越愤怒。

    帝的怒,是对诛仙剑。

    姬凝霜明明已压下了帝劫,可以不用去渡劫,反而还能为诸天助战,如今倒好,被诛仙剑逼着渡劫,不但会让诸天损失一员大将,还很可能暴露诸天的位置,可谓一箭双雕。

    轰!

    伴着一声轰隆,帝劫来了,一道漆黑的雷电,贯穿了乾坤,

    噗!

    血光乍现,木讷的姬凝霜,被劈的一阵趔趄,娇躯染血。

    可她,并未倒下。

    两帝本已望向他方,见此画面,又都看来,神色难掩的是惊异。

    这小女娃该有多强,任由帝道雷霆劈了一道,竟未当场毁灭。

    他们看时,木讷的姬凝霜,终是有了反应,僵硬的抬起了脸颊,空洞的美眸,空洞的望着苍缈。

    轰!轰隆隆!

    她之仰看,似触怒了上苍,无数雷电集聚,交织成了瀑布,凌天倾泻,将其淹没,要毁灭这个逆天人。

    肆虐的雷海中,已再难望见她,隐约间,只能瞧见一道模模糊糊的人影,正僵硬的挥动着玉手,每有一次拍出,都能打的一片雷电枯竭。

    冥帝皱眉,道祖也皱眉。

    真小看了那小女娃,浑噩状态,竟知对抗帝劫,或者说,是她潜意识中,正在对抗天,并不屈服。

    她,也是一个遭天谴的逆天人。

    轰!

    帝劫之下,雷海之中,以她为中心,万物异象演化,一山一水,一树一木,皆有灵性,那种灵,连帝劫都无法抹灭,该是自行显化,帮她对抗雷劫,一次次毁灭,一次次重塑,以帝劫淬炼异象,以异象对抗帝劫。

    这些,都是在她浑噩状态中进行的,若是在清醒状态,必定更强。

    轰!轰隆隆!

    雷霆更甚,更多帝劫雷电,从天劈下,赤橙黄绿青蓝紫皆有,成一片片七彩的瀑布,虽是绚丽,却也毁灭。

    帝劫的波动,波及了整个诸天。

    但凡闻波动者,无论天魔厄魔,亦或诸天修士,无论是帝还是至强巅峰,都在同一时间望向天荒方向。

    整个诸天大战,都为之停歇了。

    双方之神态,并不相同。

    如诸天,则神色凝重,这个节骨眼上引帝劫,很可能暴露诸天的位置,很可能会惹来更多的入侵。

    如天魔厄魔,则笑的玩味,一双双猩红的眸子,都闪烁着幽芒。

    诸天有人引帝劫,真乃天助,用不了多久,诸天位置便会暴露,哪怕只暴露一角,都会被天魔域捕捉到。

    届时,必有魔柱降临,他们必有更多的助力,若如今的阵容不足以拿下诸天,那便来更多,多到让诸天再无翻盘之力。

    “并非洪荒,是我诸天人。”

    与第一厄魔帝斗战的大楚九皇,给出了确定答案,虽距离很远,可某种感知,还是很灵验的,就是不知,是谁在渡劫,又为何选在诸天大战时渡劫,这无异于雪上加霜啊!

    “帝劫?”

    与第二厄魔帝斗战的九大神将,也在极尽目力遥望,仿佛能隔着无尽缥缈,望见那笼暮星空的雷电,只可惜,望不清究竟是谁在渡劫。

    “不妙啊!”

    与第三厄魔帝斗战的十殿阎罗,神色已凝重到了极点,平日渡劫没什么,此刻渡劫,那就是浩劫啊!

    “谁在渡劫。”

    还在缥缈域,与合体魔帝斗战的叶辰,也下意识侧了眸。

    “是你家老九。”

    蓦的,一道神识传入了他神海,听音色,乃是人王,天玄门有幻天水幕,可窥看太多星空,曾出过太古洪荒入口的天荒,自也在窥看之中,早在很多年前,便已设下了禁制。

    “凝霜?”

    叶辰眉宇紧皱,着实让他意外,若他所料不差,瑶池应该还在时空乱流才对,何时出来的,又是如何出来的,乱流几百年,她明悟了时空的法则?以此成机缘,触了帝道屏障?

    他,姑且这般认为。

    但,为何选在这个节骨眼上。

    他家老九,脑子虽不怎么好使,可也不是傻子,诸天有大战,人间有浩劫,她该知帝劫意味着什么。

    “有变故。”

    叶辰喃喃,眉头皱的更深。

    他是了解姬凝霜的,这天地人三界,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姬凝霜。

    他敢肯定,绝对不是瑶池主动引劫,若有清明神智,她不可能引帝劫。

    如此,足证明一件事:她被人控制了,或者在浑噩中,并无自主意识。

    嗡!

    心神一瞬的恍惚,合体魔帝到了,抛来了一杆乌黑战矛,乃一尊极道帝器,其上,还有帝道神纹流转。

    噗!

    叶辰被洞穿,被一矛钉在了虚天。

    “死吧!”

    合体魔帝随后便到,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凌天一记掌刀,劈向叶辰头颅。

    叶辰回了神,豁的拔出了战矛,拿矛当棍使,一棍抡翻了合体魔帝,未等魔帝定身,他又杀至,万千禁法凝一指,一指洞穿了魔帝头颅。

    啊....!

    魔帝嘶嚎,强行调动帝道神力,也强行调动本源,施了帝道仙法,以帝躯为中心,有一层乌黑又毁灭的光晕蔓延,将叶辰撞翻了出去。

    不过,也因此,他之帝道气势,瞬间一落千丈,只因,无擎天魔柱做支撑,本源用一分则少一分,且极难恢复,不止是他,身在诸天的所有天魔厄魔,包括大帝,也都是如此。

    毕竟,这不是他们的地盘。

    叶辰猛地定了身,血祭了精元,燃烧了圣血,换来了强大的战力,再次攻伐,神色有些疯狂,欲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尊合体魔帝屠灭。

    “蝼蚁,帝之下皆蝼蚁。”

    合体魔帝嘶嚎,祭了帝道异象,乃一片魔土,上空电闪雷鸣,下方尸骨成山,如一座无间地狱,能闻大道天音,也能闻厉鬼哀嚎,无论天音亦或哀嚎,都满载强大的魔力,心智不坚者闻之,瞬间便会被吞灭神智。

    开!

    叶辰大喝,出手刚猛霸道,一拳轰穿了帝道魔土,一脚踏入,脚掌如山岳沉重,将魔土踩的轰然崩裂。

    噗!

    合体魔帝喷血,遭了可怕反噬,蹬蹬后退,每退一步,便踩塌一片虚天;每退一步,帝躯便炸裂一次。

    啊....!

    合体魔帝嘶吼咆哮,满目疯狂,竟又开帝道禁法,眉心刻出了古老魔纹,帝躯瞬间拔高上千丈,帝道威压又强横一分,溢出的每一丝气,都能碾塌乾坤,整个缥缈域支离破碎。

    噗!

    方才杀到的叶辰,被一掌抡翻,这一掌,足够霸道,饶是叶辰荒古圣躯,都崩出一道道裂痕,裂纹有圣血喷薄,璨璨而刺目,染在星空中。

    “给吾镇压。”

    未等叶辰定身,合体魔帝又到,一掌遮天,掌心刻满了帝道篆文,有雷电萦绕,真真灭世一掌。

    叶辰稳住身形,顶着帝道威力,强开了霸体外相,随之,又开八部天龙,万丈的金龙,盘旋于九天。

    砰!噗!轰!

    合体魔帝惨了,未能镇压叶辰,却挨了八个神龙摆尾,那尊上千丈的帝躯,当场炸裂,漆黑的帝骨,染着漆黑帝血,崩满了血色的虚天。

    坠落中,合体的他们又分离了,齐齐坠落,又化作了阴魔帝、阳魔帝和星魔帝,且帝道阶位,皆跌到了大帝初阶,本就有伤,合体之后又被打的分离,不止残血,再添了重伤。

    “结束了。”

    叶辰话语冰冷枯寂,施飞雷神,杀到星魔帝身前,三尊天魔帝,就属他伤的重,也属他腿脚最不好使。

    趁他病,要他命。

    星魔帝骤然色变,欲飞身遁走。

    可惜,叶辰道剑已至。

    噗!

    帝道血光刺目,星魔帝的头颅,当场滚落,元神一并被斩,连带着残破帝躯,被叶辰一脚踩成了血泥。

    见状,阴阳两魔帝皆帝躯一颤,想都未想,转身便遁,皆露了恐惧之色,那尊准帝小圣体,太可怕了,合体后中阶帝,都非他对手,更遑论他们两个残血初阶帝,再战必死。

    噗!

    跑着跑着,又见血光。

    正在遁走的阴魔帝,尸首分离,中了飞雷神,叶辰瞬身杀到,瞬身卸了他头颅,帝道的元神,挨了叶辰时空一斩,当场化灭,其残破帝躯也难逃叶辰一脚,被踩成了一片血雾。

    “救吾,救吾。”

    阳魔帝嘶嚎,逃的头也不敢回,遁走中,抹去了叶辰刻在他身上的轮回印记,一路都在呼救,期望其他大帝救援,他已嗅到了死亡气息。

    “哪走。”

    叶辰又是瞬身杀到,一剑风神,融了了轮回之力、空间之力、时间之力、时空之力、圣体本源、混沌的道则,乃最巅峰的一剑,从阳魔帝的后背,洞穿到了前胸,未给他留丝毫活路,不止洞穿帝躯,也灭其元神。

    “吾...吾不信。”

    阳魔帝口中涌血,僵硬的低头,看着胸前淌血的剑尖,他是帝啊!怎能被绝杀,绝杀他的,竟还是一个小小准帝,帝之威严,荡然无存。

    噗!

    叶辰抽回道剑,一脚踏灭阳魔帝。

    至此,以魔柱入侵诸天的三帝,皆被屠戮,他们死前,还是无比惆怅的,好好的三胞胎,一门三至尊,结伴而来,结伴上路,可笑的是,他们不是死在帝的手中,而是被一尊小圣体给屠灭了,真真的千里送人头。

    “速去天荒,护她证道。”

    人王传来了话语,语气颇急促,只因那个战五渣,也上了战场,正在南楚城墙上,与天魔厄魔厮杀。

    叶辰未回话,已开了帝道域门,直奔天荒,他倒不怕天魔厄魔攻伐姬凝霜,天魔厄魔巴不得姬凝霜引帝劫呢?如此,便可暴露诸天位置。

    他真正怕的,是该死的洪荒族,不敢与天魔厄魔战,打诸天却是一把好手,绝不会任由姬凝霜渡劫。

    “护她成帝。”

    隔着域门,叶辰听到了呼唤声。

    那是东凰太心,她已秀发雪白,该是施了某种禁法,献祭了元神,血祭了本源,与她一道的四大巅峰剑修和瑶池仙母,也是一样,在对上厄魔帝的那一瞬起,他们便没打算活着回去,无论能否屠帝,都注定要死。

    “护她成帝。”

    皇者、神将、阎罗、洪荒麒麟、圣尊、帝姬、圣皇....所有参与斗帝的至强巅峰,都传来了话语,那是身为前辈的他们,对叶辰最后的嘱咐。

    “护她成帝。”

    诸天众帝子的传音,满载希冀,也有执念,希冀姬凝霜证道,而那份执念,是对厄魔帝,他们也献祭了所有,会与厄魔大帝,同归于尽。

    他们,都已将自己逼到了绝路,在攻向帝的那一刻,便献祭了一生的功伟,一个个拖着残破身躯,血拼大帝,都已有了某种觉悟,要用身死道消,要用身毁神灭,拉着帝陪葬。

    “护她成帝。”

    这道呼唤传音,来自万域苍生,是嘶吼,是发自灵魂的咆哮,无论她能否证道,他们都会义无反顾的挡在她身前,甘愿为那希望粉身碎骨。

    叶辰依旧不言语,如一道神芒,直奔域门另一端,隔着通道,能望见外界画面,一尊尊至强巅峰,浴血奋战;一个个诸天修士,誓死抗争,大好的山河,已在战中支离破碎了。

    “撑住。”

    万般不忍,也只这苍白的二字。

    圣体也是人,也有私心,想护万域苍生,更想护他的妻子。

    “撑住。”

    叶辰收眸,速度快至修道以来的最巅峰。

    PS:《神鬼世界:我的加特林是SSS级神技》

    《神鬼世界:妖魔鬼怪都是我的神宠》

    向大家推荐两本书,都是很好看的玄幻,题材非常新颖,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

    
新书推荐: 一剑太虚 月隐寒霜 这剑道还挺好走 诛仙落霞峰 疯狂进化 月落不知霜华意 横推从拔刀开始 剑道第一神 帝路称雄 绝痕圣尊